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685章,我是你丈夫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她声音低低,“我知道……”

    “你还敢说知道?”秦思年夹着烟的手直直指向她。

    “我也不想啊,可是又没办法!”桑晓瑜被他训的抿起嘴角,只好拿表妹之前和自己说的话现学现卖,“我在网上查过了,少了一个肾没有什么关系,也不会影响日后的生活,现在大学生不是好多吵着要卖肾换苹果么!”

    “纯属扯淡!”秦思年沉声吼了句,声音像是从牙齿根磨出来的,“你当我这个医生是吃白饭的吗?你以为捐肾是上下嘴皮子一碰那么简单的事情吗?你是不是傻,是不是缺心眼,卖掉一个肾你要少活多少年,以后如果遇到特殊情况,比如怀孕,比如生育,一个肾能够负荷的了吗?而且在这种环境下做手术,很容易引起术后感染!”

    “不就是需要钱吗,为什么不跟我说!”

    桑晓瑜听到他最后一句,双手不由紧握,“又不是小数目,要一百多万!”

    “一百多万算个屁!”秦思年气急败坏的说。

    如此狂妄的口气,但他的确有这样的资本,这样的数字对于他来说可能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桑晓瑜倔强的别过脸,“这是我的事情,没必要扯上你……”

    秦思年将手里没抽完的烟直接丢在地上,用皮鞋踩灭,大步走到她面前,用刚刚夹烟的手捏起了她的下巴,掷地有声的说,“桑晓瑜,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是你丈夫!”

    “……”桑晓瑜心里一震。

    虽然他常常挂在嘴边秦太太,也经常在那事上总促狭的说着行使做丈夫权利之类的话,还从没这样郑重其事的说过他是她的丈夫。

    “你给我重复一遍!”秦思年眯眼。

    “……”桑晓瑜抿嘴没吭声。

    秦思年手上力道加重,继续威逼,“快点说!”

    这厮,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桑晓瑜感觉下巴都快被要被他捏脱臼了,变态死了,疼的龇牙咧嘴的无奈之下,她只好顺从的开口,“你是我丈夫……”

    秦思年如愿从她嘴里听到后,满意的松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小金鱼,这次就不跟你算账了,不过你记住了,以后要是再敢随随便便卖肾买器官的,我跟你没完!你现在浑身上下都是属于我的,没有我的同意你敢随便乱动,我要你好看!”

    他虽然说话时唇角是勾起的,但字里行间却尽是凌厉。

    桑晓瑜被他气势所及,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起身想要离开,双腿有些使不上来力气,刚刚穿衣服时还算勉强,这会儿可能是麻药劲上来了,不等她开口,秦思年已经再次俯身,将她重新打横抱在了怀里。

    从医院的后门出来,桑晓瑜才发现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好多军人。

    路边停着好多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看起来特别的威严赫赫,围观了不少行人,但没有人敢上前,都隔着距离远远的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全都被控制着,被军人陆续带着押上车。

    桑晓瑜注意到,其中有位军官最显眼,看起来年纪在三十二三岁左右,脚下蹬着双军靴,穿着迷彩的作训服,身形特别的魁梧,哪怕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肌肉和骨骼受过严格训练后的轮廓,特别的血气方刚。

    只是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不苟言笑的,眼神也特别的凌厉。

    男人径直朝他们走过来,接着桑晓瑜就听见秦思年在她耳边介绍,“这是我大哥,秦奕年!”

    她愣了愣,怪不得觉得眉宇间有几分相似。

    上次被他带去了秦家,见了他的父亲亲博云和二哥秦淮年,这位大哥当时在部队并没有赶回来,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方式给见到了!

    相比较来说,秦奕年相对他们两兄弟五官要更硬朗一些,但也更成熟,而且同时又很严肃,尤其是此时沉默不语的模样,她都觉得自己不由自主就的绷着根弦。

    意识到两人此时的姿势,桑晓瑜立即挣扎的想要下来,可偏偏秦思年手上力道收的很紧,将她牢牢的禁锢在怀里,弄得她尴尬的满脸通红。

    似乎是看出她的不知所措,秦奕年也已经早就听说了自己最小弟弟已经偷偷在外面结婚的事情,淡声道,“你都管老二叫了二哥,自然也得管我叫大哥。”

    “大哥……”桑晓瑜咽了咽唾沫。

    秦奕年似乎很少笑,对着她微微颔首算是回应,随即看向自己弟弟,“思年,这里面的人我都控制了,等下会全部以器官买卖的罪名移交当地公安局!”

    “大哥,辛苦了!”秦思年勾唇。

    能这么快又准确的找到她,完全是靠大哥秦奕年。

    蒋珊珊在电话里说的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出去卖肾了,但是具体在哪里却并不知情,所以他在出城的时候,就给自家大哥打了电话,通过部队专用的侦查设备最快速定位到了她的所在地。

    “看来咱们的秦少娶了媳妇就是不一样,懂事了!”秦奕年闻言,挑眉打趣了一句,随即严肃道,“我还要着重处理一下这起事件,以免镇里再有类似的事情出现,最好把存在的黑市交易全部一锅端!思年,小鱼,改天有机会的,我和老二把你们结婚礼物补上!”

    “谢谢大哥!”桑晓瑜不好意思的说了句。

    旁边有军人快步过来,利落的敬了个礼报告说,“队长,所有人员全部都押上了车!”

    “现在出发!”秦奕年漠声,随即便大步跳上了吉普车。

    浩浩荡荡的一列军用吉普,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里。

    桑晓瑜被他放到了卡宴的副驾驶席上,根据她一路所指的地址,十多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座居民的住宅楼下。

    拉起手刹后,秦思年便拔了车钥匙从车头绕过来,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就俯身解开她身上的安全带。

    看了眼楼上小姨家所在的某个窗户,桑晓瑜连忙说,“禽兽,那个什么,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秦思年像是没有听见,直接就见她抱了下来,回手将车门关上。

    车锁落上后,便大步往单元门里走。</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