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8练30章,练习一下站军姿?

时间:2018-02-07作者:北栀

    m..c o mm..c o mm..c o m“什么”秦思年问。听他的语气,似乎真的像没有听清楚的意思,桑晓瑜清了清嗓子,犹犹豫豫的又重复了一遍,“咳,我说我今晚要出差林城那边有个民族文化节的开幕式,总编让我和燕子过去,因为明天上午还有后续的

    活动,安排了酒店,所以要在那住一晚上”

    线路里,低沉的嗓音陡然有些微高,“小金鱼,你逗我玩呢”

    “我没”桑晓瑜扶额,就知道他会是这个炸毛反应。

    “那我怎么办”秦思年不悦的问。

    桑晓瑜尴尬,“有什么怎么办的啊”

    哪怕隔着线路,也能听得出来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我现在满脑袋都是你脱光了衣服在我身下喘的模样,只等着晚上回家跟你akelove,你现在却跟我说你要、去、出、差”

    最后几个字,像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咳咳咳”

    桑晓瑜被他直白的话卡到了唾沫。

    她连忙偏过头,耳朵滚烫滚烫的,侧过脸将车窗放下来了一些,让凉风吹进来,还好这只是在打电话,两位摄像大哥一个充当司机,一个坐在副驾驶,后面只有她和郝燕坐。

    桑晓瑜用手捂着手机,生怕被人听到,窘迫的压低声音,“又不是我想的,领导突然下达的任务啊”

    秦思年冷哼了声,却是浓浓的幽怨。

    桑晓瑜有些无语,简直无法理解,不过就是迟一天在那个啥么

    她耐着性子,努力给他顺毛,“禽兽,你别这样又不是像你上次那样出差好几天,只是在外面住一晚上而已,你今晚就自己一个人睡觉呗明天活动结束完我就可以回去了,到时候再那个啥”

    “秦太太,我已经做三个月和尚了”秦思年幽幽的说。

    似乎算下来,的确是这样

    离魂以后两人有一段时间里是陌路的,后来误会解开重新开始时,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前三个月那种事情根本没办法做

    桑晓瑜害羞的咬唇,“既然都做了三个月了,又不差这一个晚上的和尚”

    很明显,秦思年的想法跟她大相径庭,沉声坚持,“不行,小金鱼,我不准你去傍晚在写字楼门口等我”

    “可是我已经上高速了”桑晓瑜看着高速路旁掠过的限速标识,默默的表示。

    线路里顿了半晌,幽幽的问,“不能调头回来吗”

    桑晓瑜:“”

    终于挂了电话,她不由长长吁出了一口气。

    郝燕似乎也刚刚挂了电话,凑过来关心的问,“小鱼,怎么了”

    “没事”桑晓瑜微笑。

    没什么大事,就是有只禽兽欲求不满而已

    开幕式结束的很晚,主办方安排了邀请来的媒体进行吃饭,等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了。

    林城虽然没有冰城那样繁华,只算是个三线小城市,不过很有文化底蕴,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这里驻足,从房间的落地窗望下去,倒也是很美的一番夜景。

    桑晓瑜只匆匆欣赏了下,就掏出手机给秦思年打电话了,她觉得这时候有必要进行一下慰问。

    和她预想中的一样,情绪不怎么高涨。

    “禽兽,你回家了吗”桑晓瑜问。

    “嗯。”秦思年淡淡。

    “吃晚饭了没”桑晓瑜接着问。

    “没吃”秦思年丢出句。

    桑晓瑜闻言,连忙关切的问,“怎么没吃晚饭”

    秦思年语气要多幽怨就有多幽怨,“想吃的不在嘴边”

    “”桑晓瑜额角落下一排黑线。

    就在这时,隐约听到“叮”的一声响,应该像是电梯门抵达的声音,她不禁有些意外,“我怎么听见电梯的声音了,你不是在家里么,难道要出门”

    “嗯。”秦思年回。

    桑晓瑜闻言,这种事情她也几乎已经习惯了,“是不是我给你打电话之前,医院给你打过电话,有病人需要你过去啊”

    秦思年又发出了一个单字节。

    桑晓瑜听到他的脚步声,似乎是从楼里出来的样子,然后没多久,就又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引擎声,怕耽误他的工作,嘱咐了他两句慢点开车就挂了电话。

    因为此次台里来了四位同事,两男两女,房间也就自然好分,她和郝燕睡在同一间。

    虽然不是那种特豪华的行政间,不过却也是高级双人房了,空间还算宽敞,东西也很齐全,时间也还不晚,两人趴在床上看了会电视,顺便探讨了一下育儿经。

    郝燕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提到女儿糖糖的时候,也是眉眼中都带着柔柔的笑意,以前或许桑晓瑜还不懂,但如今能够感同身受。

    聊完了孩子,她支撑着脑袋,好奇的歪头问,“燕子,你和二哥有没有下一步的打算呢”

    提到这个,郝燕脸上出现了不好意思的神情,“他说想要带我回秦家”

    “呀,这是打算要见父母了”桑晓瑜一听,来了精神。

    “嗯”郝燕害羞的点头,不过同时也有些担忧,“不过我有些紧张,毕竟他之前和别人差点结婚,好像婚礼取消后他父亲发了不小的脾气,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愿意接受我”

    “哈哈,丑媳妇要见公婆,会紧张很正常”桑晓瑜打趣。

    郝燕佯装恼怒的瞪了她一眼,然后又想到什么,连忙问,“对了小鱼,你应该去过秦家吧快告诉我,秦父秦母都好相处么”

    “去过”桑晓瑜迟缓的点头。

    虽然是肯定的答案,但实际上她和秦思年结婚后也只去过那么一次,不过现在想起来却还是很影响深刻的。和秦家的两位哥哥不同,秦思年是私生子,所以他们不是一个母亲,想到那位秦夫人,印象里是很大户人家出来的,气质温婉,很贤妻良母的形象,性格也并不刻薄,不像是刁难儿媳妇的恶婆婆,至于秦

    父的话,啧,脾气不是一般的大啊桑晓瑜回想起当初书房里的画面,还觉得有些胆战心惊,她咽了咽唾沫,“燕子,要不你先练习一下站军姿”m..c o m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