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670章,你想被我扔下车?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放下筷子,桑晓瑜像是小狗一样跟在秦思年后面上楼。

    用脚趾头都能猜到,秦父要见他们两人绝对没什么好事,一定是因为结婚的事情要对他们进行盘问和批判。

    眼看着书房越来越近,桑晓瑜又开始犯怂了,“禽兽,要不你自己进去,我在门口等你吧?”

    “你没听见我二哥说的?叫的是我们。”秦思年毫不犹豫的驳回。

    “……好吧!”桑晓瑜只好点头。

    从她下车时就已经决定了,反正今天就是舍命陪君子豁出去了!

    秦思年看她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勾唇笑了笑,在她脑袋上揉了揉,“小金鱼,等会儿进去机灵着点儿!”

    “嗯?”桑晓瑜甩掉他的大手,一脸不解。

    没弄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秦思年已经伸手推开了书房的门,她顿时挺直背脊,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的跟着进去。

    秦博云坐在偌大的书桌前,窗边的衣架上还挂着深绿色的军装以及军帽,而后面成排的书柜里摆放着各种奖章和勋章,罗列着大大小小的三等功二等功,看起来特别的威严赫赫。

    “桑小姐,请坐!”

    “诶……”

    桑晓瑜下意识的应了声,挪着脚步往椅子方向。

    准备俯身做下去时,却见秦父的眼神朝自己凌厉的射过来,而旁边的秦思年似乎习惯性的双手背在身后挺直的站姿,一副军营里随时等待上级训斥的模样。

    果然有个司令的父亲就是不一样,拿自己的儿子都当兵来训!

    只是,这到底让不让坐啊……

    桑晓瑜动作尴尬的挺在那两秒,默默的也重新站直。

    秦博云抬手敲了敲桌面,阴沉着张脸问,“思年,我重新问你一遍,你们真结婚了?”

    毕竟是自己的血脉,他深知小儿子的叛逆,或许是对他打算和顾家女儿做媒的事情不顺他的心意,所以故意弄出来的这么一出。

    “嗯。”秦思年回答的很干脆,虽然站姿很硬挺,但眉眼间的慵懒却没少一丁半点,“结婚证我不可能成天放兜里揣着,你不信的话,打个电话查一下不就得了?”

    秦博云闻言,瞪视了他几秒后,拿起了旁边的座机,快速拨了电话,接通后,那边不知说了什么,脸顿时黑下来,随手抓过旁边的毛笔筒就丢出去,“混账东西!”

    秦思年似乎早有准备,往旁边不紧不慢的挪了一步,时间点掐的很准,刚好躲开了。

    桑晓瑜在旁边吓得魂飞魄散,也差点被飞出来的毛笔殃及到。

    还好她反应灵敏偏了脑袋躲开了,否则非得被误伤不可,这会儿也才明白进门时他让自己机灵点是什么意思了!

    是不是岁数大了都爱扔东西啊?

    桑晓瑜想到闺蜜林宛白,她的未来公公也就是霍总的父亲也有着癖好,前段时间还说去医院探望的时候被丢了保温饭盒,砸在她背上听着都疼。

    啧,看来自己还是运气好的!

    “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有你这么草率的吗?”

    秦博云抬手重重往书桌上一拍,怒火蹭蹭往上涌,越说越气,“我怎么就生出来你这么个叛逆的儿子,从来不拿我的话当回事!当初我送你去国外读书,想让你读法学,回来从政,你却背地里换了专业去读什么医学!毕业了回国,想把你安排到部队里做军医,结果呢,你随便就找了家私立医院当心脏外科的医生!你是不是存心跟我唱反调?”

    秦思年冷笑了声,语气散漫却藏不住字里行间的讽刺,“大哥是这样,二哥也是这样,一个个被你摆布还不够吗?我可不会按照你安排好的人生生活!”

    秦博云似乎被他的话给呛到,一时无言,硬生生压着怒气沉声道,“那你到底还知不知道我是你老子?结婚是小事吗,竟然这么儿戏,连通知我都没有通知一声,就这么私下偷偷摸摸的结了?”

    桑晓瑜舔了舔嘴唇,身前交错的手微微汗湿。

    虽然说她进来后没什么存在感,一直都是他们父子两人之间在争吵,但其实她心里多少也能理解,毕竟为人父母的,遇到子女背着自己就偷偷结了婚的确会生气。

    眼看着书房里气氛降到冰点,她忍不住开口,“秦伯父,其实我们……”

    “你闭嘴!”

    秦博云沉喝了声,似乎也是意识到有些过了,自己没权利把火撒到她身上,但在气头上也只是僵硬的别过脸,“我教育我的儿子,还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桑晓瑜尴尬的垂下脸,不敢再轻易出声。

    秦思年背着的双手撤回,脚步一收,直接丢话出去,“您高兴还是不高兴,都没什么用,这个婚我也已经背着你结完了!”

    “好啊,好!”没有等来他的认错,秦博云似乎真的被气着了,伸手怒指向他,“既然你眼里没有我这个老子,不拿我当回事,结婚都不用知会我一声,那你以后就别再踏进家里一步!”

    “ok!”秦思年求之不得的语气。

    其实单独搬出去住以后,他每年回秦家的次数都是有限的,大部分都找借口说医院忙,这样的威胁对于他来说几乎是无关痛痒。

    随即,他便转身拉着她大步走出了书房。

    走廊拐角就能看到等在那的秦淮年,似乎是怕他们父子起冲突不放心的随时上前救火,秦思年走过去,薄唇抿成薄薄一条线,“爸应该被我气的不轻,二哥,给他拿点降压药吧!”

    黑色的卡宴原地调头,横冲直撞的驶出了院子。

    一路沉默,桑晓瑜看着倒车镜里的三层别墅早已经看不见,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旁边秦思年绷起的侧脸线条,犹豫的说,“禽兽,其实你也可以不这么跟你爸对着干,你完全可以告诉他你结婚的理由,我相信他知道后就不会怪你了!”

    秦思年没出声,桃花眼沉沉望着前方的夜色,看不出情绪。

    “要不……找机会我跟他说也行!”桑晓瑜以为他是不愿低头,好心的说。

    秦思年终于给了点反应,偏头眸光阴测测的朝她看过去,“你想现在被我扔下车?”</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