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48章,和你一样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

    第148章,和你一样

    “啊?”

    原本一张严肃脸的交警,有些破功。

    不过毕竟从业多年,还是能很快恢复镇定,维持着专业的态度更改道:“不好意思先生,打断一下您和怀里的女朋友,这里不能长时间停车!”

    “嗯。”霍长渊满意的点头。

    交警继续说,“请您快点把车开走,以后亲热的话可以回家里!”

    林宛白埋在他怀里,恨不得随风飘走,飘走……

    不敢去看交警,她低垂着脑袋,快步的想往副驾驶钻,可能太着急了,抬腿时膝盖撞到了车轮上,实打实的磕了下,瞬间就麻筋了。

    霍长渊在旁边搀扶住,“怎么样?”

    “没事没事!”见交警也看过来,林宛白忙摇头表示。

    想继续走,木木的麻感传来,她不由趔趄了两步。

    缓了缓,正想重新抬腿时,忽然脚下一轻,整个人被霍长渊打横抱在了怀里,而她无处安放的手也只能顺势搭在他脖子和肩膀上。

    “霍长渊,不用……”

    林宛白窘迫的挣扎,可无济于事。

    一直到将她放在副驾驶上,才松开了手,她偷偷看了眼,那名交警转身离开时,眼角余光还正投递过来。

    好尴尬……

    霍长渊微直起身子,忽然喊了声,“交警同志。”

    被叫住的交警停下脚步,不解的回头望过来。

    “先生,您还有事?”

    林宛白也不解的抬头,就看到他唇角扯动,沉声警告:“记住以后别再这样看别人的女朋友,小心被揍!”

    这回,她彻底将头埋在膝盖里,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白色的路虎扬长而去,只留下汽车尾气。

    交警站在原地风中凌乱。

    …………

    路灯亮起,屋内都是暖暖的饭香味。

    林宛白到家就进了厨房,把冰箱里的食材挑拣了几样,一个小时左右,动作麻利的端上来四个菜,还用炒苦瓜分出来的蛋液,甩了个紫菜鸡蛋汤。

    她冲客厅喊了声吃饭了,霍长渊便掐了烟过来。

    整个吃饭的过程里,林宛白始终低垂着头,夹菜时,似乎也在尽量避免目光抬起。

    这样静默了许久,对面霍长渊手里的筷子顿了顿。

    林宛白忍不住出声问,“怎么了,不好吃吗?”

    “没有,味道很好。”霍长渊手里的筷子重新竖起。

    “噢。”林宛白低声。

    和他视线短暂相撞后,飞快的又重新垂下眼睛。

    霍长渊挑了挑眉,“害羞了?”

    回来的一路上,她都没有开口说话,进门就钻进了厨房,直到现在,也很少正面跟他有眼神交流,露出来的耳朵有可疑的微红。

    “没有啊……”林宛白眼神闪烁。

    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微眯,慢条斯理的问,“那你脸为什么一直这么红,而且还不敢看我?”

    “我哪里有啊!”林宛白急声否认。

    硬着头皮抬起眼睛,可没坚持两秒,又佯装去夹菜的慌乱躲开。

    “呵呵。”毫不掩饰的低笑声从喉间震出,霍长渊故意勾起薄唇,揶揄她,“这么害羞,难道你以前没和人交往过?”

    谁知林宛白闻言,却将头埋的更低了。

    过了许久,才闷闷的发出一声,“嗯……”

    她今年二十四岁了,还没有真正谈过恋爱,大学时几乎每个人感情都轰轰烈烈的精彩,就连同宿舍的闺蜜桑晓瑜,也一直有个相恋多年的男友,而她把心思全部放在了燕风身上,应该也只能称作是单恋,始终都没有开花结果。

    现在这样被他提起来,好像有些丢脸。

    偷偷朝对面瞄了眼,果然见他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几丝轻愉,心里就更加闷了。

    将嘴里的红烧肉吞掉,她不禁也问,“霍长渊,那你呢?你是第几次了呃……”

    问出口的瞬间,林宛白其实有些后悔。

    觉得自己也免不了俗,像是每个女人一样,会忍不住好奇对方之前交往过几个女朋友,都长什么样子,漂不漂亮。

    “……”霍长渊沉默。

    “霍长渊,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林宛白不禁咬唇。

    “……”霍长渊勾起的唇角微抿。

    “是……很多次吗?”林宛白皱眉,胸口有些发闷,感觉是在自讨苦吃,“两只手都数不过来,难道是因为太多了,记不清楚了?”

    霍长渊两边咬肌绷紧了些,半晌,硬邦邦的掷出来句,“和你一样。”

    林宛白眨眨眼睛,和她一样……

    难道是,也没有过?

    她咽了口唾沫,眼睛呆呆的,“这么多年,你一直单身?”

    “嗯。”

    “……真的?”

    “嗯。”

    霍长渊低声后,虚握着拳头在唇边轻咳了声,眉眼间有些不自然,看着她嘴角蠕动,还有要开口的意思,有些气急败坏,“你有完没完!”

    林宛白咬着筷子,怯怯的看着他。

    那岂不是第一次……

    想到他曾经说过的话,第一次连名带姓直呼他的名字,第一次为她动用拳头,现在又多了个第一次交往……

    林宛白滞了下来,心里面的欢喜像被炸了出来。

    吸了吸气,她故意掩饰的指出,“那你刚才还好意思笑我!”

    “闭嘴!”霍长渊沉喝。

    “噢……”林宛白缩了缩肩膀。

    只是眼神闪啊闪的,忍不住又小声嘀咕了句,“明明就是!”

    看到他唇角抽了抽,林宛白忙低头的往嘴里扒饭。

    吃过了晚饭,收拾碗筷到厨房里,刚拧开水龙头时,霍长渊走进来,说她的手机在响。

    林宛白“噢”了一声,擦了擦手,快步走向客厅拿手机,是外婆打来的,回城后折腾下来,她竟忘记了报平安,在电话里和老人聊了许久才挂断。

    等她再回到厨房时,霍长渊还在里面。

    暖黄色的灯光里,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口挽着,结实的小臂露着。

    而水池里的碗筷已经都清洗干净,像是列队一样摆放整齐。

    林宛白看了看,震惊的问,“呃……你洗的?”

    “嗯。”霍长渊淡应了声。

    林宛白咽了咽唾沫,还不敢置信着,就见他突然大步如风的走过来,然后俯身,拦腰一把将她抗在了肩膀上,大步往卧室走。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