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7873章,秦太太在我手里

时间:2018-02-23作者:北栀

    秦思年将手机放在耳边,暂时走到旁边的窗前接,“喂,二嫂,怎么了”

    “你有联系小鱼吗”线路里,郝燕问他。

    “小金鱼”秦思年拧眉,紧张的问,“她怎么了”

    郝燕默了默,然后解释说,“我其实也不敢确定,但我现在联系不上她,打电话一直都是无人接听,担心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秦思年喉咙抽紧,“你说什么”“我们上午出去采访,跑了两家敬老院,结束后大概下午一点多,接下来还要去江北,我怕她太累了就让先她回台里”郝燕继续说,不过语调明显有些慌乱,“我刚刚结束回来,却发现她不在,问同事说她

    根本没回来过”

    “距离分开时到现在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怎么办,她有没有可能不舒服直接回家了”线路里,郝燕慌乱的声音还在继续着。

    有那么一秒钟,秦思年感觉自己的眼皮都跟着剧烈的跳动了三下。

    他直接对着手机道,“我现在就开车回去”

    四个小时

    秦思年看向窗外的已经短去的太阳光,心情焦灼。

    挂断电话后,他简单交代了一声护士长,然后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黑色的卡宴急刹车停在楼下,车轮胎都没有摆正,秦思年就已经从驾驶席跳了下来,甩上车门,便三步跨两步的直接上了台阶,推开单元门直奔电梯。

    掏出钥匙拧动锁芯,当传来两声的“咔哒”,他心头顿慌。

    连续拧了两圈,说明防盗门是锁着的,没有被人打开过

    秦思年拉开防盗门,看到地垫上摆放着的男女式拖鞋,还保持着他们早上离开家时的状态。

    如果她没有回来的话

    他有些不敢想象了,不知道她到底在哪,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就像着火的房子里四处乱窜的火苗一样肆虐开来。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出了什么更可怕的事情

    秦思年脚步迈进屋里没多久,郝燕和秦淮年也匆匆赶到,前者是不放心,让接她下班的秦淮年开车回来,看到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顿时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小鱼不在家”

    秦思年摇头,瞳孔发紧,“不在,家里没人”

    “怎么会这样,那她能去哪里呢”郝燕闻言后,着急的不行,“给她打电话了吗,还是没有人接吗”

    “没”秦思年神色凝重。挂断郝燕的电话后,回来的这一路上,他都没有停止过给她持续打电话,但是始终都是没有人接,刚刚回来小区的时候,他还特意问了保安小吴,有没有看到她,对方很茫然的摇头,表示自从早上他们离

    开后,还没看到她回来过

    郝燕有些不死心,掏出手机再次拨出去。

    线路的声音一声声传来,果然没有人接,直到传来的系统女音,得到了确认后,她只能将手机放下。

    秦思年咬肌迸起,他一拳头闷声砸在沙发的扶手上。他也想要往好的方向想,或许她只是去哪个娱乐的地方散了散心,一时不想要回家,但有一点,即便那样的话手机也是可以打通的,而不是没有人接,因为如果说她心情不好不愿意接自己的电话还说得过

    去,不可能不接郝燕的

    更何况,她本来采访完是打算回电视台的,若是不回去也至少会打电话告知

    种种迹象表明,都透露着不同寻常。

    尤其是现在干脆失去了联系,属于失踪的状态,刚刚秦思年已经通过人脉让各大医院查询了,都没有桑晓瑜被送入过去的记录

    垂着的双手收拢,秦思年将一口气沉入丹田,尽量让自己冷静,“二哥,联系上大哥了吗”

    正在打电话的秦淮年摇头,蹙眉道,“还没有,他应该是去出任务了,一些实战演习一类的,大部分都是在深山野林里,手机都没有讯号,用的都是无线电”

    秦思年闻言,手背上有青筋爆出。

    曾经桑晓瑜在镇里黑市卖肾的时候,他能那么及时又准确的赶到,就是因为有大哥秦奕年的帮忙,军用的很多设备,能够很快的定位到她。

    “我们得报警吧”郝燕彻底慌了神。

    “一般失踪的话,需要24小时以后才能立案”秦淮年摇头,见自己弟弟脸色越发沉重,不由安慰道,“不过我已经跟公安局那边打过招呼了,他们也正在帮忙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话音刚落,秦淮年的手机便响起,他接了后脸上表情先是一喜,随即又有些微凝,等到结束通话后,缓缓开口说,“根据手机里的定位,有了消息”

    秦思年猛地上前一大步。

    秦淮年却顿了顿,语气像是刚刚的表情一样微凝了许多,“不过,说是只有手机,被丢在了北新街的草丛里,被个小孩子捡到了,那里街口附近都没有,目前具体情况不得知”

    “北新街”郝燕低呼出声,震惊不已的问,“怎么会那么远,完全是两个方向,小鱼应该回电视台才对啊”

    每个人心里都“咯噔”了一声。

    这样的话,无意代表桑晓瑜真的出了事情

    “公安局那边会继续把人查到为止”秦淮年严肃道。

    这时,秦思年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只不过进来的不是电话,而是一通短信。

    他没有什么心思查看,想要直接忽略,只是眼角余光扫到什么后,又重新拿到了眼前。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信息的内容也很简单,只有短短的一句话,秦思年却瞳孔紧缩了数下,每个字都像钉在漆黑的瞳孔里,收拢的掌心像是要把手机捏碎。

    他如此的反应,其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紧迫看向他。

    “思年”秦淮年询问。

    手背上暴起的青筋,比刚刚还要粗了不少,秦思年阴鸷着桃花眼,“不用查了,我知道小金鱼的下落了”

    我是吉森,秦太太在我手里。秦思年收到的短信,就是这样简短的一句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