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762章,不对劲

时间:2018-01-01作者:北栀

    m..c o mm..c o mm..c o m被提到那晚,桑晓瑜面色一滞。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晚上的旖旎,在厨房里,被他紧紧的搂在怀里,他的薄唇就在她的嘴唇边上,连身上冒出细小的鸡皮疙瘩的感觉都还很清晰,受蛊惑般的被沦陷其中。

    此时的这双桃花眼,一样的勾人心魄。

    眸光深邃又灼灼,像是他背后夜空里亮着的星星般,而眼前忽然闪过钻石璀璨的光亮,似乎比他此时的眸色还要夺目,桑晓瑜心脏在慢慢变凉。

    偏头避开他落下来的鼻息,让自己能够正常呼吸,她迟缓的说,“不好意思,造成你的误会”

    “你说什么”秦思年拧眉。

    “你刚刚听到了”桑晓瑜咬牙,手在悄然紧握,好像这样才能有力量一般,硬声继续说,“那晚我不过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如果让你误会了,我可以向你道歉”

    秦思年眉梢眼角的笑意一点点敛起,低沉的嗓音里已经明显不悦了,“小金鱼,你一定要这样么”

    “对不起”桑晓瑜重新直视他,像是刚刚说的那样,很认真的语气道歉。

    “呵呵,算我自作多情”冷笑的声音直直打在她的眼鼻上。

    随即,捧在她右脸上的厚实掌心突然移开了,秦思年坐回了位置上,单手握在方向盘上,侧过来的半张脸英俊却也很阴鸷,桃花眼里暗沉一片。

    桑晓瑜掩饰掉怯意,喘了口气缓缓说,“禽兽,我们两个已经离了婚,虽说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但毕竟是好聚好散,如果再有任何的纠缠不清也是对彼此不负责任,那晚的事情希望不会再发生”

    或许一时意乱情迷的不是她,而是他罢了

    秦思年沉沉的喝叱,“你说完了吗”

    “说完了”桑晓瑜点头。

    秦思年桃花眼漠漠收回,磨牙道,“下车”

    闻言,桑晓瑜也不墨迹,在车锁解开的瞬间便推开了车门。

    双脚踩在地面上,那辆黑色的卡宴便绝尘而去,路灯下,留下隐隐漂浮的汽车尾气,她双手攥紧的望了几秒,抿了抿嘴角,转身走了进去。

    这天傍晚,下班后桑晓瑜来到了私立医院。

    电梯停留在了胃外科,她从里面走出,笔直走向了外婆所在的病房,上次来医院探望过以后,她心里其实一直都很惦记着,只不过如今毕竟和秦思年已经离了婚,再来看老人总归没有以前那样理所当然。

    桑晓瑜特意避开了周末,选在工作日下班后过来。

    病房里外婆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除了她以外,病房里还有两个人,不是护士,也同样是穿着病号服的老人,看样子应该是过来串门的。

    在医院时间其实最难打发,每天都闻着消毒水味,活动空间也有限,对于一些短期住院观察的人来说还好,对长期的就比较难熬,所以平时都会经常找病友聊天。桑晓瑜抬手敲了敲门,里面人正在聊天似乎没有听见,她微微笑了笑,伸手将门推开,往里面走时,刚好听见其中的一位老者羡慕的语气在说,“老姐姐,这些都是进口水果呢,真是羡慕你呀,有这么个孝

    顺的孙媳妇”

    “对啊你我看着还面熟的紧呢,是不是跳芭蕾舞的进来住院以前,我闺女好像还带我看过她的演出,应该不会认错跟你外孙站在一起时也挺配的,你真有福气”

    桑晓瑜闻言,也注意到柜子上放了两个漂亮的果篮。

    听那两位病友的话,她也能大致猜得到,应该是秦思年和宋佳人不久前来看过外婆了。

    这已经是她不止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说他们两个人相配了,连她心里竟然也开始潜移默化的那样觉得,而且宋佳人无名指上的那枚大钻戒,应该两个人好事也不远了吧

    桑晓瑜闭了闭眼睛,她不该想这些,这些与她无关。

    病床上的老人最先不干了,纠正的说,“你们可别瞎说,我外孙媳妇是记者”

    “啊”两人双双一愣。

    老人有些不太高兴,义正言辞的强调,“就在咱们省电视台工作,采访新闻的,你们看的好多新闻,都是她采访报道的”

    桑晓瑜掩饰好抿起的嘴角,微笑着走进去。

    看到她老人立马便说,“看见没,这我才是我外孙媳妇”

    其他两个老病友尴尬的直抱歉,“不好意思,没想到闹了个小乌龙既然你外孙媳妇来看你了,我们俩也不叨扰回去了,等会护士还得来吊呢”

    两位老病友离开后,病房里就剩下了她们一老一少。

    老人满脸担忧的看着她,似乎是害怕刚刚的话被她听到后会多心,欲言又止的,“小鱼啊,你别多想啊,思年和佳人那会儿过来只是”

    桑晓瑜当然看得出来老人的顾虑,她弯了弯嘴角,“外婆,我知道,他都跟我说了”

    “呵呵”闻言,老人顿时松了口气。

    桑晓瑜不想外婆担心,故意将话题转移开,给她老人家剥香蕉吃,聊了十多分钟后,她忽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不适感从胃里泛起。

    似是见她脸上表情不对,老人连忙关切的询问,“小鱼,你没事吧”

    “没事”桑晓瑜摇头,用力吞咽了两口唾沫,硬生生的压下去以后,她从椅子上起身说,“外婆,您先躺一会儿,我去外面给您打热水回来”

    老人笑着点头,她这才快步从病房里出来。

    没有去就在几步远的开水房,桑晓瑜直接跑向的是公共洗手间。

    趴在水池前,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不停的往上反酸,像是以前经常吃夜摊不干净后会引起的肠胃不适的感觉,可最近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

    今天中午也是,没去食堂,郝燕从常吃的餐厅里叫来的外卖,她原本还饿的前胸贴后背,可等到打开餐盒后,突然又不想吃了,连她自己都莫名其妙了。桑晓瑜关掉水龙头,甩着手上的凉水,她觉得有些不对劲。m..c o m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