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955章,我贤惠吗

时间:2018-04-05作者:北栀

    当天傍晚,他们去了趟超市回家。

    桑晓瑜跟在他后面换拖鞋,还忍不住抬手挡在嘴边,打了一个哈欠,早上实在起来的太早了,以至于今天一整天她都没什么精神,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都用手提着眼皮。

    看了眼罪魁祸首,他眉眼间神色倒是慵懒,还有一些满足。

    都是他占有欲作祟

    桑晓瑜磨了磨牙,心里难免有些不平衡,视线瞥向他手里拎着的购物袋,蓦地道,“禽兽,我也要做饭”

    走向厨房的秦思年停下脚步,惊讶的问,“你也要做”

    “怎么不行”桑晓瑜挑了挑眉,脸上表情不怎么样,意味深长的朝他哼了声,“省的有人说我不贤惠”

    “”秦思年不自然的咳了下。

    既然他介意她谎称和张老师看日出,她还介意之前他带女同事回来一起做饭呢,两个人卿卿我我的待在厨房里那么久,还当着她的面一顿猛夸

    桑晓瑜洗干净手,直接把围裙往身上一套,然后转过身微抬下巴像大爷一样示意。

    秦思年见状,摸了摸鼻子,上前把她将带子系上。

    半个多小时后,油烟机嗡嗡的声响停止。

    餐桌上摆放了四菜一汤,都是平时爱吃的家常菜,红烧牛肉块,清蒸鱼,竹笋炒肉,蒜末油麦菜,还有一碗紫菜蛋花汤,香溢蔓延。

    桑晓瑜将围裙摘下来,笑吟吟的问他,“禽兽,我贤惠吗”

    秦思年闻言,桃花眼看向餐桌上的四菜一汤,嗯,全程她都跟自己待在厨房里,但除了帮忙洗菜切个葱花,顺便在他每次炒完以后关火,几乎全都是他做的

    唇角抽搐了下,他艰难挤出两个字,“贤惠。”

    桑晓瑜得到满意的答案,拉开椅子坐下来心情很不错的享用。

    碗筷洗完后,外面的天色也不知何时降了下来,她接过他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手,咕哝了句,“好困,想早点上床睡觉”

    晚起毁上午,早起毁一天这句俗话还真没错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停止,两分钟后,换上睡衣的桑晓瑜从里面出来,白皙的肌肤上被水汽蒸腾出了自然的红晕,能看得清上面的绒毛,手里抱着毛巾,边走边擦拭着垂在胸前湿哒哒的长发。

    已经洗完澡的秦思年靠坐在床头,他穿着炭灰色的浴袍,但是腰间的带子系的不是很紧,领口的位置向外扩张的敞开,露出线条迷人的两块胸肌。

    他冲她招手,“小金鱼,过来”

    桑晓瑜像是被蛊惑一样,乖乖的走过去,像是小宠物一样偎坐在床边。

    秦思年拿过旁边的吹风机,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修长如玉的手指穿插在她的发丝之间,连接电源后,低眉替她吹着头发。

    温度刚刚好,桑晓瑜舒服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只是吹着吹着,渐渐的她觉得有些不对劲,能感受到拂在她脸上的呼吸变得有些不稳。

    发丝间大手扣住了后脑,她忽然被仰起头,视线里,是他放大的五官,雄性气息细密的将她包裹住。

    “唔”

    桑晓瑜发出一声,软软的闭上了眼睛。

    不同于早上看日出时,秦思年的吻很重,攻势凶猛,好似下一刻就要将她拆骨入腹般。

    之前那晚他是喝醉了酒意识不清醒的,之后的第二天晚上,两个人是相拥而眠的,这会儿以这样亲密的状态,夜深人静的,他有些隐忍不住。

    这个强势的吻结束后,桑晓瑜感觉他的呼吸更重了。

    抬头看了看他炙热的桃花眼,她蚊子一样很小的声音问,“禽兽,你是不是想要了”

    秦思年没有回答,但胸膛明显起伏了下。

    桑晓瑜见状,脸颊迅速升上了两朵绯红,手指在他浴袍的带子上绕啊绕的,声音比刚刚还要小,“我们之前都已经做过了,应该没关系的”

    毕竟,这种事情很难为情

    “不行”秦思年却直接拒绝了,神情颇为严肃。

    他大手抓握住她的,只是放在自己的薄唇边,轻轻的吻。

    秦思年他有自己的考量,虽然喝醉后他们那个过了,也没有做安全措施,但现在还不敢肯定她到底有没有被传染上,怎么可能轻易再冒险

    根据经验的报告来说,男人传女人的感染几率在120012000,他希望当晚是幸运的,她并没有被感染,所以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不敢轻易对她做什么,就连吻她的时候,都格外把握着度。

    秦思年桃花眼灼烫又紧绷,有那么一些对自己现状的烦躁,“我现在是患者,连这种最基本的事情都没办法跟你做”

    在她面前,他一直都是重欲的人。

    如今身体里被感染了这样的病毒,没有办法再跟她做快乐的事情,对他来说有些不好忍受。

    桑晓瑜闻言,戳了戳他英俊的脸,“喂,你到底是想要跟我在一起,还是想要跟我做那种事”

    “当然是跟你在一起”秦思年拧眉。

    可就是因为这样,也更想要完全的拥有她。

    桑晓瑜当然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也知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多么的痛苦,尤其是他的胸膛滚烫的吓人,犹豫的抬起双手小声问,“咳,那我用这个”

    既然这样了,以后这方面还是得想办法解决才是

    秦思年没有吭声。

    对于他来说,那样根本只是毛毛雨。

    桑晓瑜见他不为所动,她只好又清了清嗓子,闷声了半晌之后,脸颊酡红的吓人,“要不然我用别的地方”

    末了,她害臊的比划了一下。

    说完以后,桑晓瑜害羞的脑袋都抬不起来了,天呐,她竟然说出这种不堪入耳的话

    秦思年脸上的表情顿时松动。

    心跳的更快了一些,他再也忍受不了,直接将吹风机丢到一旁,翻身将她丢在了床上。外面的夜色阑珊,桑晓瑜的脸埋在枕头里,没想到这样自己也能累到半死,闭着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直接昏昏进入睡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