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929章,敢嫌弃他?

时间:2018-03-23作者:北栀

    桑晓瑜一怔,没想到他忽然会问到这个问题。

    她轻抿嘴角回答,“那是因为外婆去世对你的打击很大,而且我原本是想要等到你退烧后就走的”

    那晚的确是一个意外,当时情况特殊,后来不小心睡着了

    秦思年唇角轻轻勾动了下,又紧接着上前一步,“南非地震的时候,发生余震后你为什么跟救援队跑到山上那个小女孩当时告诉我,你以为她说的hior是我才会不要命的跑上去”

    风流倜傥的桃花眼薄眯,喷洒在她眼鼻上的气息有些咄咄逼人。

    桑晓瑜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可是后面就是车身,她退无可退,和他的视线对上,她声音有些支吾,“因为我们都是同胞,即便不是你是别人,我也会去尽自己的一份力”

    “那昨晚呢”秦思年蓦地问。

    “什么昨晚”桑晓瑜表情疑惑。

    秦思年结实的胸膛俯低,几乎要望进她的瞳孔里,“小金鱼,昨晚你在梦里面叫了我的名字”

    桑晓瑜身形一震。

    “不可能”桑晓瑜下意识的否认,可心底却掀起了慌乱。

    想到了昨晚做的那个梦,醒来后很多画面都还很真实,对于自己有没有在梦境呓语中喊他的名字不敢笃定,别过脸掩饰住眼底的动荡,“你你听错了”

    “桑晓瑜,你心里还有我”秦思年像是在陈述结论,桃花眼深邃,低沉的嗓音掷地有声,“即便你不爱我了,但至少你心里还没有完全忘掉我”

    像是被一根针直接戳到了心底。

    桑晓瑜瞳孔晃动,之前郝燕曾问过她类似的问题,她当时并没有回答上来,如今听到他的话,只觉得。

    她硬声去辩驳,“我没”

    后面的声音,唾沫在了他的唇舌间。

    桑晓瑜被他突袭,搂住了腰抵在了车身上,之前那晚是他喝醉酒也就算了,如今这青天白日的,没想到他竟会做出这么无耻又孟浪的举动,不说楼区里有不少遛狗的老人,远处还有玩耍的孩子

    不过他是谁,比这更过分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桑晓瑜推不开,羞恼的想要咬他。

    秦思年却似乎早就料到她要这么做,在她闭合牙齿的前一秒便及时结束。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很短暂,但桑晓瑜被他放开时,仍旧清楚的看见他衬衫下方起伏剧烈的胸膛,有种再次倒霉被狗咬了的感觉。

    桑晓瑜死死的瞪着他,抬手用力的擦着嘴唇。

    她脸上愤怒的表情太生动了,同时那股子嫌弃也特别明显,秦思年挑高了眉尾。

    敢嫌弃他

    秦思年薄唇一勾,在她手放下的时候,猝不及防的啄了下她的嘴,然后便转身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直接迅速俯身钻进了里面,吉普车扬长而去。

    红色信号灯亮起,车行全都减速停下。

    秦奕年弹了弹烟灰,朝身旁瞥过去,“秦少,你可真够行的”

    虽然已经行驶出了一段距离,倒车镜里已经看不到那片公寓楼区,但刚刚桑晓瑜怒火中烧被自己弟弟气得直跳脚的模样还仿佛就在眼前。

    “一小般般”秦思年眉眼慵懒。

    吐出一个烟圈,他抬手摩挲着唇角,似乎在回味。

    秦奕年脸上表情严肃,不疾不徐的提醒,“不是听说她有未婚夫要嫁人了,怎么,你还不死心”

    “那你那位当医生的小侄女呢”秦思年桃花眼斜昵过去,将话题慢悠悠的直接丢了回去,“你能死心”

    秦奕年沉默不语。

    仔细看的话,能看到嘴角肌肉线条的紧绷。

    信号灯重新恢复,车子陆续行驶,秦思年来兴致的侧过身,懒洋洋的打趣起来,“话又说回来,你推了不少爸那边的相亲,大哥,你总不能打一辈子光棍吧”

    蓦地,吉普车突然一个急刹。

    秦思年始料未及,嘴里叼着的烟啪嗒的掉落在手上,他被烟头烫得顿时“嘶”了一声,有些凌乱的扫着火星子。

    秦奕年淡淡的斜昵过去,“咸吃萝卜淡操心”

    公寓楼里,桑晓瑜将裙子换下。

    李相思不在,应该是去上班了,只有她一个人,她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将手机充电,开机后果然有很多条微信以及短信。

    她率先给小姨打过去电话。

    因为他们明天工作日还要上班,所以得提前回镇里,打电话时已经在火车上了,对于昨晚她放鸽子的事情小姨也是一头雾水的,不过却没有担心她的安慰,因为表妹蒋珊珊已经通风报信过。

    现在想来,表妹完全就是帮凶,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刚刚结束通话没两秒钟,就有新的来电进入。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桑晓瑜舔了舔嘴唇,踌躇的接起,“喂,祈然”

    二十分钟后,玄关处传来了敲门声。

    桑晓瑜忙快步过去开门,外面站着匆匆赶过来的易祈然,穿着一身休闲装,依旧看起来很精神,不过脸上表情很焦急,“小鱼,昨晚到底怎么了”

    “真抱歉”她低下头。

    “你一直没有出现,打你手机也关机,我很担心你”易祈然紧张的看着她。

    桑晓瑜咬唇,歉疚不已的说,“祈然,对不起,昨晚我不是故意想要放鸽子的,那么重要的场合我没到场,我真的感到很内疚”

    “我就知道”易祈然紧接着问,“小鱼,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桑晓瑜张了张嘴,却是莫名的有些心虚,甚至无法坦荡的迎上未婚夫的目光,她舔了舔嘴唇,眼睛垂的更加低,支吾的回,“只是突然遇到了点棘手的事情,导致我没法赶回来,手机又没电了,所以才”

    庆幸的是易祈然并没有追问细节,而是温声道,“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反悔不愿嫁给我了”

    “不是的”桑晓瑜连忙摇头。面对这样性格温润又善解人意的未婚夫,她心里面的负罪感更重了,原本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对方至少会生气的,可他半点不悦的表现都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