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925章,私奔

时间:2018-03-23作者:北栀

    秦思年的力气很大,几乎不费力就将她抗麻袋一样扛在了右肩上。

    视线里所有景物天旋地转,桑晓瑜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倒挂金钩了,视线所及之处,是他结实挺翘的臀部。

    她尴尬的移开视线,努力挣扎着,试图从他的身上跳下来。

    然而,事实证明她只是在白费力气。

    桑晓瑜被他扛着,一只大掌牢牢的扣在她的腿弯处,再多的挣扎都无济于事,愤声不已,“喂,禽兽,你放我下来!听见没有,混蛋,王八蛋!”

    秦思年像是对她的咒骂充耳不闻,仍旧大步往前,走了几百米后在一个分叉的小路口径直走了下去。

    因为这会儿天色已经黑了,本来光线就很昏暗,周围都是树木,只能隐约辨别出远处的那个所谓的小村庄,有几家零星的灯火。

    桑晓瑜不愿屈服,还在拼命扭动着,“禽兽,我让你放我下来,你听见没有!混蛋,把我放下来!”

    “啪!”

    一声清脆的响。

    桑晓瑜声音戛然而止的同时,满脸瞬间涨红。

    意识到他刚刚做了什么,她羞愤的不行,虽然他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并不怎么疼,但麻麻的感觉还在扩散,还有他残留的掌心温度。

    张嘴正想要骂他流氓的时候,秦思年低沉的嗓音传出,慢条斯理间有些故意阴测测的成分,“小金鱼,这附近的山里没准有狼或者蛇,你若是再叫,我就把你扔里面!”

    “……”桑晓瑜咽了咽唾沫。

    虽说知道他是在故意吓唬自己,但看了看四周,晚风吹过,树木之间竟然平白无故的多出来那么一丝阴森之气,心里露出了些胆怯,最后到底还是怂的闭上了嘴巴。

    算你狠!

    秦思年扛着她,一路脚步不停。

    大概走了快一个小时左右,脚步最终停顿在了一家亮着灯的院子门口。

    终于双脚落在地上,虽然没有让她走路,但这么长的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她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折了,看了眼走上台阶的秦思年。

    竟然气都不带喘一下的,而且路上几乎没怎么停,还是和以前一样体力那么好,她在心里直腹诽着变态!

    木质的大门,看得出来是有年岁的,上面的油漆都几乎没有了。

    秦思年敲了敲门,里面不一会儿传出了动静,听起来是个很苍老的声音,“谁啊?”

    “不好意思,打扰了!”他扬声。

    随着脚步声走出,大门打开后,里面是一位中年大爷,两鬓有着白发,可能是常年生活在村里的缘故,看起来比城市人要显老一些,脸上纹路很明显。

    “你们是?”大爷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

    秦思年勾唇,很礼貌和谦逊的开口说,“大爷,我们的车坏在山路上了,被困住了一时没办法回去,能不能让我和我太太在您住借住一晚?”

    大爷面相善良又朴实,闻言后什么都没说便连忙招呼他们往屋里走,还高声喊着里面的老伴。

    桑晓瑜皱眉,有些不高兴的质问,“禽兽,你怎么跟他说我是你太太!”

    秦思年桃花眼朝她斜昵,懒懒反问,“难不成说我们两个是私奔的?”

    “……”桑晓瑜语塞。

    私奔?

    亏他想的出来!

    看着他挺拔的身影已经迈过门槛往里面走,她攥了攥拳头,只好忍气吞声的跟在后面。

    房子比外面看起来要宽敞一些,进去后便是一个小客厅,放着几把木质椅子,靠墙立着一个圆餐桌,厨房里面还能隐隐看到炉火,没有看到孩子,应该是只有他们老两口居住的。

    桑晓瑜在大爷的示意坐下时,胃里就抽搐了两下。

    她不由抬手覆在上面,傍晚出来后,折腾了这么一大通,天都已经黑透了,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也难怪胃里面会开始唱空城计了。

    咽了口唾沫,便听到他在询问从厨房里走出来的中年妇人,“大娘,能麻烦给点东西吃吗?”

    桑晓瑜怔了怔,覆在胃上的手微微蜷缩。

    大娘闻言,便立即点头,“好,那你们小夫妻俩稍微等一下啊!”

    十多分钟后,大娘从厨房里重新出来,手里还端着食物,那边和秦思年聊天的大爷也过来帮忙,虽然不是什么大餐,但是也碗碗筷筷的温馨摆在桌子上。

    大娘有些抱歉的看着他们两个,搓手说,“真不好意思,家里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晚上剩下的米粥和自己做的小菜,我给你们煎了点鸡蛋,希望你们别嫌弃啊!”

    “不会不会!”桑晓瑜连忙摇头,心中感激不已,“大娘,谢谢您!”

    “应该饿坏了,赶紧吃吧!”大娘直说,还很贴心的给他们拿两个铁茶缸倒了热水。

    桑晓瑜和秦思年也都不再客气,的确是饿坏了,两人都闷头专注的吃起来。

    小菜是那种自己用酱缸做的,特别新鲜,吃起来也特别有味道,鸡蛋应该是自己家里养的土鸡下的,而且大娘一看就特别心善,对于他们这两个来路不明的外人,蓝花的瓷盘子装的满满的。

    可能是饿了的关系,桑晓瑜吃的有些狼吞虎咽。

    将饭碗端起,想要把剩下的米粥都喝光的时候,视线里多了一双筷子,夹了块鸡蛋放到了她的碗里面。

    眼角余光里桌上的蓝花瓷盘子,里面空空的,只剩星点的油花。

    刚刚那是最后一块。

    桑晓瑜下意识的抬头朝身旁看去,只见他也正端着粥碗,将里面的米粥喝光,眉眼间神色慵懒,收回视线时,刚好撞上对面对面笑眯眯看着他们吃饭的大娘的目光。

    她慌乱的垂下眼睛,默默的喝碗里的粥。

    放下了筷子,桑晓瑜舔了舔嘴唇,定神问,“大爷,您家里有手机吗?”

    “没有诶!”大爷摇了摇头,解释说,“以前孩子倒是给我们配了老人机,不过我和我老伴都不太能鼓捣明白,所以就没用,一般家里有啥事情我都去村头的小超市打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大爷回答的时候总好像若有似无的看了眼秦思年。</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