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669章,以后对我好一点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忘记跟你说,阿姨是我爸的原配妻子,而我只是秦家的私生子,我妈去世后一直是外婆带着我长大,后来十四岁才被秦家认领回来,不过因为我爸的身份特殊,所以对外其实宣称的我是从远亲家过继来的。”

    秦思年脸上没什么表情,桃花眼斜睨向她,自嘲的笑了声,“呵呵,是不是有点儿像韩国演的狗血连续剧?”

    桑晓瑜呆住,从没想过他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

    见她目光怔怔的一直望着自己,秦思年懒懒的勾唇,“怎么,觉得我很可怜?”

    “有点儿……”桑晓瑜老实的点头。

    从踏进这栋别墅开始,她其实心里就跟坐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的,觉得他是那样熟悉又陌生,而现在却又忽然发现,对这位已经在法律上成为他丈夫的男人,自己了解的少的可怜。

    秦思年被她恳切的模样逗笑,在桌下用脚蹭了蹭她的小腿,故意挑眉说,“那以后就对我好一点!”

    “好!”桑晓瑜认真的点头。

    两人压低声音自以为隐蔽交谈的小动作,被坐在主位的秦博云看到,当即不怎么高兴的“咳”了声,两道眉毛威严的皱着。

    桑晓瑜见状,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的环境,顿时坐直了些,大气都不敢喘,有种像是每周向总编做工作总结报告似的紧张严肃。

    吃到中间,秦博云看向右手边的顾父,两人交换了个神色,前者放下筷子,清了清嗓子开口说,“今天虽说是家庭聚会,但叫你们回来,也是有事情想要商量!”

    “思年明年就三十了,转眼也到了成家的年纪了,我和你顾叔两人是世交,琪琪这孩子我也算看着长大,我的意思是想让你们好好相处一下,如果相处愉快的话,到了年底就可以准备订婚了!”

    顾父也已经放下了酒杯,笑着附和,“我也是这么觉得,琪琪虽然年纪小,不过女孩子家家的我对她也没有别的太高期望,早点成婚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对于云哥的提议很赞同,没有任何异议。”

    顾琪听着两位长辈的话,害羞的直低头拨弄着裙摆。

    桑晓瑜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这场家庭聚会,其实更准确的说是变相的一场相亲会,作为父亲的秦博云觉得小儿子到了年纪,所以开始着手谈婚论嫁了。

    只是……

    桑晓瑜咽了口唾沫,不会是打算重婚吧?

    顾父看了看自己娇羞的女儿,笑着主动问,“思年,你觉得我和你父亲的提议如何?”

    闻言,桑晓瑜目光也悄悄往身旁瞄去,见正在咀嚼的秦思年将嘴里饭菜都咽下去后,才放下筷子不疾不徐的回,“抱歉,爸,顾叔,可能要让您二位失望了!我已经结婚了。”

    “什么?”

    一桌子人,除了他们全都被震惊到。

    秦思年上半身微侧,没有遮掩的大大方方介绍,“这是我太太,桑晓瑜。”

    桑晓瑜刚放进嘴里的牛肉丸子差点卡在嗓子眼里,若说进门时她还只是个小透明被大家忽略着,此时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众人面前,瞬间成为众矢之的。

    这哪里是来蹭饭,分明又是来背锅的!

    桑晓瑜眼睛都抬不起来,只能用眼角余光给他使眼色。

    秦思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径自慵懒的勾唇,重复着她之前的话,“桑是桑树的桑,晓是家喻户晓的晓,瑜是怀瑾握瑜的瑜!唔,不见外的话,你们叫她小鱼就可以了!”

    餐桌上一阵压抑的沉默,就连门口站着的下人都大气不敢喘,这已经无外乎一个惊雷的程度了。

    顾琪气呼呼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桑晓瑜,“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上次的宴会就是你做的思年哥哥的舞伴!好讨厌,你们两个竟然结婚了,那我还怎么嫁啊,我不吃了!”

    说完,就甩着裙摆生气的跑出了餐厅。

    顾父脸上的震惊也还没有完全敛去,一时间没有消化掉,看着已经跑出去的女儿,只好和秦博云说改日再来访,匆匆去追女儿。

    好端端的一顿家庭聚会没等吃饭,客人就已经全都走了,秦博云脸色也非常难看,将酒杯重重往餐桌上一掼,瞪了眼小儿子,不得不无奈的起身追出去送客,秦夫人见状,也连忙裹着披肩跟在后面。

    这下餐厅里倒空落了,满满的一桌子菜,只剩下秦思年秦淮年兄弟俩以及桑晓瑜。

    秦淮年看向弟弟,难掩诧异的冲他举了举红酒杯,“秦少,你行啊?”

    秦思年懒懒的扬了扬眉尾,一副那你看的表情,然后把筷子重新塞在她手里,“继续吃!”

    桑晓瑜:“……”

    最后顾家父女俩到底还是中途就回去了,秦父送人回来后就直接上了楼,而秦夫人因为身体不舒服,被秦淮年搀扶着送回了房间,他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桑晓瑜看得出来,虽然是同父异母,但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很好。

    她歪头想了想,问,“禽兽,你是不是上面还有个大哥?”

    “嗯。”秦思年点头,“大哥是军人,和二哥年纪相仿,常年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部队里,比较忙,这也是他今天没有出现的原因!”

    “他们都成家了?”桑晓瑜闻言,接着问。

    “没,都是光杆司令。”

    “啊?”

    秦思年靠在椅子上,倒是没有敷衍的全都告诉了她,“不过大哥三年前就联姻结婚了,蜜月还没度大嫂就在一次空难里去世了!至于二哥么,这么多年他一直独身,没谈过恋爱也从没见他身边有过女人,他经商,最后也免不了商业联姻的结果。”

    桑晓瑜恍然的点点头。

    怪不得秦父今天只给自己的小儿子安排,她原本还纳闷明明上面还有两个哥哥,怎么先着急起他的事情来了。

    想到他的两个哥哥,她忍了忍,没忍住的踌躇开口,“你大哥也就算了,虽然光杆但也娶过妻,你二哥……不会是男同吧?”

    “这个问题你可以当面问问他。”秦思年笑的忽然妖孽了起来。

    桑晓瑜想要翻个白眼,她又不傻,这种说出去挨揍都没人会帮忙拉着的问题,她怎么可能会直接跑去问人家。

    只是很快她觉得不对,见秦思年唇角已经踌躇的不行,视线正越过自己看向身后。

    桑晓瑜顿时一个激灵,转回头果然看到了秦淮年绿着一张脸站在那。

    她因为心虚成功被唾沫给呛到了,欲哭无泪的试图替自己挽回,“咳,二哥,那个什么,我不是歧视男同的意思啊!”

    天呐,她都在说什么!

    桑晓瑜有种想撞墙的冲动,脑袋无力地磕在餐桌上,“不不不!我刚刚、刚刚是开玩笑的……”

    秦淮年到底是集团的大boss,虽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但也很快不显山不露水,推了推眼镜框边缘,淡定的说,“爸叫你们上去!”</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