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883章,别,走

时间:2018-02-27作者:北栀

    李相思这样一番话说完后,观察着她脸上表情,视线往她放在餐桌上的手机飘,“小鱼,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相思。”桑晓瑜缓缓抬起头。

    见她嘴角都抿起来了,李相思连忙转移话题,“喝汤喝汤,咱们继续喝汤”

    其实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和闺蜜,自己理所当然是站在她这边的,只是每天看到秦思年雷打不动的过来送汤,尤其是每次仰头望楼上望的深沉目光,让人实属不忍。

    桑晓瑜没有打电话,不过手机却响起来了。

    看了眼屏幕上面的来电号码,她将汤碗放下接起,“喂,总编”

    “总编,你说什么”

    桑晓瑜眼睛陡然睁大,甚至是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大步走向了窗前,紧握着手机问,“不是调令都已经下来了,怎么又突然不让我去了我们那天在办公室不是已经都说好了吗”

    “是说好让你去没有错”线路里,总编向她解释道,“不过咱们这种外派到远国的调令,是尊重员工和家属意愿的,你的家属提出不同意,我这边就没办法派你过去”

    家属

    胸脯微微起伏,桑晓瑜攥紧着手机。

    望着窗外天边已经短去的太阳光,她重新拨出去一通电话,屏幕上面显示着“禽兽”两个字,接通后,便直接问,“你在哪”

    等挂掉了电话,她转身快步往玄关方向走,换鞋后拿了件外套。

    半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缓缓行驶进了临江的公寓小区,匀速停在了某栋高层前,推开车门,桑晓瑜看了眼花坛前的黑色卡宴,往楼里面走。

    “叮”

    电梯门缓缓拉开,桑晓瑜做了个深呼吸从里面走出来。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向兜里,却忽然想起那天坠江的时候,钥匙什么的就都已经不见了。

    抬手刚要去敲,防盗门就被人从里面推开了,似乎是看着她进来的一样,掐算好着时间,秦思年挺拔的身形微侧,“先进来”

    桑晓瑜没拒绝的走了进去。

    刚从玄关走出,一杯水便递了过来。

    望着那隐隐冒着热气的温开水,桑晓瑜垂着的手轻轻攥握,最终也没有去接,只是别过视线说,“不用了谢谢,我不渴”

    秦思年闻言,只好将水杯放在旁边的角柜上。

    桑晓瑜没有忘记自己过来的正事,直接开门见山的质问,“禽兽,是你做的对不对我们总编那里,是你跟他说的不同意”

    能够想到的家属,一定是他

    “是”秦思年并未否认。

    “你故意的”桑晓瑜眯眼。

    “没错,我就是故意的”秦思年依旧没有否认,风流倜傥的桃花眼里布了厚厚的一层嗔黑,“小金鱼,我说过,不准你走”

    他存心的,想要从中阻拦,同时也有另外的私心。

    若不是他这样做的话,恐怕她都不会主动找上自己,更不会主动再回到这个家里“你凭什么这么做禽兽,我也早就说过了,我说的不是玩笑,我们分开”桑晓瑜听到他承认后还是有些微微动了怒,但是很快就有转瞬即逝,冷静的告诉他,“你去找总编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不管你

    以什么方法,我都依旧会走如果调令取消的话,那么我可以直接辞职”

    说完后,她看也没看他,直接越过他挺拔的身形走向了里面的卧室。

    窗边的衣柜打开,最下面有个行李箱,打开后,桑晓瑜默不作声的将自己的衣服以及东西往里面一样样的装着。

    她之所以会冲回来,不仅仅是为了向他兴师问罪,同时也是想要收拾自己的东西,之前出院以后,为了脱离开他,直接就去了李相思那里住,离开的话总归是要收拾细软的。

    脚步声紧随其后,眼角余光里那道挺拔的身形立在门口,桑晓瑜只是闷头继续整理行李。

    秦思年突起的喉结滚动,“佳人今早的航班。”

    “”桑晓瑜没出声。

    秦思年桃花眼一瞬不瞬的凝着她,“她已经回纽约了,你还是要走”

    吉森绑架的事件,促使的离婚案的提早宣判,拿到了政府部门的离婚证后,宋佳人便没有再多停留,直接定了机票离开,早上登机的时候给他发了短信。

    桑晓瑜手中的动作微顿,却只是短暂的两秒,然后便恢复,眉毛没有抬的出声,“嗯。”

    将行李箱扣上,准备提起来往出走,哪怕他堵在门口那里,她其实也并不是很在意,只不过脚步刚挪动的时候,视线不经意瞥到了什么,让她硬生生的停在了那。

    面前的床头柜上,一团柔软的颜色。

    有粉色的小围巾,还有嫩黄色的婴儿小袜子,以及小帽子小手套等一系列的东西,整整齐齐的叠在那,里面每一针每一线都是他们一点点织出来的

    桑晓瑜伸手,拿起了最上面的小帽子,上面还有两个活灵活现的兔耳朵。

    蓦地,有阴影自身后笼罩下来。

    秦思年忽然从后面将她抱住,两只大手握住了她的,同时也握住了那两只兔耳朵。

    桑晓瑜皱眉,第一个反应就是挣扎,只是却触及到了他左手中指上外翻的深深伤口,她不由想到了李相思说的话,刚刚进门的时候,他是用左手递过来的水杯,这会儿才看到。

    就是这样两秒钟的迟疑,便让他得逞的抱得更紧,整个结实的胸膛将她细密的包裹住。

    桑晓瑜感觉到他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温热的鼻息已经湿润了她的耳垂。

    “小金鱼,别走”

    秦思年将俊脸缓缓埋在她的颈窝处,是以前经常做的亲密姿势。她纤细的骨骼收拢在怀间,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只是短短的十多天时间,就让他怀念不已,他掀动着薄唇,“你还记不记得这个兔耳朵是我教你的这些小袜子小手套我们都可以留着,甚至可以继续织更多的小金鱼,我们还很年轻,还会再有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