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903章,秦太太,睡吧

时间:2018-03-12作者:北栀

    “禽兽你”桑晓瑜惊诧。

    不过很快转念一想,便能猜的出来,“你也收到霍总结婚的消息了吧”

    “嗯,长渊打了电话。”秦思年点头,低沉的缓缓继续说,“原本打算直接回西、藏的,现在只能转路线回冰城看样子我们是一个航班”

    桑晓瑜闻言也点了点头,和她猜测的差不多。

    他们两人跟林宛白和霍总两人分别都是朋友,这样重要的时刻,都是不能缺席的。

    十多分钟后,给她办理完登机牌的易祈然走了回来。

    得知秦思年和她乘坐一个航班后,微怔了下,顿了顿点头,“也好,不然小鱼一个人飞回去我也有些不放心,有个熟人也能有个照应”

    机场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在这样的嘈杂里,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

    广播里开始提醒着所乘坐的航班信息,易祈然看了看表出声,“时间快到了,你们该去安检了”

    “嗯”桑晓瑜点头。

    走到了安检口,她从对方手里接过了双肩包和登机牌,“祈然,那我走了”

    话音落下后,就被突然上前的易祈然陡然给抱住了。

    桑晓瑜愣在了原地,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四肢有些僵硬,尤其是身旁还有秦思年在,眼角余光里,那张英俊的脸缓缓别向了一旁。

    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推开对方时,易祈然已经率先放开了她,笑着叮嘱,“一路平安,记得落地后给我打电话”

    “嗯”桑晓瑜微讷的点头。

    在易祈然的目送下,他们两人走进了安检口。

    飞机没有晚点,按照预计的时间进行了登机,他们两个座位号是前后,中间隔了一排。

    坐在她旁边的是位白人帅哥,秦思年拿着登机牌过来后,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后,对方便连连点头,起身跟他两个人调换了位置。

    看着他在自己旁边坐下后,桑晓瑜不解的问,“你跟他说什么了”

    旁边白人帅哥是靠窗的位置,按理来说挑选这样位置的人,都是想要好好欣赏途中天空景象的,不会这么好说话的轻易换才对。

    “没什么。”秦思年淡淡的。

    侧身将安全带抽出来,他唇角划开一抹苦涩的弧度。

    刚刚他对那个白人帅哥并没有说什么特别的话,只是说了句,他想要和自己的太太坐在一起,对方便很有成人之美,欣然的答应了换座位。

    “噢。”桑晓瑜耸了耸肩。

    空姐出来检查了安全带,微笑提醒着飞行的注意事项,飞机渐渐的开始滑行,然后平稳在云霄之上。

    秦思年像是没话找话一般的,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他对你好吗”

    桑晓瑜怔了下,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自己的未婚夫易祈然,想了想由衷的说,“祈然吗,他对我挺好的”

    “你们怎么认识的”秦思年突起的喉结上下滚动。

    桑晓瑜回答,“有次部落采访在深山里,结束离开的时候,没想到撞上了几名毒贩子,幸好祈然一行军人赶到,才让我们免于危险事后也没有想到,他是我同事的堂哥”

    “呵呵,电影里英雄救美的情节”秦思年扯了扯薄唇,只是语气里的酸和嫉妒,连他自己都感受得到。

    桃花眼凝着她的侧颜,想到之前安检时的那个拥抱,瞳孔紧缩,“怎么突然想到要再婚了,小金鱼,你很喜欢他吗”

    桑晓瑜闻言,默了半晌才答,“可能就是缘分到了吧,再说,我也总不可能一个人过这一辈子祈然很优秀,性格好,也很成熟,从各方面来说都算比较合适的结婚人选”

    说完她顿了顿,想到他之前在刚得知时桃花眼里窜出的红色,膝盖上的手缓缓攥起,从内心而出的说,“禽兽,怎么说我们也夫妻一场,我也祝愿你,能够早日幸福”

    秦思年另一侧的咬肌微迸,若隐若现。

    桃花眼收回,他只是扯唇说,“飞行时间很久,睡吧”

    “嗯”桑晓瑜抿嘴。

    机窗外面已然是漆黑一片,飞机很平稳,周围的人也大部分都戴上了眼罩休息了。

    她也有了些困意,闭上眼睛的昏昏欲睡。

    隐隐约约的,身上好像有薄毯盖在了身上,然后头顶被摸了摸,有朦胧不清的声音摇曳在耳边,“秦太太,睡吧”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觉,想要努力辨别时,被汹涌的困意彻底侵袭。

    到了国内中转的时候,飞机遇到了晚点,不过万幸的是,他们在婚礼的当天早上赶到了,没有错过这场浪漫又盛大的婚礼。

    只是原以为整个过程下来都是温馨的,没想到意外发生的那样突然。

    在教堂的仪式举行完以后,新郎官霍总出了事情

    原本安排在晚上的婚宴只能取消,虽然很多宾客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对于闺蜜林宛白来说几乎是晴天霹雳,桑晓瑜一度都担心她撑不下去。

    然而,闺蜜林宛白却很坚强,并坚信着霍总没有死,不会丢下她,就连三天后的葬礼也没有参加。

    因为太过于突然,再加上才刚刚举行完婚礼,葬礼很低调和简单。

    每个人身着黑色,立身在墓园里,脸上都是不言而喻的惊痛表情,尤其作为痛失长子的霍董事长而言,更是痛上加痛,好几次都差点情绪波动到险些昏倒。

    中午的时候,葬礼结束,每个人上前进行最后的悼念。

    桑晓瑜身处在其中,心情也是尤为的难过,上前将手里的白色菊花放下后,她擦了擦眼角的泪光,跟着人群往墓园外面走。

    从半山上下来,很多黑色的车辆排成队伍。

    秦思年那辆黑色的卡宴也在其中,他今天也穿了身黑色,胸前放了一朵白色的花,像是几晚似乎都没有休息好,桃花眼里挂着红血丝,下巴的胡茬也没有打理,看起来很颓废。

    他和霍总是好兄弟,此时的心情亦是哀痛。见她走下来,秦思年将手里的烟掐灭,将车门拉开,“小金鱼,我送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