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655章,只想陪在他身边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第655章,只想陪在他身边

    桑晓瑜当然知道,他所说的生理需求,和她的不一样。

    她像是没有听懂一样,装傻的问,“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在人工湖里溺水,除了肺部受了轻微感染导致有些低烧以外,大脑和心脏等器官都正常,身上也没有任何外伤,所以丝毫不影响我们做任何事”秦思年似平时跟病人解释一样,眉眼间一本正经。

    “”桑晓瑜面红耳赤。

    秦思年慵懒的将腿交叠,“所以今晚我不走了,陪你睡觉。”

    见他说完后,抬手开始解开衬衫的扣子,桑晓瑜慌了,紧张不已的问,“禽兽,你真的不走了”

    “唔。”秦思年勾唇。

    “不行”桑晓瑜往后缩着肩膀,下意识的捂着胸口的位置,“这里还是病房,护士每隔几个小时要查房的你别想着乱来啊”

    “如果我偏要呢”秦思年桃花眼里多了一分邪气。

    “你”桑晓瑜睫毛颤颤。

    秦思年斜睨了眼窗外,忽然起身说,“时间不早了,该睡了”

    桑晓瑜看着他伸手握住了自己两边的肩膀,然后稍稍用力,整个人就被迫躺在了床上,不知是睫毛,声音也跟着发颤,“禽兽,你干嘛,你”

    声音全部消失在他的唇舌间,逸出的只有轻微的嘤咛声。

    秦思年吻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站在病床边俯身的姿势,掌心捧着她的脸,很细腻很耐心的一个吻,吻得很深沉。

    被放开的时候,桑晓瑜早已经气喘吁吁,每次他的吻,都带给她一种很强烈的掠夺感,让她像是被俘虏一样,不受控制的被他掌控着。

    心慌气短间,眼前视线忽然开阔。

    “睡吧”

    秦思年拉开椅子,重新坐了回去,“等你睡着了,我就回去。”

    桑晓瑜红肿着嘴唇,不确定的小声问,“你保证不会趁我睡着了,对我那个那个”

    “嗯。”秦思年哑声。

    桑晓瑜仍旧目光怀疑的看着他,眼前再度一黑,却是被他厚实的掌心覆盖住了眼睛,似乎以这种方式逼迫她睡眠,睫毛轻轻眨动间,都是他掌心纹路里干燥的温暖。

    暖意从眼睫,一直蔓延至了心尖,就好像他始终都不会离开。

    渐渐的,桑晓瑜睡了过去。

    秦思年可能不会知道,这个晚上,他带给了她父母去世后从未有过的安定感,四年后每每回想起来时,都会在夜深人静里独自怀念。

    隔天,桑晓瑜仍旧待在病房里。

    抬手摸了摸空空的脖子,她不由叹了口气。

    虽然她不顾危险跳下了湖里,可想象和现实总会有差别的,湖水比她想象中要深的多,她那天几乎沉到底去搜寻,可是人工湖下面水草很多,想要找起来非常难,后来时间长了腿抽筋,还差点丢了小命

    到了晚上,护士来给她拔针,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已经八点多了。

    秦思年昨晚什么时候走的她不知道,但是一早上又过来了,给她拿的早饭,因为让人帮忙顶替了出差,他就自然而然接了对方的工作,换上了那身白大褂。

    说是排了四台手术,会晚一点来看她。

    桑晓瑜目光往病房门口飘,走廊里不时会有脚步声,不过都没有停留也不是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竟然凭着脚步声就能听出来是不是他。

    护士拔针的短短过程里,见她视线三番两次的往门口飘,笑着问,“在等人”

    “没有”桑晓瑜口是心非的摇头。

    只是护士离开后,她发呆了几秒钟,就没忍住拿了件外套走出了病房。

    桑晓瑜对于这家私立医院已经很熟悉,至少对于心脏科是,她出了电梯,很轻车熟路的就来到了秦思年的办公室,抬手敲了敲,门倒是没有锁,轻轻一拧就开了,只不过里面没有开灯也没有人。

    她皱眉,关shang en不禁走去了护士站。

    记事墙上清晰写着秦思年的手术事项,偏头时,她却发现地上一片狼藉,很多点滴和药袋全部都被摔碎了,还有不少在看热闹的病人小声议论。

    桑晓瑜不解的问向身旁正准备上前收拾的护士,“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护士皱着张脸,没好气的哼了声说,“在医院里还能有什么事,医闹呗”

    “怎么回事”桑晓瑜顿时有了做记者的好奇心。

    “别提了”或许是因为想要找个人倾诉,护士看了她一眼,表情委屈的激动说,“半个小时前一台抢救手术,病人没能从手术台上下来,病人家属就开始闹事,可也不看看,病人都已经八十八岁的高龄了,而且高血压,高血脂,开过颅,做过两次支架了,每天住在加护病房里完全靠药物维持着”

    “手术前就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签手术同意书的时候也都已经告诉他们凶多吉少了,再说了,秦医生也不是神医啊他是医术很高超,但也不可能把要死的人救回来吧,要真是那样的话,这天底下哪还有死人,都长生不老了”

    桑晓瑜心里“咯噔”一声,怪不得在病房里迟迟没有等到他的身影。

    看着这一地的狼藉,她咬唇问,“那秦医生呢”

    护士四处看了圈,叹了口气说,“刚刚还在这里的,估计去楼下的小花园了吧”

    桑晓瑜闻言,便快步跑向了电梯。

    从住院部的大堂穿出去,她一路来到了后面的小花园,一整排夜灯望过去,很快就找到了坐在里面长椅上的秦思年。

    他还穿着单薄的手术服,帽子和口罩摘下来放在身旁,手臂展开搭在椅背上,脖子向后仰的闭着眼睛,远远的望过去,像是一只展翅的雄鹰,可此时的夜色里,五官被蒙着一层薄雾,像是森林里透不过的迷障,有的只是寂寥。

    桑晓瑜慢下了脚步,心里有些发紧。

    离得近了,才感觉到他身体肌肉的僵硬,她也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走到他旁边并排坐下。

    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想陪在他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