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875章,你骗我

时间:2018-02-27作者:北栀

    仓库的铁皮大门打开,吉森扯着她一路走出去。

    桑晓瑜这才发现,四周有多么荒凉,放眼望去都是平房,几乎没有人烟,全是早些年荒废的一些厂房,现在都没有人打理,很多垃圾堆积,几乎成为了鸟不拉屎的地方。

    仓库的后身便是混沌的江水,吉森扯着绳子又拽着她往江岸上走。

    桑晓瑜梭巡着四周,想要寻找可以逃跑的可能性。

    只是很快她就放弃了,根本不了解周围的地形,而且她即便跑的再快,恐怕也抵不过男人的步伐,更何况男人和女人体力上就有很大的悬殊,双手又被绑着,她连想要挣脱掉都是个不小的问题

    她听天由命的,被动的来到了江岸上。

    前面有一座很短很窄的小断桥,似乎是以前供人钓鱼坐的,荒废的时间太久,木头都已经风化了,看上去颤颤巍巍的,江风吹拂而过,木板都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吉森直接扯着她来到了上面,光是看着下面滚滚而动的江水,就觉得毛骨悚然。

    实在是桥太窄了,并排堪堪能容纳下他们两个人,稍微不注意,都有可能会失足掉下去。

    桑晓瑜每一步都走的格外谨慎,挣扎的念头更加放弃了,很怕一不留神就会跌下去,清凉的江风从衣领灌进去,浑身的骨头都泛着凉意。

    一直到了桥的尽头,吉森才停止脚步。

    江风里夹杂着的酒味令桑晓瑜刺鼻,而脚下流动的江水令她神经紧绷。

    吉森不耐烦的看着表,似乎是在掐算着时间,大概五六分钟后,抬头看向了远方,骤然眯了发红的眼睛。

    桑晓瑜顺着望过去,看到一辆黑色卡宴正疾驰而来。

    急刹车停在草地上后,驾驶席的车门推开,跳下来个挺拔的身影,而另外一边的副驾驶车门也很快被推开,宋佳人跟着下来。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往这边狂奔的身影,桑晓瑜该为自己庆幸吗,终于要得救了

    可是心里面却觉得有些嘲弄,想要笑,可是牵了牵嘴角,却又很僵硬。

    见秦思年皮鞋踩在桥上,吉森立即警惕的大声喊,“别过来”

    隔着十多米的距离,秦思年桃花眼紧紧锁着她。

    在这短短几秒钟,他迅速的将她从头到家打量了一遍,还好,没有外伤,吉森并没有丧心病狂的对她动手。

    “小金鱼,别害怕,我来了”突起的喉结微动,秦思年垂着的双手收拢成拳,低沉的嗓音安抚着她,他现在简直是杀了吉森的心情都有。

    桑晓瑜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她不仅是不知道说什么,更因为江风灌了满嘴,牙齿都已经打颤了。

    秦思年看向后面气喘吁吁跟上的宋佳人,肃杀着眉眼,“吉森,佳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你现在赶紧放了我太太”

    那条短信之后,他就接到了吉森的电话。

    不需要权衡利弊,怎么可能不救他的秦太太,挂了电话,有关报警的事宜都交给了二哥秦淮年,直接开车去了那座封闭小区把宋佳人接上,按照所说的赴约过来。

    “吉森,你怎么能绑架桑小姐,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啊”宋佳人急声道。

    “我不这么做的话,我能见到你吗”吉森一双眼睛越发的红。

    宋佳人见他手上紧紧钳制着桑晓瑜,连忙说,“吉森,你要见我,好,我来了,你赶紧放了她”“我不”吉森却摇头,大声的怒吼道,“佳人,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就那么想要离婚吗判决结果马上就要下来了,你难道真的想要跟我离婚吗我不管,我不离,我就是要跟你死磕到底,让你一辈子都

    不能摆脱掉我”

    秦思年已然没有了耐性,看到桑晓瑜被他绑在手里威胁着,心急如焚。

    薄唇扯动,两边的咬肌迸出,声音阴冷至极,“吉森,我再说一遍,放了我太太”

    见他迈动的长腿往前走,吉森扯着桑晓瑜就往后退了一小步,“别过来你要是再向前一步的话,我就把她推下去我不是再跟你开玩笑,不信你就试试”

    桑晓瑜提起一口气。

    脸上神情陡然变得慌乱,胆战心惊的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江水。

    冰城地属临江,每年都会有人溺水被淹死的报道,这样的新闻她也曾经报道过,虽然此时她没有身处在江中央,但也足以惊恐。

    原本他们就站在断桥尽头的边缘处,这样往后退了一步,几乎没有了半点退路。

    若是再往后一点点,很有可能就会掉下去

    秦思年见状,只能硬生生停住脚步,恨不得现在手里能有一把枪,直接将对方给毙了。

    “好,我们不过去”宋佳人上前帮忙安抚,试图劝说着,“吉森,你听我说,你这样做是在犯罪,赶快放了桑小姐,你不是想要找我吗,我这不已经来了,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你现在站在那太危险了”“我不要离婚”吉森摇头,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我追求了你整整四年的时间,好不容易让你答应嫁给我了,才多久你就想要跟我离婚,我不甘心你竟然还上法院去起诉我,我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你既然嫁给我了,就应该死都是我的鬼”这样幽怨的吼完一通后,吉森却又突然变了脸,竟又哀求起来,完全和刚刚形成了两种极端,“老婆,我错了,我知道我打你不对,我不是跟你道过谦了吗我也知道自己不该动手,不该打你,你就不能再

    给我一次机会吗,非得要离婚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继续过日子”

    “只要你答应不和我离婚,我立即放了她”吉森用力瞪着眼睛,酒气冲天。

    “好,我答应你”宋佳人沉吟的点头,然后焦急的催促着,“我都说答应你了,你现在可以放了桑小姐吧”吉森却没有放开桑晓瑜的意思,紧紧盯在宋佳人的脸上,猛地摇头,“不,你骗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