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721章,我们结婚了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佳人

    这两个像是蜜蜂一样蛰了下她的神经。

    虽然从未见过,但桑晓瑜却一直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百闻不如一见,果然和她预想的一样,是货真价实的ei nu,标准的瓜子脸,明眸皓齿,只化了淡淡的妆,清灵幽幽的气质,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她听见秦思年语气里有在尽力掩饰的惊诧,“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宋佳人往后掖了掖鬓角的碎发,微微一笑,“我去医院找你,才知道你去了云南,原本想直接飞过去找你的,不过听说你也是今天的航班回来,所以就问了地址,过来等你了”宋佳人脚步已经走到他们面前,靴跟落下清脆的声响,杏眼看向他身旁的桑晓瑜微颔首示意后,笑容更加深,“你刚刚下飞机,还没有吃饭吧我们出去找家餐厅吧,就是以前我们常吃的那家火锅店好不好

    ,思年,我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

    桑晓瑜听到最后一句,忽然觉得自己很多余。

    他们两个人像是有磁场一样,无形中有什么在牵引,她被屏蔽在外,呼吸困难。

    轻轻挣开了秦思年僵硬的大手,她闷声说,“我先上去了”

    往前走了两步,却又重新被扯住了。

    “一起去”

    怔愣的回头,见秦思年正收紧着指间的力道,没有松开她的意思,拧眉道,“不是刚刚下车就吵着饿了吗”

    桑晓瑜咽了咽唾沫,眼角余光里是宋佳人微僵的表情。

    黑色的卡宴开进一个相对偏僻的胡同里,停在某个老式火锅店门口,从外观上来看,似乎上面重新加盖了两层,每层窗户外面都挂着火红的小灯笼,看起来很有氛围。

    一楼还有空闲的桌子,他们被fu u员安排在了临窗的位置。

    或许是装潢特点,大厅里都是圆桌,在正中央放了个炭火的铜锅,这倒是免去了三人坐位的尴尬,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们刚好形成了一个复杂的三角形。

    宋佳人这一路上就似乎很感慨,不停的四处看着,这时坐下来,也在上下左右的张望着,“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没有变”

    “经营的一直不错。”秦思年勾唇。

    “思年,这几年你一直都有来吗”宋佳人杏眼亮亮的问。

    秦思年眉头轻拧了下,点头说,“偶尔会来。”

    “不好意思,刚回国有点兴奋,忘记做自我介绍了,你好,我是宋佳人”宋佳人落落大方的朝她伸出手,转脸看向秦思年的视线里带着烁烁的光,“你可以像思年一样,叫我佳人就可以”

    桑晓瑜将手递过去,“你好桑晓瑜”

    两人相互一握,很短的放开。

    宋佳人很亲切的随口问,“桑xiao jie是做什么的”

    不等她张嘴,一旁倒水的秦思年已经替她回答,“新闻记者”

    宋佳人微微一顿,随即笑着点头,“记者这职业挺好的呀,有前途,有荣誉感,最主要是一点不枯燥,不像是我们芭蕾舞演员,每天最多的事情就是闷在舞蹈室里练舞”

    桑晓瑜附和的牵了牵嘴角。

    借由着喝水的动作垂下眼睛,她能感受到宋佳人往自己身上递过来的打量目光,似是很想要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却又始终都未曾正面问出口。

    不知是不敢问,还是有心机,但桑晓瑜还是偏向于后者,觉得对方不像城府极深的女人。

    或许曾经面对顾家的那位千金,她还能斗智斗勇,可现在却不一样。

    这是秦思年的佳人

    fu u员这时走过来点餐,“请问你们是要鸳鸯汤还是辣汤锅底”

    “鸳鸯吧”秦思年扯唇,末了,似乎又想到什么,补充了一句,“汤底里不放葱花”

    两分钟后收拾起菜单,fu u员颔首离开。

    宋佳人杏眼直直望向他,语调难掩欣喜,“思年,你还记得我不吃葱花”

    “嗯。”秦思年点头,指腹轻磨在杯沿上,听不出有什么语气的起伏,还像往常一样慵慵懒懒的,“你吃葱花过敏,别忘了我是医生”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关系,宋佳人的脸看起来更加明媚,“我记得以前咱们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时候,我有次实在是馋了,想要吃炭火锅,咱们俩找了好几条街才买到了一个铜锅,最后吃的时候,炭火不小

    心逸出来,还差一点把租的宿舍楼给点着了,房东气的把行李都给我丢出来了哈哈”

    似是也被勾起了回忆,秦思年低笑了声,“嗯,那个黑人房东太太。”

    “我好几年都没有吃火锅了,特别怀念这个味道,尤其是你以前常常弄的菌汤锅底”宋佳人说完,笑着抬眼看向她说,“桑xiao jie,思年的厨艺特别好”

    桑晓瑜舔了下嘴唇,干笑的点头,“确实挺好的”

    藏在桌下的手,抓着衣摆的一角,早就揉皱了一大块,好在fu u员把燃着炭火的铜锅端了上来,火苗舔舐着锅底,很快就冒了泡,热热的水蒸气上来,模糊了他们两人的脸。

    这应该是桑晓瑜有史以来吃的最食不知味的一顿。

    一桌子的涮菜,她却无从下筷,好像吃进去的的食物都像是石块一样,硬硬的堆积在胃里面。

    饭后秦思年结账买了单,从火锅店里出来,可能是一整个晚上她前后加起来只说了三句话的原因,有些蔫蔫的,迎面夜风吹过来,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哈欠。

    抬手挡在嘴上时,耳边有热热的气息拂过,“秦太太,困了”

    秦思年的声音没有刻意的压低,饭店的玻璃门隔音也很好,里面鼎沸的人声也听不见,胡同里除了走过的车以外显得很静谧。

    走在后面下台阶的宋佳人听到后,身形僵硬在那。

    “秦太太”宋佳人屏息着,试探的一个字一个字问,“思年,你们”

    桑晓瑜也不禁屏息,垂着的手也因为悬着的心脏而蜷缩起来。秦思年沉默了下,低沉缓缓道,“佳人,我们结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