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661章,是人是狗分不清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center>

    <td>

    <td>

    <td>

    <tr><table>

    桑晓瑜一怔,错愕的转头看向肩头多出来的大手。

    指骨修长,指节分明,指甲修剪的像是艺术品,还隐隐有医用消毒水的味道,萦绕到她的鼻腔内,奇异的让她的五脏六腑都渐渐归位。

    顺着那只手往上,秦思年一张英俊的脸直印眼底。

    桑晓瑜没有料到婚礼席间徐雨柔会突然对她玩这样一手,让她猝不及防,被动的推到了一个进退不得的位置,虽然不至委屈落泪,但旁人对她的指点会让她感觉到难堪,可从天而降的他,却让她瞬间找回了力量。

    她咽了咽唾沫,惊讶的问,“你不是说有手术”

    “做完了。”秦思年唇角勾动。

    他穿了身手工高定的西装,但却不拘谨,领带也没有系,衬衫领口的扣子是敞开的,性感的锁骨袒露出来,整个人都散发着让人移不开眼的魅力。

    秦思年朝她伸出大手,“把手给我”

    桑晓瑜没有迟疑,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上面,然后,就被他用力一握的拉着起身,稳稳的从台阶走上了舞台。

    秦思年从主持人手里接过了麦克风,低沉的嗓音从麦克里沙沙的透出,“虽然我们很忙,但徐小姐既然主动把请柬送到了手里,不来参加的话似乎显得不近人情,至于这捧花就不必了”

    视线瞥了眼徐雨柔手里的捧花,秦思年懒懒一笑,“我和我太太已经领了证,还是把它送给需要的人吧”

    “你说什么”池东惊诧出声。

    目光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两个人,已然失态,在她身旁原本就脸色难看的徐雨柔更加生气,暗地里瞪着他提醒,“老公”

    婚礼请柬是她故意送给桑晓瑜的,无外乎就是想要向她炫耀,没想到她真的敢来参加,就想着到时给她一个难堪,没想到却突然冒出来个英俊的男人替她生生解了围。

    “说到底,我还真得感谢二位,若不是你们两个背着她享受偷情的刺激感,她也不会早早摆脱掉这段垃圾一样的感情,然后给我机会能遇到她所以,我能娶到她,真的得好好谢谢你们两位新人。”秦思年桃花眼微眯,里面荡着直晃晃的嘲讽,“不过你们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要怪也只能怪她年纪轻,是人是狗看不清”

    他上台以后就始终拿着麦克风,每个字都透过音响传彻在宴会厅的每个角落里。

    原本在徐雨柔刻意营造出前女友来参加婚礼自己的弱者形象时,宾客们脸上都写着鄙夷,此时鄙夷的情绪更浓,却不再是对桑晓瑜,而是对舞台上这一对新人。

    “你”徐雨柔脸上肌肉在抽搐。

    一旁的池东五官也有些扭曲,眼里更多的是复杂和纠结,低垂着头在那里。

    秦思年冷笑了声,灯光下,额鬓黑色的发尾都显得锋利无比,“这话不好听是么不好意思,真话都是不怎么好听的”

    随即,他回手搂住身旁的桑晓瑜,将她带着往前了半步。

    腰上传来力量,桑晓瑜挺了挺背脊,平静且没有波澜的说,“祝你们婚后幸福。”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被秦思年紧紧牵着手,没有半点瑟缩和难堪,挺胸抬头一步步走下舞台离开了婚礼现场。

    黑色的卡宴从酒店行驶离开,车窗放下,桑晓瑜觉得连空气都一瞬间变得舒畅起来。

    偏头看向驾驶席上的秦思年,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条手臂随意的拄着车窗,手里夹着根香烟,烟雾在他修长的指尖缠绕着,一寸一寸向上飘。

    不得不说,那张脸的确太过于出众,以至于她每次望过去时都会不自觉的失神。

    桑晓瑜清了清嗓子,“禽兽,你要带我去哪儿”

    “约会。”秦思年斜睨向她。

    “”桑晓瑜心脏被这两个字弄得“咚”了一下。

    她重新转脸看向车窗外,借由着欣赏街景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卡宴行驶了近半个多小时后,停在了一家私营会所前,桑晓瑜凝着视线望了望,发现正是上次采访时不小心溺水的地方。

    这里完全是私人性质的会所,基本不对待开放和营销,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和设施,来这里大部分都是谈事情或者搞艺术的,没有人约会会跑来这里

    她惊讶的问,“怎么来这里了”

    “我有东西过来取。”秦思年拔掉车钥匙后,顺手解开了她的安全带,见她嘴角抿起,故意揶揄的问,“怎么,不是约会失望了”

    “失望个鬼”桑晓瑜恼羞成怒的回驳。

    跳下车,提着裙摆跟着他一起往会所里面走。

    因为之前来过一次,所以还算是对这里大致有所了解,桑晓瑜跟着他进了大堂,里面很快就有着一位穿着西装的工作人员快步出来,看起来应该是经理模样的人,到了他面前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秦少。

    秦思年双手插兜,直接敲着桌面问,“东西找到了”

    “找到了虽然真的很难找,整个会所的员工几乎都出动了,经过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值得庆幸的是,终于还是给找到了”工作人员伸手示意道,“秦少您先到那边坐着稍等,在我的办公室锁着,我这就去给您拿”

    两人到了窗边的沙发上坐下,有沏好的茶水紧接着端上。

    刚端起茶杯喝一口,刚刚那位工作人员就很快的跑了出来,手里多了个四四方方又扁扁的小盒子,应该就是刚刚他们交谈中所找的东西吧

    桑晓瑜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值得他大老远开车亲自取这一趟。

    “秦少,您的东西”

    秦思年站起来,却没有伸手接,而是道,“给她”

    工作人员闻言,便立即将盒子递到了她面前,“小姐,给您”

    “啊”桑晓瑜一脸不解。

    连忙放下手里的茶杯从沙发上也站起来,她纳闷的伸手接过,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表情困惑的将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条银质的项链。

    手指抚上熟悉的小鱼吊坠,桑晓瑜怔愣的看向他,喃喃,“禽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