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825章,对牛弹琴

时间:2018-01-30作者:北栀

    m..c o mm..c o mm..c o m印象里,好像曾经某次在餐厅里遇到时,对方曾经提过那么一嘴,好像是说有人说他穿军靴的样子帅的一塌糊涂,这会儿她能笃定,那个人一定是李相思

    桑晓瑜微微侧过脸,目光再次往窗户方向望过去。

    与此同时,李母也正看向自己杵在窗前不动的女儿,不高兴的叱道,“相思,你还愣在那干什么呢,怎么这么没礼貌,还不赶快打招呼”

    李相思看了眼父母,有些慢吞吞的挪动了身子。

    搬起窗前的一把椅子,一直送到了秦奕年面前,两人视线有短暂几秒的相交,然后率先避开,收回双手时,很低的喊了声,“小姑父”

    桑晓瑜震惊在原地。

    大概在病房里停留了半个多小时后,她提出来要离开,李相思便从沙发上站起来,说要送她,这时秦奕年也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是还有事改天再过来探望。

    桑晓瑜摆手表示,“咳,我就不用送了,外婆刚好在这里住院,我顺便去探望一下”

    闻言,跟着走出病房门口的李母便道,“那相思,护士等会还要来换药,你替我送送奕年吧”

    “知道了”李相思眉眼微垂,随即声音低低的说,“小姑父,我送您”

    “嗯。”秦奕年喉结微动。

    看着他们两人的身影并排离开,直到消失视线许久后,桑晓瑜还没回过神来,想到李相思的那一声“小姑父”,内心久久还平静不下来。

    她忽然好想又懂了,怪不得之前询问时,李相思会说那句他们连情人都不是

    桑晓瑜离开普通病房后,去了走廊另一边尽头的高级病房,里面穿病号服的老人像是李父一样,也正靠坐在床头上,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她推门进去,“外婆”

    “小鱼”老人看到她,顿时眉开眼笑的,“咱们祖孙俩可真是心有灵犀,我正想着你呢,你就过来看我了”

    桑晓瑜嘴角弯弯,忙快步的走过去,“外婆,您最近身体怎么样”

    “好,好得狠呢”老人笑呵呵的,冲着她直招手,让她坐到自己身旁来,“快来,离得在近一点,让外婆好好看看孩子”

    桑晓瑜闻言,乖巧的从椅子上起身,挨着病床边坐下,然后就看到老人满是纹路的手覆在了她的小腹上,脸上的慈爱更深了。

    “外婆,您到底是想我啊,还是想孩子啊”她故意娇嗔了句。

    老人闻言,笑的合不拢嘴,“呵呵,你这孩子,怎么还争宠起来了当然是既想你又想孩子了,你们娘俩啊,我都惦记着”

    “那我呢”

    低沉的嗓音,自门口由远及近。

    桑晓瑜和老人抬头,就看到换下白大褂的秦思年斜倚在门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又看了多久,那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里眸光潋滟。

    即便已经不知多少次望向那双桃花眼里,心底还是忍不住会悸动。

    桑晓瑜暗骂了一声妖孽,匆匆收回视线。

    老人看着走进来的孙子,忍不住的笑骂道,“你这臭小子,一边去,没有你的份儿你没事就穿着个白袍在我眼前晃,烦都烦死了”

    不再看孙子,老人的注意力再次只放在孙媳妇身上,爱不释手的摸着她的小腹,笑吟吟的,“小鱼,上次来的时候,我记得说好像是七周了,一晃真快啊,现在俩个多月,快三个月了吧”

    没等她出声,秦思年就已经替她回答,“嗯,快三个月了”

    莫名的,桑晓瑜缩了缩肩膀。

    她怎么会听不出来,和老人的不同,秦思年语气里可谓是别有深意

    两人陪老人一起吃了晚饭后,才离开的医院,回去的一路上,倒是不堵车,红色信号灯也没有遇到几个,很顺利就行驶进了临江的公寓小区。

    车子停稳在楼下时,桑晓瑜还有些微微发呆,脑袋里不由自主的又想起李相思来。

    秦思年解开她的安全带,“去看过你朋友父亲了”

    “嗯”桑晓瑜点头。

    以为她是为闺蜜担心,不由拧眉,“怎么了,不是说良性肿瘤么”

    “嗯,李叔叔没事。”桑晓瑜再次点头,顿了顿,又说,“我在病房里看到大哥了”

    “唔。”秦思年挑了挑眉,倒是并不意外,毕竟是他一手促成。

    桑晓瑜却咬唇了半晌,“大哥他和相思”

    听完她说了他们两人的关系以后,秦思年明显也不知情,神色间有些惊诧。

    一时间,车内倒是静默了下来。

    过了许久,秦思年低沉的声音幽幽响起,“我倒是没有想到,大哥和李医生还有这一层不为人知的关系”

    桑晓瑜闻言叹了口气,她又何尝不是没有想到呢

    见他眉间拧成了个川字,以为他也跟她沉重的心情一样,嘴角动了动,刚想要出声时,却听到他啧了一声,慵懒的说,“真看不出来,大哥套路挺深啊”

    “”桑晓瑜用力翻了个白眼。

    算了,对牛弹琴

    夕阳西下。

    那辆黑色卡宴如往常一样早早停在了路边,秦思年已经很久没有抽烟,平时习惯性夹着烟的手,也俱都插在裤兜里,站姿慵懒的斜靠在车身上。

    写字楼里陆续有人走出来,脸上都洋溢着整天工作结束的轻松。

    此时正是晚阳最盛的时候,当视线锁在从里面走出来的桑晓瑜时,桃花眼里浮上了几丝笑意,看着她一点点的从瑰色的夕阳光里走出来,轮廓越来越清晰。

    可能她不知道,秦思年很喜欢看着她走向自己的模样,尤其是,现在她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孩子。

    只是很快,桃花眼骤然一紧。

    和往常不同,她身边不是同事郝燕,倒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个年轻的男孩子,虽然穿了身正装,脖子上挂着工作牌,但还是掩饰不住眉眼间的稚嫩,似是涉世不深的模样。

    两人也不知道在聊什么,有说有笑的脑袋里敲响了警钟,秦思年咬肌迸了迸,双手从兜里掏出来,长腿已经大步流星的迈过去。m..c o m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