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744章,明天上午八点

时间:2017-12-20作者:北栀

    <td>

    <td>

    <td>

    <tr><table>

    秦思年这回连鞋都干脆不换了,穿着皮鞋便直接走进来,扛着她一路奔向里面的卧室。

    皮鞋重重的落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门板直接被他抬脚给踢开了,撞在门砰上发出剧烈的震颤声,桑晓瑜来不及低呼,人

    就已经被他丢在了大床上。

    力气不小,她身子都陷入床垫里有失重感险的。

    桑晓瑜想要试图坐起来,可是哪里有机会,秦思年已经迅速扑了上来,结实的身躯将她整个压制住,两只手腕都被他抓住举高

    过头顶。

    看她呈现出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秦思年慵懒又危险的勾唇,声音里也带着些怒火的宣泄,“小金鱼,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不要”

    桑晓瑜挣扎的摇头出声。

    被他薄唇凶狠的吻住,唇齿间都是卷进来的烟草味道。

    当有血腥气蔓延开来的时候,她终于被放开,颤着声音道,“禽兽,我们马上离婚就不再是夫妻了,你也不能再碰我”

    “呵呵,是么”秦思年邪气的笑了,被咬破的舌头顶在脸的一侧,突出来一块看起来特别的不舒服,他用力抓着她的两只手,

    吐息咄咄,“离婚的事就等我们做爽了再说”

    他几乎是有些发狠的力度,恨不得想要把她活活吞入腹中。

    最好折腾到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她还敢不敢开口闭口总提那两个让他暴躁的两个字

    秦思年撕扯开她的领口,正准备扯落丢在地板上时,浑身的动作一僵,有咸涩的液体垂落在他的指缝里,桃花眼稍抬,便看到

    她红着眼睛倔强的流眼泪,却死死的瞪着自己。

    被那样的目光瞪着,他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秦思年从她身上翻身而下,负手而立在床尾,紧绷着眉眼凝了她半晌,有些情绪焦躁的走到窗边踱步,从裤兜里掏出烟和打火

    机,乒乒乓乓一阵的点燃。

    尼古丁的气息散开后,他隔着烟雾望向她,想到在楼下时她那样不避嫌的去拉池东的手,此时却不情愿让他碰一下,甚至是抵

    触的

    思及此,秦思年迸出咬肌,“你就这么迫切的想要跟我结束婚姻关系”

    身上的重量消失,桑晓瑜撑着手臂坐起来,衣服胸前的扣子已经被他全部扯掉了,她只能暂时用手拢着,同样也隔着烟雾朝他

    看过去。

    眼角余光瞥到早上后来被她放在床头的离婚协议书,她心里觉得很好笑。

    到底迫切的是谁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桑晓瑜已经没有力气再去争执什么了,她只想要一切快点结束,不想要再被这样折磨下去,也不想要自己

    太过狼狈。

    “有件事我可能没跟你说”

    桑晓瑜顿了顿,到底还是下定了决心,硬生生的开口,“当年池东之所以会劈腿其实是有苦衷的,徐雨柔陷害他之后又进行了威

    逼利诱,他跟徐雨柔交往到结婚都是逼不得已,背地里他有让我等他三年,最多四年,他就会解决一切后回到我身边重新开始

    现在他离婚了”

    “啪嗒”

    很轻微的一声,秦思年手里的烟卷被捏断了。

    瞳孔快速的紧缩,头发都要一根根竖起来了,他那双桃花眼里眸光阴鸷又隼利,在她脸上寸寸巡过,不敢置信一样的质问,“所

    以,其实你一直在等他,现在他终于离婚,你可以重新跟他再续前缘了”

    桑晓瑜垂下眼睛,“这就跟你没关系了”

    “呵呵”秦思年冷笑出声。

    手里捏断的烟卷,燃烧的那头烫在他的指腹上,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灼痛感。

    “天底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禽兽,我们结婚四年,希望到最后能够好聚好散”桑晓瑜努力让自己语气平静,却还是禁不住心里

    的酸涩,“我想早上该说的,我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离婚协议书我签完字了,我们既然是协议结婚,那么离婚的话,我也不会

    分你一分的财产,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财产

    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

    秦思年火气冒的一簇一簇的,他磨牙,故意用了最嘲弄的语气,“想要什么,多少钱,你都可以提出来,我从来不是吝啬的人

    毕竟夫妻一场,我又睡了你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总得对你有点补偿不是”

    听到他后面的话,桑晓瑜的脸色微微白了。

    她刚刚会那样强调,就是不想因为这段简短婚姻从他身上获得什么,她摇头,用力的摇头,“不我不要禽兽,我什么都不要

    我现在只想要尽快到民政局办理手续”

    秦思年闻言,却认为她这样着急的摆脱自己,只是一心想要和旧爱重燃爱火,怒声沉喝,“桑晓瑜,你还真的是铁了心的想要离

    婚”

    “是”桑晓瑜咬了咬牙。

    秦思年沉默在那,眸色暗冷的像是一道漩,似要把她吸进去狠狠捣碎碾烂。

    不知过了多久,他手里半截的烟卷被丢在了垃圾桶里。

    突起的喉结滚动,他的语速很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桑晓瑜,我最后再问你一遍,离婚你考虑好了吗”

    桑晓瑜视线缓缓对上他的,英俊的眉眼就像卷过雪白的涛,看一眼都觉得胸口发窒,心慌气短。

    她害怕被他看到自己眼里的湿意,狠狠捏了自己一下,镇静的点头,“我考虑好了”

    “好”秦思年薄唇忽然勾起,漾出一丝慵懒的浅弧,然后,又慢慢的抿平了,低沉暗哑的声音像是厚厚冰层下面流动的水,又

    寒又冷,“明天上午八点,带着结婚证到民政局门口等我”

    这样似曾相识的一句话

    当初他提出来结婚的时候,他也说了同样的话

    桑晓瑜将双腿和双脚都蜷缩起来,皮鞋落在地板上沉闷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房子里忽然静悄悄了下来,只隐隐残留着几缕还未完全散尽的白色烟雾,她抓过旁边的枕头抱在怀里,像是伤心的小女孩抱着

    破烂熊一样,这样才觉得踏实有依靠。

    四年,终究还是结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