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779章,孕妇怨气太大气不好

时间:2018-01-07作者:北栀

    m..c o mm..c o mm..c o m这一天里,可能是桑晓瑜经历过最多的公主抱。

    秦思年用长腿将餐椅拉开,将她像是个玻璃娃娃一样,轻拿轻放在了上面,松开手时,还忍不住在她头顶摸了摸。

    这样的动作太过于亲昵了

    以前他们没离婚的时候,几乎是他习惯性的动作。

    桑晓瑜咬唇,偏头给躲开了,低垂的视线里,看到的却是摆放在面前整齐的碗筷,而餐桌上,竟然是满满一桌子的菜。

    她在心里默默查了一遍,六菜一汤。

    别说是他们两个人,就是再叫来两个人也够了

    她睡着的时间里,他难道就在厨房里忙活这些了

    怪不得,睡梦中,她总听到有油烟机嗡嗡响的声音,而且桑晓瑜有留意到,荤素搭配的很好,特别是很多菜都是讲究营养搭配的,看得出来是用了心,尤其是那碗鸡汤,鲜味盈满了整个餐厅。

    咬了咬牙,她硬声说,“我不饿”

    秦思年掰开了她的手,将筷子和勺子分别硬塞到了她的左右手里,眉眼间神色虽然慵懒,但语气却很强硬,“不饿也坚持吃,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还有孩子”

    听到他提到那两个字,她呼吸一滞,想要松开的手还是攥紧了。离婚后,除了他生日的那晚,也的确很久没有吃过他下厨了,之前的那四年里,她几乎是每天都能吃到他做的饭,哪怕中间在他们关系冷下来的那三年多的时间,她每天也都是会做好早餐的,以至于离婚

    后,很多时候她吃外卖都觉得很难吃。

    此时嚼在嘴里的饭香味,让她有些可耻的怀念。

    怀孕后她胃口一度变得很差,虽说现在比最初常常泛起的恶心程度已经好了不少,但面对食物的时候还是会力不从心,前些天回到镇里吃小姨做的饭时也有这种情况。

    可奇异的是,面对他做的这一桌子饭菜,她竟然胃口大开,控制不住自己伸向盘里的筷子。

    秦思年拉开椅子,坐在了她的对面,“小金鱼,怀孕以后,孕吐的反应强烈吗”

    “还好。”桑晓瑜垂着眼。

    秦思年继续问,“除了这个,别的还有什么”

    “没什么。”桑晓瑜抿嘴。

    秦思年微微拧眉,“比如说哪里不舒服,或者低血压引起的晕眩类的症状,一般孕期时会有这些现象性的反应,对了,你已经做过详细流程的产检了吗”

    桑晓瑜握着筷子的手停顿在了那,“禽兽,你到底让不让我吃饭了”

    “”秦思年勾唇,停止了这个话题,拿过一旁的空碗,给她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放到了手边。“多喝点这个汤,对孩子有好处”

    孩子

    刚刚他问了那么多,句句其实都是对于孩子的关切。

    他已经明确表示过了,他要这个孩子,警告她不可以剥夺他做父亲的权利

    嗯,也只是为了孩子。

    桑晓瑜低垂下了眼睫,手指紧扣在筷子上。

    吃完饭后,不等她动手,秦思年就已经将碗筷全都捡了下去,出来时,拿起了搭在沙发上的手术服,是他那会儿从机场回来后换下的。

    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降下来了,他看了眼墙壁上的钟表,“我等会回医院一趟”

    桑晓瑜看到他握在掌心里的手机,应该是医院那边有情况需要他过去。

    听了他的话,她眼底不由闪过一丝光。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小心思,秦思年桃花眼薄眯,“小金鱼,你最好别趁着我不在,还不死心想偷走我的孩子,护照和我都已经给你扣下了,你不可能离开”

    “”桑晓瑜瞪向他。

    被他说中了,刚刚那个瞬间里,她还真冒出那样的想法过。

    秦思年唇角轻勾,眸里却是一切尽在掌握的精光。

    防盗门关上后,房子里就只剩下了桑晓瑜一个,可能是睡了近一下午的时间,到了晚上反倒是没什么困意了,她打开电视机,里面上演着综艺。

    大概一个综艺节目刚要进入尾声的时候,手机响起。

    桑晓瑜看了眼屏幕后,接起放在耳边,没好气的问,“干什么想要查岗看我跑没跑吗”

    线路里,隐隐传来秦思年低沉的笑声,煞有其事的沉吟般道,“唔,作为医生建议你,孕妇怨气太大不好”

    桑晓瑜不由翻了个白眼。

    不过虽是这样,但听完他的话,她还是抬手摸了摸腹部,害怕真的会有所影响。

    “禽兽,你打电话到底干嘛”她抿嘴问。

    秦思年在那边低沉说道,“看你晚上吃的不太多,等会我路过夜市,不是爱吃那里的东西吗想吃什么,我挑干净的给你买,这种东西不能常吃,但偶尔也勉强可以”

    “随便吧”桑晓瑜敷衍了句。

    其实晚饭她很有胃口,只不过因为情绪的关系,她最后剩了半碗饭

    挂了电话,她重新调换了台,播放的是个古偶的电视剧。

    半个小时以后,玄关处再次传来声响。

    桑晓瑜坐姿微微僵硬,她调整了下,眼观鼻鼻观心的只盯着电视里的一片桃花林,里面的女主角从所谓的诛仙台上跳下来后,刚刚苏醒,满眼无边无际的哀伤

    秦思年已经换了拖鞋,两条大长腿往餐厅方向走,路过客厅时喊着她,“小金鱼,过来”

    桑晓瑜想要闷在那一直不动的,可最终还是起身了,害怕他像是之前叫她吃晚饭时一样,再过来将她抱到餐桌前。

    等进了餐厅以后,她睁大眼睛,“你怎么买了这么多”

    不是她表现的太过夸张,而是满桌子琳琅满目的塑料袋和餐盒实在让她震惊,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将整条街上的小吃全都搬来了

    秦思年一条手臂撑在桌沿处,湛清的下巴微抬,“你不是说随便,我不知道你想吃哪个,就每样都买回来了”

    “”桑晓瑜吞咽唾沫。

    好吧,这倒是很符合他秦少的风格秦思年递给她一双方便筷子,懒懒道,“挑里面热的吃,凉了的我等会拿微波炉给你温一下如果你需要喂的话,也可以”m..c o m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