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954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时间:2018-04-05作者:北栀

    第二天早上,桑晓瑜还在睡梦当中。

    她睡得很香甜,没有做梦,可总觉得耳边像是有只苍蝇一样在自己耳边嗡嗡嗡的叫个不停,而且她抬手挥了挥,苍蝇竟然还抓住了她的手。

    苍蝇怎么可能抓住她的手

    桑晓瑜觉得不对,迷糊的睁开眼睛,撑开的眼皮缝隙间,就看到秦思年正在她耳边,“小金鱼,醒醒”

    “怎么了”她睡眼惺忪的问。

    “起床了”秦思年说。

    桑晓瑜闻言,偏头往窗外看了眼,虽然拉着窗帘,但也能看的出来外面的天色,房间里若不是他开了床头灯,根本也是朦胧不清的。

    她趴伏在那没有动,嘴里面咕哝着,“这才几点啊天都没有亮”

    秦思年已经伸手将她搭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拿过来,二话不说一副准备给她穿衣服的架势。

    桑晓瑜见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哈欠连天的问,“禽兽,起这么早要干什么去啊”

    “看日出”秦思年幽幽丢出一句。

    啊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看着他脸上酸溜溜的表情,桑晓瑜嘴角抽了抽。

    不等她反应过来,秦思年已经将她从被窝里面扯了出来,将衣服一件件给她穿好,然后就打横抱在怀里,大步往玄关方向走。

    白色越野车在黎明时分缓缓停下。

    这个时候整个天刚蒙蒙的亮,天空上漂浮着云朵,太阳还没有出来,所以整个大地暂时都还没有亮堂起来,背面的雪山还处于一片雪白当中。

    早在他把自己放到副驾驶上时,桑晓瑜就窝在那睡着了。

    等到车门打开,她眼神还有些茫然,擦了擦嘴角,被他半扶半抱的从车上弄下来。

    清晨的气温低,迎面一股冷风吹过来,桑晓瑜打了个寒颤,下一秒就被搂入了一个结实又温暖的怀抱中,体温源源不断的传来,她的心都暖和了不少。

    来到的是之前看落日的山崖,只不过这次看日出,是往相反的位置。

    桑晓瑜没睡醒,像是小孩子一样直往下点着头。

    秦思年指腹在她脸颊上掠过,看着她脑袋乖乖巧巧的靠在自己肩膀上,桃花眼里有笑意浮上,在心里说了句小懒猪,随即见东方的雪山隐隐有了光亮,他出声,“小金鱼,快看”

    桑晓瑜闻言,迷糊的抬起头,看到正在一点点爬上来的太阳。

    怎么去形容呢,和落日完全两种不同的感觉,但却同样的震撼,她的睡意顿时都消失了,微张着嘴巴,被眼前的美景迷失着。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这应该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日照金山。

    和落日时候不同,雪山是从山尖蔓延往下,而此时的日出,却是万道金光从长空中直射群峰,几乎在一瞬间,远处连绵的雪山全披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夺目光芒。

    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左右,雪山失去金色印象,恢复原本的磅礴。

    虽然说被他一大清早就从被窝里弄出来有些怨念,但还是被美景所征服了,看过了日出日落,桑晓瑜觉得一眼万年。

    过程中两人都没有说话,依偎在一起欣赏着,这会儿也依偎的坐在那没动,享受着静好的时刻,她不由抬手环绕住双臂,刚刚太过于专注并不觉得,现在待了这么久,倒是有些凉了。

    秦思年见状,便要将外套脱下来。

    桑晓瑜阻止他,“不要”

    掀开他的外套的一侧,整个人像是小狗一样的贴进去,抱住他精壮的腰,嘿嘿一笑,“这样就不冷了”

    秦思年眸色深深的看着她,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吹冷风生病。

    让他健健康康的,不要感冒不要生病,保持一个强壮的体魄,来抵抗体内的病毒。

    桑晓瑜见他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嘴唇,突起的喉结在上下微动,她有些羞涩的开口说,“禽兽,接吻的话不会传染”

    话音刚落,他的薄唇便直接封住了她的。

    浑身一阵电流似的酥麻,从脚心簌簌往上的流窜,直击心脏。

    桑晓瑜通红着脸,顺从的回应着。

    秦思年攻城略池一般,吻得渐渐有些收不住,大手都不知何时扣在了她的细腰上,像是强行刹住了车,松开她的时候,不止是胸膛的起伏,桃花眼里的颜色都变了。

    不能再看,否则他会忍不住还想要继续吻她的冲动。

    他将她的脑袋扣在怀里,阖着眼睛平息着血液里的奔腾。

    半晌后,秦思年像是有些踌躇的开口,声音深幽,“小金鱼,你会后悔来西藏吗”

    “为什么会后悔”桑晓瑜从他怀里抬起脑袋,刚刚被他吻过的嘴唇还有些红肿,双手环抱着他摇头,“我不后悔,若是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的病情没有来这里,那才是真正的后悔”

    如果不是遇到了宋佳人,如果不是李相思告诉了他的病情,那么她可能就真的嫁给别人,而他们这辈子就真的错过了,再也不能重来。

    现在想想,都还觉得后怕。

    桑晓瑜更加紧的将自己贴向他,牢牢的抱住,一辈子都不想再撒手。

    秦思年抱着她,她的呼吸就贴在自己的胸口处,隔着布料拂在他跳动的心脏上,有强烈的激流在冲荡,他知道这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可他的桃花眼黯了黯,“我恐怕不能陪你走完一辈子。”

    ,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即便现在或许和正常人无异,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症状,他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和她白头偕老。

    桑晓瑜脸颊贴着他,嘴角翘起,声音静静的又带着些笑意,“禽兽,如果生命它有限的话,那么我们现在更应该珍惜每一天时间,难道不是吗”

    她的话盘旋在心口,胸腔内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充斥着整颗心脏。

    秦思年眸色深邃,扯唇低沉吐出一个字,“是。”

    “禽兽,我们回家吧”桑晓瑜晃了晃他的腰,眼皮有些塌陷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说。秦思年勾唇,将她搂起来,薄唇爱怜的落在她的额间,“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