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699章,重要不过你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下午整理东西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这个盒子,就是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

    “飞机。”老人故作神秘的说。

    “飞机”桑晓瑜惊讶,当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后顿时乐出了声,的确是飞机,不过是一架遥控的玩具飞机,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应该是秦思年小时候玩的。

    果然,接下来听老人笑着说,“这是思年小时候的玩具,他妈买给他时高兴的玩了一宿没睡觉,而且是他最爱的一架,好几年都是要搂着睡觉的现在看来,可能算是他妈妈留下来唯一的东西了”

    桑晓瑜闻言,下意识摸向脖子,看来是和她的“小鱼”有同样意义

    从老人手里接过飞机和,随手将旁边的电池装了进去,鼓捣了两下,没想到时间这么久的飞机竟然转动起了螺旋桨。

    桑晓瑜激动的出声,“外婆,你快看,飞起来了”

    老人抱着热气腾腾的茶杯,笑着道,“小鱼,你可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小飞机缓缓的飞着,随着她手里的,有时还转圈圈,非常灵巧,只是不知道怎么了,有些失灵,渐渐的有些不受控制,越飞越远,桑晓瑜真的宛若个孩子一样在后面奔跑着。

    眼看着飞机越飞越远,她急坏了。

    等到从疗养院的hou en一直追出去,飞机终于停下来了,螺旋桨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渐渐慢下来旋转的速度,只是最终掉落在的地方,却是马路中央的斑马线上。

    这时是红灯,不时有车辆穿梭而过。

    刚刚那辆出租车开过去时,车轮几乎是贴着飞机边上,如果再不捡回来,很有可能就会被压碎了

    桑晓瑜咬了咬牙,心里一横的冲了出去。

    待她蹲下将飞机抓回手里,她心里陡然一松,但此时身处的环境却又很快让她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红色xin hao灯里,她听见有喇叭声刺耳的响着。

    “叭叭”

    桑晓瑜怔怔的蹲在那,一时忘记了反应。

    开过来的那辆私家车里的车主明显也被吓到了,正在紧张的按着喇叭,想要提醒着车速太快让她离开,只是身体在这时却僵住了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辆离自己越来越近

    桑晓瑜闭上眼睛,忍不住低喊出声。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完蛋了的时候,腰上一紧,被人整个扯到了怀里,往后趔趄的退到安全区域,那辆私家车按着喇叭声横冲直撞的从眼前行驶而过。

    桑晓瑜劫后余生的拍着胸脯。

    吓死老娘了

    抬头便跌入那双瞳孔紧缩的桃花眼里,桑晓瑜心有余悸的说,“禽兽,太好了,幸亏你把我拽回来了,不然我现在直接就120了”

    “桑晓瑜,我就接个dian hua的功夫,你是不是活够了”秦思年直磨牙,声音沉且怒。

    挂了dian hua石桌前就已经不见她的人了,只剩下外婆一个人坐在长椅上,询问了才知道她追着飞机跑出去了,等他出来后,就看到她一脸豁出去的闯红灯冲向了马路中央捡飞机

    秦思年难掩怒气,有种想要把她拴在裤腰带上的冲动

    “我才没有活够”桑晓瑜翻了个白眼,她还想长命百岁呢

    秦思年咬肌迸出,沉声叱,“怕死那你还去”

    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刚刚她蹲在马路中央快被车撞到的时候,竟然还将遥控飞机紧紧抱在怀里,也是,连ai shen这种事情她都能做出来,她还有什么怕的

    “我又不是白痴”桑晓瑜被他拎着耳朵训的不怎么高兴,没好气的撇着嘴角,“外婆说这可能是你妈妈留给你唯一的东西了,那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我当然得捡回来了”

    秦思年胸腔内所有熊熊燃起的气焰,瞬间就降低了下来。

    哪怕只是个放了很多年地摊上随处可见的遥控飞机,可因为听说是他去世母亲留下来的唯一东西,所以刚刚就不顾生命危险的冲出去了

    秦思年桃花眼里眸光微动,扯唇说了句,“重要不过你。”

    刚好有一辆出租车按着喇叭疾驰而过,桑晓瑜没有听清他说什么,只看到他突起的喉结微动,薄唇一张一合的,她不解的问,“禽兽,你说什么”

    秦思年薄唇微抿,阴沉的瞪了她一眼,“我说你不是白痴,你是蠢货”

    “”桑晓瑜握爪。

    xin hao灯变成绿色,她龇牙咧嘴的被他牵着过马路回了疗养院。

    到了夜里,陪外婆聊到睡着后,桑晓瑜回到了卧室里,刚刚在床尾坐下,靠在窗边抽烟的秦思年,就将烟蒂捻灭在了烟缸里,然后大步走过来。

    皮鞋抵在她的脚尖,结实的身躯往下压,“这回走了吧”

    “嗯”桑晓瑜点头,脸也没出息的红了。

    知道他此时心里面装得都是什么,她有些害臊的试图阻扰他,“外婆的房间就在对面,老人睡觉都轻,你”

    “我刚刚问过了,这里隔音很好”秦思年直接打断她的话。

    “”桑晓瑜语塞,看来他都预谋好了

    秦思年捏了捏她下巴,双手插兜的直起身往浴室走,“我去洗澡”

    桑晓瑜“噢”了声,连他的背影都不羞的不去看,伸手将床头柜上的水杯端着喝了两大口,冷却掉被他三言两语的暗示弄得燥热的血液。

    手游刚刚打完一场排位赛时,隔着浴室门的哗哗水声里,秦思年低沉的嗓音突然穿透出来,“小金鱼,帮我拿一下浴袍,在柜子里挂着”

    “知道了”桑晓瑜只好暂时退出,将手机放到一旁,起身按照他说的去柜子里面找。

    的确有件睡袍挂着,她拆下一架搭在手肘上,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你要的浴袍我拿来了”

    里面却没有动静,她再次敲了敲。

    “禽兽”桑晓瑜皱眉,以为是水声太大他没听见,犹豫的摸在拉手上,想给他随便往里面一丢,刚将浴室拉开缝隙,一条肌肉的手臂忽然伸出来将她拽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