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773章,他回冰城了

时间:2018-01-06作者:北栀

    m..c o mm..c o mm..c o m

    <td>

    <td>

    <td>

    <tr><table>

    双手下意识的推在他胸膛上,却抵不过他覆盖下来的原始力量。

    比昨晚他喝醉了酒的吻还要来的强势,桑晓瑜挣扎间,似乎不小心咬破了他的薄唇,有血腥气蔓延开来,但他却丝毫没有停下

    了的意思,而是越吻越激烈。

    车厢内压抑的气氛,在这一瞬间陡然变得炽热起来。

    桑晓瑜喘息有些艰难,虽然她一直都极力的在推拒,但却有控制不住的热气在心头盘旋着。

    四年的时间,太多个夜晚的缠绵,很多个旖旎的画面浮现在眼前,她竟然会忍不住情动

    隔着挡风玻璃,迷离的视线里还能看到远处那几个荡秋千的小朋友,叽叽喳喳的,随着晚风吹拂而过,隐约能听见夹在里面天

    真无邪的童音。

    桑晓瑜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领口被他的大手扯开时,她猛地就被惊醒了。

    “不要”

    桑晓瑜低喃着,随即反应变得更加激烈起来,“禽兽,不要”

    她拼命的摇着头,除了死死推拒他胸膛的那只手外,另一只手悄然护住了小腹,前三个月的时候,医生特意嘱咐要严禁剧烈运

    动的

    刚刚在他霸道又强势的攻势下,她意乱情迷的差点忘了这件事。

    “求求你,真的不要”桑晓瑜不停的摇头。

    秦思年用力捏握着她的肩头,薄唇想要再次俯下时,能明显感觉到她身体的强烈抗拒,桃花眼薄眯,见她脸上表情那样的惊惶

    ,却又那样的坚决,胸口一滞。

    他薄唇轻扯,语气阴鸷中有些沉凝,“小金鱼,你就这么不愿意我碰你”

    “”桑晓瑜紧紧咬住嘴角。

    肩膀上的力量渐渐松开,压迫在身上的阴影也随之消失,她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衣领坐好,双手紧紧的环抱住自己,先前车厢内

    纠缠出的暧昧全都烟消云散。

    眼角余光里,秦思年也已经重新坐回了驾驶席,桃花眼薄眯,脸上线条冷硬沉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二十分钟后,黑色的卡宴行驶回了住宅楼下。

    这一路比之前还要压抑的多,车子停稳后,秦思年率先从驾驶席下车,挺拔的身影从车头绕过后,拉开了她这边的车门。

    看着朝自己伸过来的那只大手,想到方才发生的事情,桑晓瑜有些警惕的看向他。

    秦思年见状,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放心,我不会再碰你”

    话音落下,身上的安全带徐徐的脱落,桑晓瑜一怔,不由抬头望过去,此时那双桃花眼里尽是暗,而眉眼间的神色,几乎可以

    用受伤两个字来形容。

    桑晓瑜感觉嗓子在抽紧。

    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忍不住抓住他的大手。

    闷着头从车里面走出来,关上车门,秦思年没有动,挺拔的身形靠在了旁边的车头上,手里刚刚点燃了一根烟,白色烟雾顺着

    他深吐的动作,一次次四散开来。

    桑晓瑜脚下有动作时,低沉的嗓音幽幽响起,“如果我不想让你走,你会改变主意吗”

    “”她抿嘴。

    隔着一团又一团的尼古丁烟气,秦思年直直的望着她,四目相对,桑晓瑜像是被烫到了似的,很快就移开了,然后缓缓摇了摇

    头。

    秦思年狠狠抽了一口烟,视线忽然落在她的右手上,“小金鱼,你的戒指呢”

    桑晓瑜微微怔忪。

    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空空落落的,如今连戒痕也都不见了。

    离婚后一次到医院的采访里,她就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悄然给摘下了,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就像是这四年协议婚姻里,她

    对他的感情。

    桑晓瑜深吸了口气,“丢了”

    “丢了。”秦思年咀嚼的重复这两个字。

    谁无名指上戴着钻戒的画面,在眼前璀璨的闪过,桑晓瑜声音里多了一丝清冷,“当时你说是婚戒,现在我们离了婚,那对我来

    说留着也没用,所以就丢掉了”

    秦思年突起的喉结上下滚动,其实他早就注意到她的无名指没有戒指了。

    刚刚会忍不住问,不过是不死心罢了,听到她云淡风轻的两个字“丢了”,再看向始终还戴在自己手上的银环,就多少有些刺目

    了。

    瞳孔快速紧缩了两下,低沉的嗓音像是从喉咙深处迸出的,“在云南灾区时我们一起经历的那些,难道也都是假的么”

    云南灾区

    桑晓瑜听到他提起这个,眼前也有些恍惚。

    虽然灾区环境艰苦,可却是她过得最开心的日子,因为那时即便是在险境,他们也都是夫妻一体的,若不是那份离婚协议书,

    她的梦或许还可以做的更长一点。

    她吞咽着发涩的唾沫,声音低低,“我没有当真”

    秦思年沉默在那。

    点燃的那根烟很快就在他修长如玉的指尖燃烧殆尽,最终化为一片烟烬静躺在了地上,他抬手一扬便将剩下的海绵端丢在了垃

    圾桶里。

    站直身子朝她看过来时,唇角勾起的弧度很锋利,“呵呵,我懂了”

    “禽兽,还是那句话,我们两个好聚好散,我们的婚姻只是一场协议罢了,既然是逢场作戏,我们没必要欺骗彼此”桑晓瑜顿

    了顿,声音艰涩,“我知道,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你心里有你爱的人,我心里也有我爱的现在我们都自由了,希望不

    要再对彼此的人生有所干涉”

    秦思年负手站在那,漠漠的冷笑出声,“那就祝你和老情人在澳大利亚双宿双飞”

    桑晓瑜攥紧手指,“我也祝福你和宋小姐”

    他和佳人

    秦思年嘲弄一笑,却是什么都没说,在她面前转身离开。

    黑色的卡宴闪烁着两个尾灯,原地掉了个头,便叫嚣着绝尘而去了,直到消失在视线里再也看不见,桑晓瑜才垂眼往楼里走。

    听到开门声,客厅里的小姨夫便兴高采烈的迎出来,“思年,快来看,我又找出来一瓶藏酒,等着晚饭时咱们爷俩再好好喝两杯

    ”

    桑晓瑜张了张嘴,喊了声小姨夫。

    对方见她回手关上了门,惊讶,“小鱼,怎么你自己上来了,思年呢”

    脚上换鞋的动作停顿,她解释说,“他回冰城了”m..c o m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