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877章,救救孩子

时间:2018-02-27作者:北栀

    黑色的卡宴疾驰在街道上。

    从江岸离开的短短十几分钟,却好像每一分钟都度如年,秦思年不断的用力踩着油门,连续穿过两个红色信号灯,但即便再怎么想快,也阻止不了遇到车行缓慢的地带。

    他将车内暖风开到最大,可旁边的桑晓瑜依旧在瑟瑟发抖。

    她整个人都缩成一小团,两只苍白的手比他大手紧紧握住的同时,也在用力的回握住他的,骨节都突白了出来。

    似乎也是渐渐感觉到了什么,她闭着眼睛,在不断的呓语着,“孩子”

    秦思年侧身离得近了,才听清楚她的话。

    “禽兽,你救救孩子,我们的孩子啊”她嘴唇都在哆嗦,声音那样吃力,额头和两鬓不知是残留的江水还是腾出来的冷汗,抖动的声音那样恳切,“求求你救救孩子好不好”秦思年看着她的模样心如刀绞,此时此刻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不断吻在她的手上,用语言去安抚,“我会小金鱼,你别害怕,孩子一定会没事的我们正在往医院去,我是医生,我会救我们的孩子,你

    相信我”

    “孩子,救救孩子”

    之后很久,桑晓瑜软在副驾驶始终喃喃重复着。

    她像是已经意识开始模糊,头发一缕缕的都贴在脸上,像是过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事实上,她也的确刚刚被他从江水里救出。

    一想到她在江水里下沉的模样,秦思年心口阵阵的抽痛。

    滚滚的江水不像是人工湖水,深不见底,若是他动作迟疑或者慢一步,都有可能将她的人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秦思年握紧着她冰凉的手指,始终暖不过来温度,只能希望快一点,再快一点

    黑色的卡宴从高架桥上下来,一路鸣笛的从十字路口拐过去。

    前面终于到了

    急刹车停在急诊大楼的门口,提前打电话通知过,已经有护士和医生推床在那里,他跳下车将人放在上面,便大步的往里面奔跑。

    妇产科主任早早就等候在了手术室门口,对他道,“小秦,你在外面等”

    随即,工作灯亮起。

    秦思年垂手而立的站在走廊里,指缝间的血渍已经干涸,到现在还颤抖的握不紧。

    敞开的炭灰色外套以及衬衫,都被鲜血染成了深色,随着融合的江水滴答在地面上,印染出一朵朵浅色的血莲花,那样触目惊心。

    作为多年的心脏外科医生,他上过的手术台不计其数,大小手术也无数例,鲜血对于他来说都是麻木的,可此时此刻,他从未有过的恐惧。

    “孩子”

    “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秦思年满身的冷汗,湿湿凉凉的裹着身体,从心里觉出了满心的凉意。

    其实刚刚那会儿在车上,他的话更多只是在安慰她,因为连他都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孩子是不是能够保住。

    那么多血,恐怕凶多吉少

    突起的喉结动了动,他不敢再往下继续想。

    秦思年向后,靠着白色的墙壁,慢慢弓着后背蹲下去蜷缩,英俊的脸埋在膝盖之间,两条手臂紧紧抱在脑后。

    从窗户里透进来的残阳,将他的影子投在地砖上,像一座哀伤的山。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还是三个小时

    紧闭的手术室大门终于缓缓拉开。

    妇产科主任从里面走出来,因为蹲的时间太久,以至于双腿都发麻了,秦思年站起时挺拔的身形都跟着一晃。

    对上妇产科主任的目光,他心脏直直下坠。

    “大人没事,孩子”

    妇产科主任摘掉口罩,长长叹了一口气摇头说,“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送来的时候胎息就断了,孩子没有保住胎儿已经十五周多,为病人做了引产手术”

    听到后面判了死刑的四个字,秦思年脚下踉跄。

    他身姿僵硬的站在那,像是不会动了,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妇产科主任,蓦地,眼角失控的狠狠一抽,一滴眼泪重重的砸落了下来。妇产科主任从桑晓瑜怀孕一直负责至今,如今遭遇这样的突发意外,心里面也很感伤,拍了拍秦思年肩膀,“小秦,你们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不好受,但是你得振作一点,等秦太太

    醒来的话她还需要你的安慰”

    秦思年突起的喉结动了动,却是发不出声音。

    妇产科主任微微侧身,两名护士一前一后的推床走出来,麻药劲还没过的桑晓瑜躺在上面,悄声无息的,安静的像是死了一样。

    秦思年看着她被推进高级病房里,脚步中途走进了吸烟区。

    耳朵里嗡嗡的,只觉得眼前叠影重重,他极力需要用尼古丁来缓解,下意识的伸手摸向兜时,才记起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抽烟了,烟盒和打火机都放在厨房的抽屉里面。

    一根烟这时递过来。

    秦思年桃花眼迟缓的抬起,看到好友霍长渊正拿着烟和打火机,他差点忘了,还有他们这对恋人在。

    原本约好了下班后过去霍长渊家里吃饭,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缓解最近他和桑晓瑜的现状,他们最近的关系其实一直都很紧张,现在这个孩子又没了

    他们

    秦思年抖动的手将烟点燃,像是吸毒的人一样猛烈的抽着。

    霍长渊一身黑色西装立身在旁边,嘴角微动,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他抽完一根烟的时候,默默的递上了第二根,这样的情况之下,语言都是无力的,似乎也找不到安慰的话了吧

    来医院的路上,她那么苦苦的哀求自己,如今他又要怎么向她交代

    秦思年想要快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妇产科主任刚刚叮嘱过他,等会他的秦太太醒来后还需要安慰。

    可是

    他连自己都安慰不了,还怎么安慰她

    秦思年心口发闷,有些支撑不住,需要靠手抵在白色的墙壁上支撑。

    他也是第一次当爸爸啊那么热切又灼灼的期盼,现在全部都落了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