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962章,等你一翘辫子

时间:2018-04-05作者:北栀

    在众人震惊不已的目光下,桑晓瑜牵着他的大手离开。

    只不过走出医院的这一路上,她脸色都很铁青,因为进入电梯的时候,里面的人就将他们当做洪水猛兽一般,以他们为一个圆点,全都四散的往旁边躲开,而出来的时候更是。

    坐进车里,桑晓瑜忿忿的问,“禽兽,怎么会这样呢?”

    对于aids患者来说,算属于一种弱势群体,很多程度上并不是隐瞒病情,而出出于一种保密。

    秦思年扯了扯唇,沉声缓缓说,“有人传播了我的病情,好像是小赵护士!”

    小赵在昨天偷听到他们的对话后,早上来上班时,在被科里其他同事再次围上来询问约会程度时,将他病情的事就全部都说了。

    她深知秦思年看不上自己,为了避免到时沦落为笑话,倒不如主动出击。

    现在这样的话,没有人会嘲笑她,反倒是抨击声都会在他身上!

    秦思年倒是不知道小赵的心理,但是现在整个医院都已经知道了,援藏的工作也只能暂停,以前每个人远远的都恨不得能跟他打一声招呼,现在远远的就提前躲开了。

    “就是你之前带回家气我的那个护士?”桑晓瑜闻言皱眉。

    “嗯。”秦思年点头。

    “她怎么知道的?”桑晓瑜纳闷,见他也不知情的模样,咬了咬牙,没好气的说道,“让你随便瞎招惹吧,现在好了,被人家反咬一口了吧!这回知道什么叫蛇蝎美人了不!”

    秦思年唇角轻勾,弧度有些嘲弄。

    想到刚刚在医院里面经历的,桑晓瑜回头看了眼放在后车座上的纸盒箱子,虽然他现在表现的很云淡风轻,但他桃花眼里却像覆着层冰雪。

    她咬了咬唇,用很轻快的语气,“禽兽,要不今天别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

    “好!”秦思年回。

    他们没有直接回家,中途去了家南方人开的饭馆。

    厨师是湖南人,所以每道菜上来都是偏麻辣的口味,像是在家里他们平时吃一样,四菜一汤,每样都点小份的,两个人刚刚好。

    桑晓瑜放下碗筷时,发现对面他碗里的米饭其实都没怎么动。

    白色越野车停在楼下,已经有星星在夜空中矜持的闪烁。

    桑晓瑜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目光梭巡了一圈,在厨房外面的阳台里发现了他挺拔的背影。

    阳台是露天独立出来的,可以更直观的欣赏外面的景色。

    只不过清凉的夜风吹拂而来,还是会感觉到冷的。

    秦思年没有穿外套,就穿着单薄的衬衫和长裤,双手抓握在铁艺的围栏上,夜风吹的他额前的发丝轻轻飞舞,可能是他身上衣服颜色深的关系,像是要和那夜色融为一体。

    桑晓瑜喊了他一声,“禽兽,我洗好了!”

    “嗯。”秦思年回头,默了默,他示意旁边藤木椅上放着的烟盒,“我能不能申请抽根烟?”

    “……”桑晓瑜呼吸微滞。

    她没说话,而是直接走过去,直接打开烟盒拿出根烟,然后甩动打火机替他点燃后,直接送到了他的薄唇边。

    他刚刚回头的时候,她心脏都紧缩了。

    整个人都如同被包裹在黑暗的沼泽里,周身没有一点光亮和生机,白天在医院里经历的一切,对他来说一定是很致命的打击,换做是谁,也不可能半点影响都不受。

    虽然说她严令他抽烟,但是这种情况下,还是想要让尼古丁帮他释放的。

    秦思年叼在嘴里狠狠吸了一口,浑然天生的吐出烟圈,不过英俊的面容在轻烟缭绕间却显得很沉默寂寥。

    一阵夜风吹来,桑晓瑜暗暗哆嗦了下。

    她刚洗完澡浑身还热腾腾的,但被这么一吹,瞬间就凉透了,而且头发也没干,虽然冷,但她也还是没有跑回屋里,而是伸手触摸上他结实的小臂。

    张了张嘴,正想说让他回房间时,听到他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

    “艾滋病是一种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

    “……”桑晓瑜皱眉。

    秦思年弹了弹烟灰,被夜风吹散,落在地上灰扑扑的一团,“这种病因感染hiv病毒引起,一种能攻击人体免疫系统的病毒,它会把人体免疫系统中最重要的cd4t淋巴细胞作为主要攻击目标,大量破坏该细胞,使得人体渐渐丧失免疫功能,从而导致肝、肺、肾等脏器损害及失明,晚期患者通常都会死于并发症,大部分是一些恶性肿瘤。”

    “一个健康的人感染hiv到死亡,根据调查结果来说,的确一般是2~20年不等,可以没有任何症状的工作和生活多年,但一旦病发到无法控制,那么半年或者一年半内就会死亡!”

    桑晓瑜听得云里雾里,怎么好端端的突然给她上医学课了?

    这些其实早在她得知他有aids时,就已经都查阅过了,而且直到现在,她每天只要一有空闲的时候,也都会从包里翻出一本医学书,研究这方面的病情。

    就在她不知他为何说了这么一大段医学知识时,听见他低沉的嗓音缓慢的再次响起,“小金鱼,如果我什么时候死了,你就再找别人吧。”

    桑晓瑜听完,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敢情重点在这里?

    眼圈一瞬间就红了,她被气的浑身发抖,咬着牙狠狠的瞪着他,“好啊!那我就等着,等你一翘辫子,我就立即回去找别的男人,你放心好了!”

    说完,她便甩手奔回了客厅。

    坐在沙发上,鼻头发酸,眼眶子发涨,泪水像是被打开了闸口,一瞬间充盈了眼眶,争相恐后的涌出来,流的太急,桑晓瑜胡乱抬手擦了两下,擦不干净干脆就放弃了。

    她就坐在沙发上,又气又恨的流泪。

    突然想到之前闺蜜林宛白的丈夫,也是他的好兄弟出殡的那天,当时他问过自己,若是有天是他躺在那里她会怎么样,会不会伤心……

    桑晓瑜觉得晦气,没准就是当初他乌鸦嘴咒的!

    像是刚来藏区被他气出家门时一样,桑晓瑜一边抹眼泪,一边恨恨的骂他,“混蛋,王八蛋!”

    “骂够了没?”</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