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660章,不介意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center>

    <td>

    <td>

    <td>

    <tr><table>

    桑晓瑜一呆,脸上顿时窜上股热气,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样炸毛,“我哪说了我这是反问句,意思就是有你没你都一样,我睡的香着呢”

    秦思年对她的话恍若未闻,唇角的笑容更大,再次在她脑袋上揉了揉,“乖,我会尽量早一点。”

    “”桑晓瑜气结。

    瞪着他挺拔的背影离开,她重新拿起小镜子,对着上面照着脸上肿高的伤势,手指头轻轻碰了碰,她疼的嘶嘶直吸气,不过上面恍若还停留着他温热的指温。

    桑晓瑜突然觉得,她其实没有后悔。

    因为如果重新再来一次的话,她应该还是会那样做

    隔天早上,办理了出院。

    桑晓瑜什么都没有做,全都是秦思年一大早上替她跑的手续,留院观察了三天,溺水后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倒是脸上被挂了彩,经过一晚的时间也勉强消肿了些。

    不过从病房出来时,她脚底下轻飘飘的。

    昨晚为了坐实自己没有他一样也能睡得着,吃完晚饭,早早的就爬上了病床,成功在护士查房以前逼迫自己睡着了,只不过夜里的时候,还是被秦思年给弄醒了。

    接下来自然是没有安生,一直折腾到了后半夜,她感觉自己都被掏空了。

    桑晓瑜住院的时间短,除了随身物品并没有太多的东西,唯一的拎包在秦思年手里,而她另外的一只手被他牵着。

    因为还要回去上班,一大早上同事郝燕跑来医院接她。

    桑晓瑜连忙挣脱开他的大手,快步的迎过去,俯身把拎包先放进车后座,直起身子时就看到郝燕一脸暧昧的盯着她,“小鱼,你确定你是来住院,不是开房的”

    桑晓瑜不禁低头,才发现敞开的领口里青青紫紫的一片。

    “”她窘的脸红。

    还不是拜某只禽兽所赐,像是狗一样的又舔又咬,几乎全身都是痕迹。

    郝燕看到她脸上肿高的地方,顿时低呼,“你的脸怎么了”

    “别提了”桑晓瑜摆了摆手。

    郝燕越过她,看了看站在她身后的秦思年,趴在她耳边犹犹豫豫的小声问,“小鱼,秦医生他有那方面的倾向,嗯”

    “不是”桑晓瑜尴尬的要死,连忙用眼神示意她闭嘴。

    和科主任说完话的秦思年走上前,“小金鱼,我今晚值夜班。”

    “跟我说干嘛”桑晓瑜没好气的嘟嚷了句。

    虽然嘴上是一副嫌弃的语气,但心跳却没出息的有些快,他这样报备自己的行踪,就真的好像是一个丈夫对妻子所做的。

    坐进出租车里,车门临关上时,桑晓瑜想到什么,探出脑袋踌躇的问,“禽兽,你明天有事吗”

    “明天”秦思年沉吟了一下,桃花眼里闪过丝意味不明的光,淡淡道,“明天下了夜班,有患者预约了一台心脏搭桥手术。”

    “噢。”桑晓瑜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朝阳升,又是崭新的一天。

    桑晓瑜拉开窗帘,外面的晨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来,她整张脸都铺满了暖黄色,视线下移,上面放着一张婚礼请柬,是前男友池东和徐雨柔的。

    像是她回答秦思年的那样,她会去参加。

    虽然内心里桑晓瑜是不愿意的,对于她来说和池东已经是两条平行线,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相交,但徐雨柔既然亲手把请柬交到了手里,她不想让对方笑话自己,而且逃避向来不是她的性格,更何况,她在他们面前没有任何羞愧,若要无地自容的也该是他们

    桑晓瑜从衣柜里找出之前和闺蜜林宛白在商场里特地买来的衣服,只是关上柜门时,她视线却停留在了另外一件烟灰色的长裙上。

    是秦思年带她去参加宴会的那条

    她手指顿了顿,最终换上了后者。

    准备换鞋出门的时候,手机响起来,表妹蒋珊珊笑嘻嘻的声音从线路里传来,“姐,这不周末了么,我舍友的妈妈从农村来看她了,家里条件挺困难的,不舍得花钱住宾馆,我把铺借给她们睡了,先上你那借住两晚呗”

    “行”桑晓瑜闻言,一口答应,“不过我现在着急要出门,这样吧,我把钥匙先放在门口鞋柜的下面,你来的时候自己拿钥匙开门”

    “好,没问题,我现在就坐车过去”

    桑晓瑜锁好门把钥匙放好后,就匆匆下楼拦了辆出租车去了婚礼现场。

    一进去,就看到了站在入口处迎宾的一对新人,穿着婚纱笑靥如花的徐雨柔依偎在池东旁边,后者手臂上还缠着红色的绷带。

    伤筋动骨一百天,没想到婚礼时间没有推迟,也真是够拼的

    池东看到她,震惊的大步上前,“小鱼,你怎么来了”

    “你以为我想来”桑晓瑜抿嘴,皮笑肉不笑的说,“问问你的新娘子,是她邀请我来见证你们的幸福时刻”

    “雨柔”池东顿时皱眉。

    徐雨柔挽住他的胳膊,笑容甜甜,“没错老公,桑小姐是我邀请的,我只是一片好意,不想你们分手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你不会怪我吧”

    桑晓瑜懒得看他们你侬我侬,提着裙摆进去了宴会厅里。

    很快到了吉时,婚礼有条不紊的举行着。

    桑晓瑜所在的位置是距离舞台最近的一桌,能将上面人的面部五官和表情一览无遗,不知是巧合,还是有人存了心思特意给她安排好的。

    她一心只想着婚礼快点结束,然后好快点离开这个是非地方。

    婚礼进行到了最后,徐雨柔忽然从主持人手里接过麦克风,笑的如沐春风,“很感谢大家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因为今天有位特殊的来宾,所以接下来抛捧花的环节我取消了,想把这束捧花直接送给这位特殊的来宾,希望她也能尽快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桑晓瑜听到“特殊来宾”几个字时,心里就隐隐觉得不妙,果然,接下来,看到徐雨柔转头朝向自己所在的方向,“那么大家一定好奇她是谁,她就是我老公池东的前女友”

    “虽然说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她能来让我觉得很意外,但我很也感谢她能来参加,见证属于我们的幸福时刻不过我其实很希望她能上台亲口祝福我们,就是不知道桑小姐介不介意”

    话音一落,现场瞬间变得嘈杂起来,恐怕没有比前女友来参加婚礼更让人八卦的了。

    桑晓瑜膝盖上的手用力蜷缩在一起,甚至有一束白色的追光直直打在她身上,如果说之前大家还在凑热闹的在寻找,那么现在她完全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目光里。

    周围投递过来的异样眼神和窃窃私语,都让她觉得难堪。

    整个婚礼现场,她像是一个人站在悬崖峭壁上。

    就在浑身的肌肉都一块块僵硬掉时,桑晓瑜忽然感觉到肩膀上一暖,有一道低沉的嗓音替她回答,“不介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