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728章,你和她不一样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center>

    <td>

    <td>

    <td>

    <tr><table>

    “叮”

    电梯门缓缓拉开,桑晓瑜像是回神了一样从里面走出来。

    闷头伸手在兜里鼓捣了半天,刚将钥匙拽出来时,就听见低沉的男音陡然响起,“小金鱼,这大半夜的,你跑哪里去了,怎么才

    回来”

    桑晓瑜怔愣的抬头,看到防盗门前站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秦思年正将叼在嘴里烟给掐灭,而在他皮鞋旁,已经有了好几个烟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又回来了有多久。

    桑晓瑜伸手指向他,问了个很傻的问题,“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家,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秦思年居高临下的瞥着她,语气很理直气壮。

    “你怎么不进门”桑晓瑜眨了眨眼睛。

    秦思年没好气的说,“在等你”

    桑晓瑜吞咽唾沫,怔怔的说,“我以为你今晚”

    “以为什么”秦思年慢慢挑起眉尾。

    当然以为他今晚不回来,在酒店陪他的佳人

    抿起嘴角,桑晓瑜硬生生别过脸说了句,“没什么”

    攥紧钥匙想要越过他去开门,刚刚将锁拧开走进去,肩膀上就忽然一暖,秦思年从后面揽住了她。

    因为离得近,他的气息轻易落在她的脖子上,“秦太太,我闻到酸味了”

    “我没有吃醋”桑晓瑜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脱口而出后,她便懊恼的想要咬掉舌头,这不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果然,秦思年那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里此时尽是促狭的笑意,语调戏弄,“嗯,你没吃醋,只是家里有醋缸打翻了”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桑晓瑜咕哝了一句,就趿拉着拖鞋跑进去。

    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觉得吹进身体里的凉意消退了不少,呼出来的气都暖和了些。

    擦干了头发,刚走到床边坐下,围着条浴巾的秦思年就从厨房走进来,手里面端了杯冒着热气的水,应该是刚刚烧开的,递过

    来时,还有掌心里的两个红白相间的胶囊。

    “干嘛”

    桑晓瑜抬眼,看到他唇角在扯动,“看你回来的时候鼻头都是红的,吃两个伤风胶囊,不然明天严重非得挂水不可”

    “知道了”她一怔,伸手接过。

    借由着低头喝水的动作,嘴角悄然的翘起弧度。

    视线里,刚好是秦思年低垂的右手,洗过澡的关系,上面的血迹都已经没了,不过已经红肿的握不住拳头了,也不知道是有意

    还是无心的,见他拧眉“嘶”的倒吸了口冷气。

    桑晓瑜忍了忍,最终还是没出息的起身走向了柜子前。

    打开后,里面最下层放着个医药箱,她拎着朝他走过去,挨着他坐在床尾上,抓过他的右手拿出消毒水和药膏用棉签给他小心

    翼翼的擦。

    桑晓瑜一边往上擦药膏,一边皱眉,“肿成这样,应该没办法拿手术刀了吧”

    “嗯。”秦思年也拧眉,沉吟道,“只能暂时跟同事窜几天的班,去坐门诊了”

    桑晓瑜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打架抡拳头受伤,看着破掉的指骨节都觉得疼,她抬眼看了看他,“禽兽,疼不疼用不用我再轻一

    点”

    “小伤”秦思年懒懒说。

    桑晓瑜闻言,眼神不由一冷,故意拿着棉签便直接戳在他伤口的地方,秦思年猝不及防,顿时痛呼了一声,“秦太太,你谋杀亲

    夫啊”

    “活该,谁让你打架”她撇嘴直哼。

    不过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手中的动作却重新放轻了起来,末了,还低头在上面吹了吹,让刚擦上的药膏能够快一点吸收。

    抬起头时,感觉到他的掌心覆在了她脑袋上,似乎是顿了顿语气,才说,“佳人她今晚只是喝多了”

    “噢。”桑晓瑜低声。

    这算是在跟她解释么

    秦思年用力揉了揉,直把她柔顺的长发揉乱后,得逞的勾起唇角,“不是你先从酒店里跑出来的,怎么还这么晚回来,知不知道

    我等了你有多久”

    随后从酒店里出来,他便直接油门踩到底的开车回到家。

    结果没想到窗户没有亮灯,打开门以后,里面也是黑漆漆的,说明她还没有回家,接着打手机也是关机,出去找了一圈,最后

    就干脆站在门口等,如果再不见她回来,就直接报警了

    桑晓瑜头发被他揉乱成了个小疯子,正微恼的抬手挥掉他的,听到他的话以后不由抬头,直接跌进那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里,

    里面没有慵懒的轻佻,而是一汪深邃。

    她呼吸窒了窒,一时不察就被吸附了进去。

    不自然的咳了声,然后撇嘴道,“我散步”

    “大晚上的,跟鬼散步”秦思年斜了她一眼。

    桑晓瑜翻了个白眼,口是心非的说,“就是觉得夜色挺好的,好长时间没走路了,想要溜达溜达,路过个小广场休息了一会儿,

    后来碰到了池”

    意识到说了什么后,她连忙噤了声。

    “碰到了谁”秦思年桃花眼薄眯起来。

    “没谁”桑晓瑜挠了挠脑袋。

    秦思年手臂撑在她身体一侧,的上半身朝着她逼近,语气危险,“小金鱼,你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法逼你说实话”

    桑晓瑜缩了缩肩膀,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所谓的一百种方法绝对是离不开床的

    “池东”她很怂的开口。

    “怎么碰到他了”秦思年拧眉。

    “我哪知道”桑晓瑜两手一摊,丝毫没有隐瞒,坦荡荡的说,“他给我递了张纸巾,说了几句话,然后没了”

    “说了几句”秦思年沉声。

    “四五句吧”桑晓瑜耸耸肩。

    秦思年眉头又拧紧了些,“到底几句”

    桑晓瑜被他逼问的有些恼火,没好气的瞪过去,“喂,禽兽,你能不能公平一点,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再说了,我

    和池东可没有手拉手”

    秦思年闻言,桃花眼里忽然就浮起了轻芒,灯光下看起来就像是个妖孽一样。

    鼻头被他修长如玉的手点住,“还说没有打翻醋缸”

    桑晓瑜张嘴想要反驳,就被他忽然俯下的薄唇给吻住了。

    很深的吻,将她推倒在枕头上。

    嘴里满满都是他的味道,气息凌乱之间,听到他低哑的声音散在唇齿间,“你和她不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