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260章,你儿子不让人碰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o,。第260章,你儿子不让人碰

    也很想要给自己多辩解两句的,自己和这个小包子没有任何关系啊,可是才张嘴,医生和护士就像是之前的出租车司机一样,用充满责备的眼神瞪着她。

    直瞪的她低下头,摆出副知错的模样。

    这种刚回国就喜当妈是怎么回事……

    林宛白拿着医疗本去窗口排队交费,等在回到诊室时,就看到一位小护士急匆匆的跑出来。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

    林宛白还未等问怎么了,小护士又噼里啪啦的说,“你赶紧过来,你儿子不让人碰!他现在发烧严重,必须得打退烧针,可是医生近不了他的身,我都被不小心咬了一口!”

    小护士说完,立马很委屈的给她看自己的手。

    白皙的手背上面,很明显的一个小齿印。

    一看就是被小孩子给咬的,没有个轻重,齿痕很深看着都疼。

    呃……

    林宛白咽了咽唾沫。

    被小护士重新拉到了诊室里面,就看到小包子这会儿已经恢复了些精神,小脸红扑扑的,眼神因为发烧有些恹恹的,但当旁边有人上前就立即酷着张脸瞪过去,腮帮子鼓鼓的,凶的像是只小兽,小西服上的红领结也都已经歪掉了。

    手里拿着针管的医生,正一脸的不知如何是好。

    旁边的护士有正在上前的,刚要试图碰到他的小手时,小包子立即躲开,小嘴巴已经防备性的张开了,有过前车之鉴护士被吓得立即缩手退开了。

    医生注意到她,立即催促,“你这当妈的干嘛呢,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啊!”

    “噢……”林宛白再次被赶鸭子上架。

    其实她也有点忐忑,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没有立即伸手,而是现在小包子旁边坐下来后,才将他给抱在了自己怀里,奇怪的是,小包子虽然缩了一下,但之后就任由她乖乖的抱过去了。

    似乎是先前扑倒在她怀里的关系,对她比别人少了些许的防备。

    林宛白将小包子微侧身的抱在怀里,刚好让屁股的位置露出来,好让医生能够打针。

    当小裤子被扒下来了一些,医生拿着针头俯身时,怀里的小包子再次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林宛白有些手忙脚乱,险些控制不住,费了好大力气才抱紧没有将小包子给跌落下去,她很快也从挣扎里面感觉到了细微的颤抖。

    她忽然明白过来,小包子应该是在害怕。

    虽然始终摆着张酷脸,但毕竟是小孩子,对于周围的一切又是陌生的,尤其是那些冰冷的器械和哪哪都刺目的白色,小孩子一般到了医院这种地方都是会害怕的,她还记得以前燕风带着小舟舟打针时哭爹喊娘的情形。

    “乖,不怕呃……”

    林宛白往上托了托小包子,声音放的更柔了些,“你现在发烧了,必须得打退烧针,不然再烧下去的话可就会严重了,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得做个坚强的小男子汉……”

    在她温声细语的时候,她就用颜色示意了医生。

    医生动作也很迅速,很快就将针管里面的药都推完了。

    林宛白低头去看,果然还是小孩子啊,三言两语就被她给转移了注意力,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针已经扎上了,可能是为了她最后说的坚强小男子汉,硬是强忍着。

    她感觉心脏都像是要被融化了,被眼前这个陌生的小男孩。

    林宛白情不自禁的亲了亲他的脸蛋,“你真棒!”

    小包子一呆,白嫩嫩的笑脸上泛起了红色。

    医生完成使命的松了口气,对着她说道,“退烧针已经打完了,我开点口服的消炎药,建议暂时留在医院观察,等确定退烧了再离开,小孩子的病情可不能忽视!”

    林宛白只好点头,抱着小包子跟护士往病房走。

    病房里放着四张床,有两张是空的,还有一张上面躺了个岁数大的妇女,旁边挂着输液袋,看样子是睡着了。

    林宛白轻手轻脚的将怀里的一小坨放在上面,自己则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轻轻握着小包子的手,对上他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忍不住再次夸赞,“你刚刚真勇敢,我看隔壁有个小女孩打针都哭鼻子了,看来你真是个坚强的小男子汉!你今年几岁啦?”

    “四!”小包子开口的时候,还萌萌的举起手。

    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只小奶猫。

    林宛白只是顺嘴一问,没想到还真得到了回答,毕竟从出租车上带下来到现在,小包子还没有开过口,她一开始都有些怀疑这孩子是不是不会说话,现在明白了,不是不会说话,是不愿意和陌生人说话,或者说不屑,酷酷着小表情。

    “四岁啦?”她微笑起来。

    “嗯!”小包子点头,有些腼腆。

    其实他还没有真正到四周岁呢,生日还没有过,只是虚岁到了四岁而已。

    “那你能不能在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林宛白继续问。

    除了好奇,她也得知道小包子的名字,这样报警的话才能更好的帮对方找到父母。

    “豆豆。”小包子眼睛转了转。

    这样回答了她,谁让他不喜欢自己的大名呢,难听死!

    林宛白也听得出来,这当然是昵称小名,想要追问小包子的姓什么时,只见他两颗黑葡萄般的眼睛往下垂,似乎是药效上来了,看起来有些撑不住。

    “困了吧?睡吧,睡一觉醒来就好了。”她忙将被子拉过来,盖在小包子身上。

    小包子果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长长的眼睫毛落上。

    林宛白见病房门敞开着,走廊里总有走动的声音,怕会吵到小包子睡觉,她起身想要去关上,刚有所动作,衣角被忽然给拽住了,很用力的。

    她低下头,就看到了一只小小的手。

    林宛白视线往上,就看到小包子眼里的慌乱,她干脆侧躺在了病床上,将小小的一坨搂在怀里,轻拍在他的小背上,“睡吧,我不走,会在这里陪着你!”

    她坐了十多个小时的航班,人早就累到不行,再加上多年都生活在国外,有些倒时差,原本只是哄小包子睡的,渐渐的,她竟然也支撑不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里有人在激动的喊。

    “小少爷——”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