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632章,留着到床上再叫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center>

    <td>

    <td>

    <td>

    <tr><table>

    “”

    桑晓瑜因为他的回答,瞬间就惊悚了。

    看着他迈起一条长腿进来时,慌里慌张的上前堵住,极力保持镇定的说,“喂喂你想干嘛,我们可是都说好的,协议婚姻”

    “谁说协议婚姻就不是婚姻了”秦思年热烫的呼吸如数喷在她的眼鼻上,一步步逼近脚步,“小金鱼,你现在是我的女人,需要我提醒你么至少这四年里,我作为丈夫,无论对自己的妻子想做什么,都受法律保护”

    桑晓瑜被他逼得节节后退。

    秦思年本身个子就很高,背着走廊的光,将她完全笼罩在阴影里,像是一个巨大的网,将她极具有压迫力的全部网住。

    她没穿拖鞋,地板的凉意直接从脚心窜上了脑门。

    空气中,桑晓瑜隐约闻到些许的酒味,再注意到他那双桃花眼里卷起的暗色,她心脏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难道要醉后耍流氓

    意识到不妙,她转身撒腿就往卧室里跑。

    然而还没等跑两步,就听见后面有门被踢上的声音,随即双脚离地,眼前屋内的陈设一瞬间颠倒,她整个人倒挂着被秦思年扛在了肩膀上。

    桑晓瑜失声尖叫,“救命”

    “救命”秦思年抬手在她屁股上捏了把,“一会儿留着到床上再叫,我喜欢有情趣”

    他丝毫不像是第一次登门,扛着她准确无误的直接奔进了卧室里。

    好像只是眨眼的瞬间,桑晓瑜就被他丢在了大床上,支撑着身子刚要坐起来,便被他欺身而上,轻而易举的就将她两条手臂桎梏在头顶。

    “禽兽,你放开我,不要”

    桑晓瑜瞪大着眼睛,拼命的摇头挣扎。

    秦思年空出一只手来,去一颗颗解衬衫的扣子,“叫,继续,再大声一点”

    虽然他看起来慢条斯理的,但动作很迅速,上衣和里面的衬衫已经全部脱掉,结实的胸肌顿时暴露而出,他看起来挺瘦的,没想到脱掉衣服那样有型,全都是纠结的肌理。

    秦思年开始动手解皮带,桃花眼里透出来的全都是深沉的危险。

    眼看着他裤子的拉链也都拉到底,桑晓瑜控制不住大喊起来,“不要,不要,不要”

    当他的大手朝自己伸过来时,她白着脸,颤抖的闭上眼睛。

    下一秒,身上的压迫力却陡然消失

    桑晓瑜呆滞了下,睁开眼睛,看到已经从她身上翻床而下的挺拔背影,身上的衣服已经脱了个精光,只有一条裹着窄臀的平角裤往浴室走。

    门关上后,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桑晓瑜立即坐起身,缩到床头的位置,环抱住自己。

    脸上表情惊讶又警惕的朝着浴室望过去,摸到枕边的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打110报警,可是想到他进门的那一番话,两个人虽然是协议婚姻,但也是领了证的,即便警察来了也不会管这种家务事

    或者她可以说他婚内强暴

    正陷入纠结间,浴室门“咯吱”一声忽然推开了,只是简单冲了个澡,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秦思年就裹着条浴巾出来了。

    他用的是她的浴巾

    桑晓瑜咬牙瞪他,短发没有完全擦干,顺着额际淌过太阳穴和下巴,落在两块胸肌上,形成暧昧又旖旎的画面,她连忙脸红的别过视线,但很快又防备的看回去。

    在他抬腿走过来时,她顿时紧张的抓紧了床单,然而秦思年薄唇勾着抹似笑非笑的轻弧,径直从床尾走过,伸手打开了卧室的门,“我睡沙发。”

    他其实对于投资房地产比较热衷,冰城里有不少套闲置的房子,但和秦宅一样,他几乎不会去住,大多数都在医院配备的员工宿舍里,今天是他把钥匙落在医院科室里了,从俱乐部喝了点酒出来,他懒得再去医院折腾。

    完全可以像曾经手术后太过疲惫一样,随便找家酒店住一晚即可,只是鬼使神差的,跟代驾司机报了她的地址。

    桑晓瑜怔了怔,“你”

    刚刚又只是吓唬自己玩

    “怎么,后悔了”秦思年慵懒的转过来,手放在腰上,一副随时要扯开浴巾的模样。

    “没有”桑晓瑜头摇的像拨浪鼓。

    门板临关上之际,秦思年英俊的眉眼迎着光隐没在缝隙里,“把门锁好了,否则半夜里会发生什么我就不敢保证了”

    桑晓瑜听完他的话一个激灵,光着脚就从床上跳下去,趴在门缝看着他走到沙发上躺下,将卧室门关的严严实实,还特意落了两道锁,才胆战心惊的回到床上。

    被这样一番折腾,哪里还有半点睡意。

    闭上眼睛,桑晓瑜都害怕下一秒钟他会改变主意的破门而入,在这样提心吊胆下她后来竟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大亮。

    她打来了哈欠,窗外阳光从窗纱缝隙里照进来,已经八点四十。

    幸好是周六休息,不用上班打卡,低头当看到一地狼藉的男士衣物时,桑晓瑜立即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记起,家里不光是她自己,外面还有一只禽兽

    她把炭灰色的衣服全部都捡起,拧开门锁后试探的打开。

    客厅里没有拉窗帘,阳光大肆肆的铺满每个角落,和昨晚最后关门前看到的一样,秦思年闭眼躺在沙发上,枕着一条手臂在脑后,高挺的鼻梁被打出雕塑般的阴影。

    浴巾已经掉了,就只穿着条平角裤。

    冷不防家里多了个男人,浮动的空气里都多了雄性的荷尔蒙,桑晓瑜觉得头晕想要逃回房间,但随之想到这里是她的家,她凭什么缩头缩脚的

    她挺胸抬头的走过去,故意大声咳了两下,“太阳都晒屁股了,你再不走我让物业保安上来了啊”

    秦思年似乎睡得很熟,呼吸匀长。

    “喂,醒醒禽兽”

    桑晓瑜抬脚踢了踢,见他仍旧没有反应,低头捡起了地上的浴巾。

    近距离下,瞳孔里盈满了他的脸廓,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五官立体,眉目英俊,再加上那双桃花眼,足以令女人神魂颠倒。

    失神间,手臂突然被人扯了过去,她低呼,“禽兽,你装睡”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全部被吞没在了温热的唇舌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