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651章,他出差了?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center>

    <td>

    <td>

    <td>

    <tr><table>

    桑晓瑜整个人一僵。

    回过头,果然看到穿着白大褂站在那的秦思年,他里面依旧是那身手术服,此时双手都插在口袋里,此时棱角分明的五官上蒙着霜,桃花眼里丝丝缕缕的冰寒朝她横扫过来。

    她一时不知所措的张嘴,“我”

    吐出一个字后,就不知该说什么了。

    原本之前在办公室里发现了那本英文的简爱,她就扯了个谎悄悄离开,现如今,倒是真的不好解释,除非躺在病床上的是她

    “秦医生,真是感谢”这时走过来一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搓着手感激的说,“这边送来的病人实在太棘手了,得知您今晚值班,不得不再麻烦您一次手术室和麻醉都准备好了,您请跟我来”

    急诊对于一家医院来说,是最紧急和重要的科室,接待的都是最急病情的人,尤其实在晚上,平时有需要都会向其他科室借人,秦思年接到电话后,没有推辞的就从住院部赶过来了。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看到她

    两个小时前还在电话里说不舒服、快要到家的人,此时却出现在急诊科里,守在前男友的病床前

    秦思年桃花眼陡然一紧,眸色凉凉。

    “不客气”

    视线从她脸上移过,秦思年侧头和身旁医生淡淡说了声,便转身大步走向手术室。

    桑晓瑜咬唇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刺眼的白灯下,那样冷硬。

    回头再看向病床,她懊恼的皱眉。

    这时门口跑进来一个倩影,拎着包的徐雨柔正抓着护士焦急的询问着,“护士,池东,池东在哪里”

    “在这里”桑晓瑜直接出声喊。

    徐雨柔见状,立即就狂奔过来,高跟鞋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待对方到了自己面前,桑晓瑜便率先撇清关系,“徐小姐,你不用激动,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是和他在一起的,他是恰巧被我坐的那辆出租车撞的,责任在他喝醉酒后横穿马路,而我只是帮忙司机来作证的,现在真正的家属来了,你就照顾好你的男人”

    说完,桑晓瑜便拿起椅子上的包往外面走。

    “等等”

    快走出门口的时候,徐雨柔从后面追上她。

    桑晓瑜被迫停下了脚步,表情防备,“徐小姐,我刚刚已经说明的很清楚,你还有事”

    徐雨柔露出一个极其美丽的笑容,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卡片递给她,“桑小姐,有个东西要给你”

    “什么”桑晓瑜皱眉接过。

    卡片是粉色的,设计的很浪漫,有婚纱图案的小标识。

    婚礼请柬

    徐雨柔笑容更加深,声音里也尽是甜蜜幸福之意,“我和池东准备结婚了,就在这个月底,没想到竟然出现这样的意外,不过好在他伤的并不重,否则让我这个准新娘真不知该怎么办了呢总之,很希望你能来见证我们的幸福时刻”

    桑晓瑜将请柬打开,果然上面写着邀请自己来参加婚礼。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合上放在包里转身离开了。

    日升日落,又是夕阳西下,留下几朵残红的云在天际,从电梯里出来,桑晓瑜低头在包里翻着钥匙,插进锁眼拧开防盗门,她下意识重复着这两天的动作,往厨房的方向望过去。

    不过没有任何动静传出,里面也没有任何人影。

    那晚从医院离开后,他们已经有快一周的时间没有见面了,也不曾给她打过电话,更没有再来过她家里

    叫了外卖早早洗澡上床睡觉,隔天,她一早就坐地铁去了私立医院。

    之前的那对祖孙俩,小孙子今天出院,桑晓瑜特地请假过去,老奶奶岁数大了,又没有可依靠的人,办理出院手续等事情太繁琐,她想要帮忙帮到底。

    从迈入心脏外科楼层时,桑晓瑜心里就轻轻打鼓着。

    紧张屏息了许久,直到她从住院大楼里离开,也没有看到那道挺拔的白色身影。

    换下病号服的小男孩明显很兴奋,拉着她的手童音清脆,“小鱼姐姐,出院我真开心,又能回去上学了”

    桑晓瑜莞尔,摸着孩子的脑袋柔声说,“那你要记住医生告诉你的话,不能剧烈运动,要好好保护身体知道吗”

    “桑小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多亏了你,娃才能像现在这样健健康康的,没事的时候欢迎你来家里做客”老奶奶也在旁边激动的说。

    桑晓瑜笑着摇头,“奶奶,您别客气,我会去看你们的”

    出租车开进了院里,目送他们祖孙俩坐车离开,桑晓瑜也准备离开时,有老人慈爱的声音在喊她名字,“小鱼”

    “啊,外婆”

    桑晓瑜回头,看到了穿着病号服的老人。

    经过之前的手术以及后续的化疗,老人的病情目前阶段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精神也一直都很不错,最近时常让护工趁着上午空气好的时候出来走一圈。

    桑晓瑜陪着老人回到了病房,倒了杯热水递过去。

    刚好护士过来输药,她帮忙在旁边帮忙扶着针管,又记下了一些日常叮嘱的事项。

    等病房里只剩下她们两个,老人笑呵呵的说,“小鱼,是不是思年让你来的”

    “啊”桑晓瑜含糊了声。

    老人脸上的纹路更深,嘴角带着笑,“他去北京出个差还这么不放心,让你跑来看我”

    “他出差了”桑晓瑜愣住。

    “是啊上个星期日晚上走的,不是说有个什么心脏医学方面的临床交流么,他代表院方过去的,一去要整整十天呢”老人说完后,不解的看着神情怔忪的她,“怎么,你不知道吗”

    “没知道的”桑晓瑜怕老人担心,微微垂下了眼低声。

    “别害羞,外婆懂你的心思”老人却误会了,合不拢嘴的替她抱怨,“出差的时间的确是有些长了你们两个才新婚,别说是十天,就是五天估计都难受的紧呀”

    桑晓瑜抿起嘴角。

    怪不得没在医院看到他的身影,原来出差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