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813章,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时间:2018-01-28作者:北栀

    m..c o mm..c o mm..c o m话虽然是单方面的说,但挨着秦思年这边的手却放在了他的大手上。

    这样的姿态很明显,是要两个人一起睡。

    秦思年英俊的脸微侧,桃花眼不疾不徐的朝她斜昵过去,唇角微勾,“嗯。”

    “秦医生”

    秦思年打断了周薇薇,拉着身旁的桑晓瑜起身道,“周医生,还有什么不了解的,明天研讨会上可以提出来,或者可以看看刘副主任有没有时间时间不早了,恕不远送”

    话音落下后,他们两人就已经走向了卧室,只剩下周薇薇一个人自己待在客厅里,自然就不好再厚脸皮的继续逗留下去。

    桑晓瑜坐在大床上,虽然视线是望向落地窗外的,但耳朵却始终在竖起聆听着。

    直到玄关处传来了关门声后,她嘴角才悄然翘起。

    从兜里掏出手机,心情很不错的想要打两把排位赛,结果游戏还未等进去呢,手机就被人给夺走了,秦思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是说困了”

    桑晓瑜表情尴尬,“是啊,好困”

    抬手配合的打了个哈欠,不过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假了。

    秦思年指了指手机屏幕,慢悠悠的说,“北京时间,这才八点十五”

    这句话也在变相的提醒着她,平时在家里每晚都是十点的时候在他提醒下才上床的,这个时间她两只眼睛还瞪的圆溜溜的在追剧。

    桑晓瑜脸上一窘,嘴里不自然的嚷嚷起来,“我坐飞机坐累了不行么,再说了,你别忘记我是孕妇,嗜睡很正常好么睡觉睡觉行了吧”

    说着,她便翻了个身,卷着被子蒙高了头顶。

    然而没两秒钟,就被秦思年伸手给扯了下来,他也已经上了床,就躺在她旁边,单条手臂支撑着脑袋,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嘴角勾起来的弧度有些意味深长。

    “你干嘛”

    桑晓瑜被他笑的不自在极了,虚张声势的反咬一口,“是不是怪我刚刚打断你和那位漂亮女医生的谈话了要不要我再帮你把人叫回来,你们两个好好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秦思年仍旧不说话,就用那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牢牢盯着她。

    桑晓瑜满脸窘迫的通红,想要再次将被子拉高,不过被他的大手给阻止,那张英俊的脸离得她很近,薄唇扯动时,气息全都在她的耳蜗里,“我觉得,在那之前,我应该跟你进行一番深入交流”

    深入交流

    莫名的,桑晓瑜心里有种的预感。

    她双手不由抓紧被子,警惕的询问,“我们有什么好交流的”

    秦思年桃花眼薄眯起来,邪气的说,“刚刚你在浴室里,你主动勾引我”

    “”桑晓瑜语塞。

    这件事,她竟然无力反驳

    刚刚的确当着那位姓周的女医生面,自己以送浴巾的理由进了浴室,还美名其曰的给他洗了澡,就好像印证了他出发前的那句话,事出反常必有妖

    此时在抬眼,便从在他充满笑意的瞳孔里无所遁形。

    他那么聪慧的人,桑晓瑜知道,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早就已经被他给拆穿了

    眼看着他结实的身躯撑在了上方,她从被子下拿出了双手,挽了挽两边的袖口,“禽兽,我给你解决还不行么”

    “我不要用手,要用这里”秦思年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抵在了她的嘴唇上。

    桑晓瑜:“”

    随即,她就只觉得眼前一黑,被子重新蒙高。

    这算不算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半个小时后,也可能是更长的时间,桑晓瑜终于气若游丝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满脸潮红的埋在枕头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巴里面全都是暧昧的味道。

    内心疯狂流泪,之前信誓旦旦说好的最后一次呢

    窗外面的夜色更深了,首都繁华的霓虹没人去欣赏,秦思年丝毫没有困意,反而神采奕奕的,将手里团成团的卫生纸丢在垃圾桶里,然后将她揽在怀里。

    薄唇刚刚贴在她耳垂上时,就感觉她睫毛都跟着颤抖了两下。

    秦思年轻咬在上面,低沉的嗓音里除了尽情释放后的沙哑以外,还有掩饰不住的柔情,“秦太太,你今天的行为我很满意”

    “唔”桑晓瑜发出了一声。

    秦思年勾唇,又意有所指的补充了句,“当然,你刚刚的表现我更满意”

    “”桑晓瑜只想装死。

    第二天早上。

    可能是换了个城市的关系,桑晓瑜倒是起来的挺早,不过秦思年比她还要早一些,已经洗完了澡,可能是研讨会的关系,换上了一身西装。

    除了平时工作时常穿的手术服以外,私下里他大部分休闲比较居多,而且以炭灰色为主。

    嫌少看到他穿这样一身黑色的笔挺西装,裤腿特别直挺,没有一点褶子,更加突显着两条大长腿,在衬托着他那张英俊逼人的脸,以及勾人心魄的桃花眼,的确是有些妖孽了。

    桑晓瑜多少能够理解,那位新调来的女医生会倾心了。

    正欣赏时,秦思年忽然走过来,手里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瓷碗,“先把药喝了”

    “怎么会”桑晓瑜傻眼。

    碗里面不是别的,黑漆漆的一碗,正是昨天秦思年找老中医开的中药。

    她出门前明明从包里给偷拿出来了,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了,后来她仔细一想便明白了,临上电梯时,秦思年说手机忘了,想必就是回去拿它

    扣着后脑的掌心撤走,薄唇离开,桑晓瑜苦的五官都皱成了团。

    呜呜呜

    进入电梯里,桑晓瑜嘴巴里还苦丢丢的。

    “过来”

    秦思年忽然侧脸向她。

    桑晓瑜皱眉,就看到他薄唇已经朝自己压下来,刚刚才被喂过药的关系,她下意识的想要躲,不过被他搂住了动弹不得,有甜味散开在嘴巴里。

    她咽了咽唾沫,嘴里多了一块糖。

    电梯门已经拉开,外面站着个歪着脑袋看他们的小朋友,桑晓瑜脸红,闷头拉着他快步向餐厅。没有注意到的是,另一边的电梯口,有人正遥遥的望着,皱眉问向身旁,“小吴,你不说秦医生没有复婚么”m..c o m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