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964章,凶多章吉少

时间:2018-04-05作者:北栀

    掌心收拢,秦思年想要迈步进去。

    但脚下刚有动作,却又硬生生的止住了,然后悄声无息的转身走回了厨房。

    关掉油烟机,他拿了竹木的餐垫,然后把汤锅放在上面,汤里的油脂已经在他煲制的过程中就都盛出去了,这会让汤汁特别鲜亮,几颗大枣漂浮在上面,香味扑鼻。

    收回双手时,有脚步声从卧室里传出。

    桑晓瑜趿拉着拖鞋出来,看到餐桌上摆好了碗筷,立即便问,“禽兽,可以吃饭了?”

    秦思年抬起桃花眼,在她右手上停留了两秒,随即不动声色的勾出,“可以!”

    “好香啊——”

    桑晓瑜坐下来,脑袋都快贴在汤锅上。

    秦思年给她盛了一碗,大掌顺势在她头顶揉了揉,懒懒的说,“香你等会儿就多喝点,放了姜块,能驱寒!”

    ……

    感冒虽然好了,但在秦思年的坚持下,三天后桑晓瑜才重新回到了学校。

    用他的话来美名其曰,是让她别把感冒传给祖国的花朵。

    桑晓瑜上午只有一节课,其实很多城市里的小学都取消了历史课,不想要给孩子们太大的压力,但这里不同,能够有老师愿意教学,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幸运。

    因为是给小孩子讲课,所以没有多深奥,课程都是非常轻快没有压力的。

    下课铃声打响,桑晓瑜回到办公室,很多老师都去食堂吃饭了,里面没什么人了,门口桌子前的张彬正一手拿着暖瓶,一手往保温杯里面倒水。

    “张老师,小心!”

    桑晓瑜看到水冒出,急忙喊道。

    张彬被惊醒,手忙脚乱的将暖瓶和保温杯放下,甩动着手背,被烫红了一大片,好在没有起水泡,“啊!走神了,忘记自己在倒水了!”

    桑晓瑜上前帮忙处理,见他眉间似乎笼着愁云,“张老师,你怎么了,好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没事!”张彬摇头。

    以为他是不愿多言,桑晓瑜好心道,“如果有什么事,有能帮上忙的可以跟我说!”

    似是怕她误会,张彬再次摇头,然后解释说,“真的没事,桑老师,我挺好的,其实是我班级里的一个学生!”

    “学生怎么了?”桑晓瑜疑惑。

    张彬问,“你还记不记得之前被邀请到家里吃牦牛肉的大姐?”

    “咳,当然记得!”桑晓瑜点头,不自然的挠了挠脖子。

    吃牦牛肉的那次她当然记得,自己搭上张彬帮忙,连诓带骗的引发秦思年的醋意进而导致喝醉了酒,晚上“霸王硬上钩”的最终成功把他拿下……

    张彬继续说,“她儿子不是我班里的学生么,一直患有心脏病,因为我帮忙送过两次医院,所以大姐感谢我!这孩子现在回来上课也有些天了,看起来恢复的也很好,但是他妈妈却突然发病了!也是心脏病!”

    “怎么会这样,情况严重不严重?”桑晓瑜闻言也皱起了眉。

    “好像挺严重的,据说在重症监护室里,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度过危险期!”张彬叹了口气,“咱们这边的医疗技术不行,很多设备也不发达,医生们的水平也有限,目前没有办法手术!大姐的情况又没办法长途跋涉的转院,所以能不能熬过这一关很难说!”

    世事难料,总会有那么多意外和疾病。

    桑晓瑜同情的说,“那学生也真够可怜的……”

    “是啊!”张彬点头。

    傍晚放学时分,孩子们争先恐后的背着大大的书包往外奔跑,清脆的童音落了一地。

    秦思年现在被停止了援藏的工作,每天更是没有事情做,早早的就开车等候在了学校门口,在铃声响起时,便摆好造型的斜靠在车身上。

    桑晓瑜远远看着他,眉眼飞扬的听着学生们喊他“哥哥”,就忍不住想要笑。

    这人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行驶在国道上,车辆不多,车窗防下,这会儿的风还不算很凉,吹拂进来带着一些夕阳的温度,沿途掠过的风景也很舒适。

    “对了禽兽!”桑晓瑜突然出声。

    秦思年朝她斜昵过去,“嗯?”

    “你还记得之前你给做手术的那个孩子么?就是母子俩还来过家里,我接待的他们,邀请咱们去吃牦牛肉!”桑晓瑜想要将中午从张彬那听到的消息告诉他。

    秦思年闻言,意味深长的勾唇,“嗯,你还自称秦太太!”

    “……”桑晓瑜羞窘。

    这不是重点好嘛,她整了整神色,凝声继续说,“孩子的妈妈,就是那位大姐,她也突发心脏病了,现在据说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

    “心脏病……”秦思年重复了一遍。

    他眉间微微蹙起,有些凝重,倒是没多少意外的神色。

    因为孩子曾是他的病人,手术也是自己做的,病情他是最了解的,先天性心脏病,那么小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大部分都是母体遗传,所以大姐会有心脏病在他的预料之中,没想到也会这么严重。

    桑晓瑜伸手轻握住他,“禽兽,我听张老师说,好像医院里没医生有能力给大姐做手术,现在情况又很危急,没有办法转院……如果是你的话,是不是很有把握?”

    秦思年闻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了半晌后,深幽的说,“你知道我现在没有办法做了。”

    “是啊,希望大姐能够挺过去!”桑晓瑜叹了口气。

    秦思年眸色凝结。

    能挺过去么,恐怕够呛……

    他是医生,光是听情况就能大致判断出来,如果已经住进重症监护室了,那就说明病情很严重,若是没有办法进行手术的话,恐怕会凶多吉少。

    ……

    隔天早上,晨光像是活力的小鹿奔跑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秦思年照例在厨房里做早餐。

    桑晓瑜刷完牙出来,刚将刚烤出来的吐司咬在嘴里,就听到有敲门声。

    啊,真讨厌!

    在心里嘀咕了句,她恋恋不舍的将刚咬一小口的吐司放回盘子里,趿拉着拖鞋快步跑到玄关,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位陌生的男人。</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