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774章,实在不正常

时间:2018-01-06作者:北栀

    m..c o mm..c o mm..c o m

    <td>

    <td>

    <td>

    <tr><table>

    “回冰城了”

    小姨闻声急忙跑出来,“怎么突然就回去了,不是说好了,今晚在留宿一晚,明早载着你和珊珊一起走吗”

    桑晓瑜咽了咽,支吾的说,“可能医院临时有事吧”

    小姨和小姨夫夫妻俩面面相觑,前者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轻轻拽她到一旁,压低声音问,“小鱼,你是不是跟思年吵架了”

    “没有”桑晓瑜摇头。

    刚刚从始至终,她都没从秦思年脸上看到有一丝的怒气,甚至连平时玩世不恭的慵懒也不曾见到。

    太阳穴隐隐跳动着,桑晓瑜抬手按着说,“小姨,我先回房间里换身衣服,等会吃饭再喊我吧”

    关上门板,她疲惫的靠在上面。

    望着窗外面已经消失的夕阳光,想必那辆黑色的卡宴这会儿已经行驶上高速路口了吧,她手心抚在小腹上,终于是挤出了一丝

    笑容。

    一周时间过的很快,转瞬即逝。

    桑晓瑜将办公桌上的东西逐一放到纸盒箱子里,抚着办公桌的边缘,她心里竟然有些不舍,毕竟是工作了四年多的地方,如今

    舍弃掉了,着实感到很可惜。

    手头上的交接工作全都做完了,总编的通融让她可以比平时流程提前离职了半个月,办公室里很多同事,都跑来跟她道别了。

    这里面要属郝燕最为舍不得,最后送她到电梯口时,还紧紧拉着她的手,“小鱼,你真的一定要走么”

    “燕子,你知道,我现在只有这一条路”桑晓瑜重重的点头。

    郝燕视线下移至她的小腹,自然能理解她此时的艰难,顿了顿又问,“你和秦医生说了吗”

    桑晓瑜低声,“嗯”

    那天在镇里他离开的背影还在脑海里,那样的冷硬。

    郝燕见她睫毛在眼睑下方弯出两道阴影,作为旁观者,却也只能深深的叹息。

    从写字楼里走出来,桑晓瑜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一路上,她偏头望着两边掠过的街景,到了临江的公寓小区时,门口的保安

    小吴一如既往的热情向她打招呼。

    找回零钱下车后,她仰头望着眼前的这栋楼。

    沉思了数秒,她抱着纸盒往里面走时,掏出了手机在耳边。

    “喂”

    线路接通后,传来熟悉的低沉男音。

    桑晓瑜握紧手机,“禽兽,是我”

    “我知道”秦思年回。

    “那个”桑晓瑜顿了顿,开口说明自己的目的,“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要跟你说房子的事情我去澳大利亚的话,不知道什么

    时候再回来,房子也不会再住,想要把它还给你,你既然当初有办法把房子转到我名下,应该也有办法把房子再转回去”

    见那边始终没有人回应,她不禁问,“禽兽,你在听我说吗”

    “在听。”秦思年的声调很沉。

    桑晓瑜看着不断上升的电梯,接着继续说,“房子里应该还有我不少东西,我带不走那么多,如果你觉得碍眼,直接扔掉就可以

    了”

    “机票已经订了”秦思年问。

    桑晓瑜点头,“嗯,后天下午的航班”

    “后天上午我有个手术,不能去送了”

    “不用,没关系的”桑晓瑜忙说,原本她也没想过让他来送自己。

    “嗯。”秦思年沉声,“一路平安”

    “谢谢”桑晓瑜发出两个字。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又张嘴,“哦对了,还有”

    线路里,秦思年声音里有丝不易察觉的殷切,“什么”

    电梯门“叮”的声响起,桑晓瑜看着手心里的钥匙,想着既然要离开冰城,房子物归原主,钥匙自然也应该归还的,所以问,“房

    子的钥匙,我是托相思给你,还是邮寄到你办公室”

    从镇里也回到冰城的李相思,已经到私立医院报道了,任职普外二科的主任医师。

    线路那边默了几秒后,淡漠的丢出一句,“随便你吧”

    那就随便吧

    桑晓瑜咬唇,“那我挂了”

    “挂吧”秦思年语气不善。

    桑晓瑜以为他会像之前那样抢先一步挂断电话,谁知他却迟迟都没有,似是在等她这边的挂断,屏息了两秒,她迟缓的结束了

    通话。

    手机屏幕渐渐变暗,直到归为静谧的漆黑。

    停在别墅前的黑色卡宴里,秦思年一条手臂搭在放下来的车窗上,夹着根染着的烟,桃花眼却还始终锁着右手掌心里的手机。

    一辆挂军牌的吉普行驶进院子里,停稳车门打开,从里面跳出来个高大健硕的身影,过来用军靴踢了踢卡宴的轮胎,“思年,到

    家了怎么还不进去,拿着手机在这里发什么愣”

    秦思年视线从手机上抬起,微微诧异,“大哥,你也回来了”

    “不行么,我必须得常年在部队”秦奕年手里不知何时也多了个烟,叼到嘴里,掏出打火机点燃,并微抬下巴提醒说,“快烧到

    手了”

    秦思年闻言,才甩了甩手上的烟。

    已经燃烧到了海绵头,若不是秦奕年提醒,他都没感觉到皮肤的灼疼,扯了扯唇角,熄了火从车里下来,懒懒说,“那倒不是,

    只是觉得你最近几天似乎经常往回跑,实在不正常”

    秦奕年脸上有丝异样,嘴上却严肃道,“废话这么多,赶紧进屋”

    兄弟两人并排进了别墅,有下人闻声恭敬的迎上前地上拖鞋,并报告说,“大少爷,小少爷,老爷让你们去书房,二少爷正在里

    面”

    “知道了”两人异口同声。

    从楼梯走上二楼的书房,临近时,忽然听到里面传来茶杯砸在墙壁上的破碎声。

    兄弟俩面面相觑,秦思年伸手推开了门,就看到穿了身西装的秦淮年低头以标准的军姿站在书桌前,而秦博云像是刚从军区回

    来的一样,平时挂在衣架上的军装穿在身上,旁边放着军帽。

    怒瞪着他的同时,手里已经火大的去摸第二个茶杯了,“淮年,你给我说清楚,现在闹得满城风雨的婚礼取消是怎么回事”m..c o m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