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章829章,三个月了

时间:2018-02-07作者:北栀

    m..c o mm..c o mm..c o m桑晓瑜莫名心头一颤,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皱眉,有些疑惑的问,“禽兽,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医生说三个月了。”秦思年有些意味深长的语气。

    “对啊,三个月了”桑晓瑜闻言点头,的确,叶主任刚刚产检的时候已经说了,而且不仅仅说了胎儿月份的问题,还有更多详细的。

    秦思年不语,桃花眼朝她灼热的斜昵过来。

    “”

    桑晓瑜渐渐反应过来,脸颊顿时发烫。

    她终于明白过来他眼神是什么意思了,三个月除了能够听到有力的胎心,以及一些发育的情况,另外还有某个抑制的方面也可以

    这个流氓

    也很快就到了中午午休时间,秦思年没有立即送她回去,带她找了家餐厅吃完了饭,才又行驶着卡宴送她回电视台。

    车子停稳后,桑晓瑜低头解着安全带。

    一只大手忽然伸了过来,她没有在意,以为他像往常那样过来想要帮忙解,谁知却被他给紧紧握住了,抬起头,被他的薄唇封住。

    桑晓瑜睁大眼睛,刚好让他温热的舌得逞。

    一记来势汹汹又缠绵的吻。

    桑晓瑜有些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晕眩,但又抵抗不住,好在她此时是坐在车里的,否则非得瘫软了不可,他吻得比平时更加有侵略性。

    车厢内的温度渐渐升高,伴有着男女的喘息声。

    桑晓瑜仰着头迎着他,能感觉到他的强势,试图安抚的一点点回应,谁知他像是饮鸩的人一样,没完没了,而且大有越吻凶的架势

    当感觉到自己的衣服下摆被掀动时,她顿时打了个激灵。

    急忙抓住他作怪的大手,叫停的提醒,“喂,禽兽,会被人看到”

    这光天化日的,又在车里面,来来回回过往的都是人,这不明显着要当众表演么

    秦思年整个上半身都已经倾过来了,长臂支撑在她这边的车门上,灼烫的鼻息笼罩着她,那双桃花眼里不知何时变了颜色,哑声问,“秦太太,要不然我们现在回家”

    见他说话时神色间还有些懊恼,像是有些后悔,刚刚吃完饭之后不应该送她回来,而是应该先把车开回家才是

    桑晓瑜几乎跳起来,“你下午还有手术,我还要上班”

    秦思年闻言,眉间拧成了个“川”字。

    俯身攫取住她的嘴唇,又狠狠的吻了两下,这才重新坐了回去,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然后从车头绕过来,替她拉开车门,“那傍晚我来接你,一下班我就过来”

    “知道了”桑晓瑜当然能听懂他的暗示。

    从车里走出来,又被他大手勾住,薄茧的指腹摩挲在她的手腕最软腻的地方,薄唇她耳边轻咬出声,“回到家我就要”

    “”桑晓瑜羞窘的抽出手,闷头跑进了写字楼。

    从电梯里出来,她还在用手背贴着两边脸颊,耳朵痒痒的,还有他刚刚留下来的灼烫气息,一想到他最后的话,她还感觉到害羞。

    这只精虫上脑的禽兽

    回到办公室坐下,也刚好结束了午休时间,从茶水间解决完午饭的郝燕,拉开椅子坐在了她旁边。进入了工作状态没多久,总编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手里拿了份材料,来到办公桌前敲了敲,“刚接到通知,林城有个民族文化节的开幕式,小郝,这任务交给你和小鱼了,多带两个摄像,回来后记得把稿子

    写得漂亮点”

    “是”两人齐声应。

    林城是冰城附近的城市,相隔并不远,火车的话三到四个小时,而驾车走高速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有时经常会过去跑新闻。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总编又停住脚步补充了句,“哦对了,这次采访估计要算成短暂的出差”

    “开幕式结束的应该会晚一些,而且明天上午还有一些后续的活动要跟进,大概要明天傍晚左右回来,等会我会让那边主办方把酒店房间安排好”

    “啊还需要留宿一晚”桑晓瑜脱口而出。

    总编闻言,顿时不悦的瞪向她,“桑晓瑜,你有问题”

    被那眼神扫过来,桑晓瑜不由挺直了身板,想到之前自己跟着秦思年去北京出差,连续请假那么多天,总编本来就有些不乐意,回来后她始终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逮到挨一顿臭批。

    思及此,她连忙摇头,“没我没问题”

    总编哼了声,这才顶着那头地中海走回了办公室。

    其实做记者的像是这样有简短的出差安排都很正常不过,因为隔天还有采访,没办法来回折腾,就会安排一晚的住宿。

    桑晓瑜扒了扒长发。

    呃

    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秦思年那张欲求不满的脸。

    领完机器以后,桑晓瑜和郝燕,再加上两位摄像大哥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写字楼里出来,坐上台里安排的车,出发向林城。

    进入高速收费口的时候,前面充当司机的摄像大哥,正握着手机跟家里妻子打电话,告知今晚出差的事情,而旁边的郝燕掏出了手机。

    毫无悬念的,屏幕上面显示了“秦淮年”三个字,应该是要跟对方报备一下的。

    桑晓瑜同样的,也从包里面拿出手机,只不过和郝燕弯起的嘴角不同,她硬着头皮的开口,“喂,禽兽你手术完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他下午有手术的安排,还以为得打几遍他才会接。

    “刚出手术室”线路里,秦思年低沉的嗓音蔓延过来,还能听到他的脚步声,顿了顿,促狭的丢过来一句,“是不是等不及了,想现在就让我去接你嗯”

    “不是”桑晓瑜翻了个白眼。

    “可我好像等不及了,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唔,距离傍晚只剩两个小时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事么,就是想要回到家一打开门,第一件事就是扒了你”

    “喂”桑晓瑜脸红的打住。这厮真是无时无刻不一脑袋黄色思想,偏头看了眼车窗外掠过的高速路,她咽了咽唾沫,不免有些心虚的跟他说,“那个,我今晚要出个小差”m..c o m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