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909章,你欠我一个孩子

时间:2018-03-12作者:北栀

    “禽兽,你拦着我做什么再不上前的话,万一你大哥动手打相思怎么办”桑晓瑜皱眉朝他看过去,焦急的出声。

    秦思年没有收回手臂,看了眼前方沉吟道,“大哥有分寸。”

    桑晓瑜闻言,抿紧了嘴角,最后还是耐着性子站在原地没有上前。

    夜风里,墙角那里两个人的对话声也吹拂而来。

    “我在问你话”

    秦奕年眯着狭长的眼眸,里面燃烧的尽是灼烈的火,怒气慑人。

    李相思被捏着下巴的被迫仰起头,脸上都是不驯,“我再说几遍也是一样,那位是我男朋友”

    “谁准你交男朋友的”秦思年额上的青筋也弥现而出。

    “秦奕年,你现在以什么身份问我这句话”李相思不管他眼眸里狠的要迸出火来,也不管他捏在自己下巴上的力道有多重,别过脸清清冷冷的说,“如果是以长辈身份的话,我有男朋友你应该高兴”

    “我是以男人的身份”秦奕年沉沉出声。

    李相思垂着的双手攥握成小小的拳头,倔强的说,“男人的身份更没有必要了我们之间早就没有关系了”

    “没有关系”秦奕年眼眸已经眯成薄薄的一条缝。

    “是”桑晓瑜声音比他还要大,冷冷的笑着,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我们不过就是睡过,好过,现在不再睡,也不再好了”秦奕年军靴陡然向前一步,原本就很急的距离变得更加逼匛,他俯下脸,高挺的鼻梁几乎都要贴在她的上面,目光像是钉子一样钉在她的眼瞳里,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我们之间不可能没有关系,相思,你

    欠我一个孩子”

    李相思浑身僵住,眼圈渐渐红了。

    秦奕年狭长的眼眸里也染了红,不知道是因为怒气,还是那股悲伤的情绪,他声音一下子变得嘶哑,“你当年不告诉我,背着我,打掉了它相思,这是你欠我的,你敢说不是吗”

    李相思眼泪大颗的从眼里涌出,划过脸颊,以及他的指尖。

    她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

    因为她不敢

    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桑晓瑜差点低呼出声。

    她捂住嘴巴,眼睛因为震惊而睁的大大的,她知道李相思和秦奕年的纠缠不清,也知道他们之间的那层无法说破的关系,却不成想,他们之间竟然还有过一个孩子以前很多记忆在此时涌出来,怪不得,那时得知她怀孕的时候,李相思总会经常摸着她的肚子,露出恋恋不舍又恍惚的表情,还有那么多很有经验叮嘱的话,以及娴熟的织着小婴儿袜子,那根本是因为她

    自己有过孩子

    桑晓瑜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秦思年,想要从他那里获得一些更多的枝梢末节。

    然而,却跌进了他更加幽邃以及深黯的桃花眼里。

    秦思年眉眼一点点的低垂下去,像是要低进尘埃里,声音压抑又痛苦的传出,“小金鱼,我也欠你一个孩子。”

    虽然那个孩子是因为被吉森绑架的关系,可也是间接因为他,他没有保护好她,更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孩子

    那个孩子,是他欠她的

    桑晓瑜呼吸窒了窒。

    孩子始终是她内心最深处的伤疤,虽然她已经从失去孩子的阴影里走出来了,但是每次想起时,还是会忍不住悲恸。

    她看着自己的手贴在裤线上,低而平静的说,“早就都过去了,禽兽,我希望你也能早日放下,重新有新的生活”

    “这是你所希望的”秦思年眼里没有一点光亮。

    “嗯。”桑晓瑜点头。

    秦思年突起的喉结动了动,扯唇说,“大哥已经放开李医生离开了,我过去送他回家,你也进去吧。”

    桑晓瑜闻言道,“好,那你路上小心”

    目送她进去以后,秦思年上前追上了脚步有些打晃的秦奕年,没多久,黑色的卡宴也消失在夜色里。

    当晚李相思什么都没说,早早的就洗漱钻入了被窝里,像是个受伤的小兽一样蜷缩着。

    桑晓瑜见状,也没多问什么,只是默默的陪在了她身边。

    隔天上午她回了一趟电视台,虽然这次是请假回来,但有些工作也还是可以当面和总编汇报一下的。

    郝燕看到她后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激动的扑上来,抱着她都险些流下来眼泪,“小鱼,你终于舍得出现了回来了这么多天,都不说跟我联系,你是不是不想要我这个朋友了”

    “怎么会”桑晓瑜连忙说,两人紧紧手握着手,也都是很激动,“这不是回来出的事情太多了,昨天我刚从镇里回来,忙完就立即来台里看你了”

    “算你还有良心,不枉费我自从你走后惦记的夜夜睡不着觉”郝燕高兴的摇晃着她的手。

    “你确定是惦记我,而不是夜夜笙歌”桑晓瑜暧昧的说。

    见郝燕脸红的直抬手要捂住自己的嘴巴,哈哈笑着没有再打趣她,很温情的问,“燕子,怎么样,最近好吗你和二哥怎么样”

    “我们还是那样,一直都挺好的”

    郝燕点了点头,神色间的幸福是遮掩不住的,随即上前趴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句什么,眼睛里的笑容越发的深。

    桑晓瑜听完以后,惊喜的睁大眼睛,“真的”

    郝燕含笑的点头确定。

    桑晓瑜上前,伸手隔着衣服摸在对方的小腹上,“看来二哥真的是没少努力啊,几个月了”

    那会儿她刚刚怀孕的时候,似乎就有听郝燕提起过,秦淮年还想要生二胎,没想到转眼间倒是真的给落实了,他们已经有了女儿糖糖,再来一个的话简直完美

    “刚刚过三个月”郝燕字里行间带着甜蜜的抱怨,“从怀孕之后秦淮年就不让我上班,天天要给我请假,我每天都偷偷摸摸的跑来上班”

    桑晓瑜笑眯眯的说,“唔,那你这样下去,二哥这个大oss,万一哪天大手一挥要把咱们电视台给收购了咋办”“你怎么知道”郝燕低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