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42章,那就交往好了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

    第142章,那就交往好了

    “再敢说?”霍长渊磨牙。

    识时务者为俊杰,林宛白不敢再吭声。

    全程默默的伤势都处理完,她松了口气,不忘叮嘱他,“好了,你晚上洗澡的时候,注意别沾到水呃!”

    扔掉棉签抬头,一怔,他正凝着她。

    沉敛幽深的眼眸里,古井般,分别映着两个小小的自己。

    林宛白心跳漏了半拍,想要借由着转头的动作来躲避,下巴被食指挑起。

    霍长渊用的是他那只受伤的手,骨节上面还缠着她刚包扎上去的纱布。

    她嘴角轻抿,不敢太大幅度的动。

    “你干嘛……”

    霍长渊捏住后轻抬,让她视线能更清楚的看到自己右脸的伤,“林宛白,你给我看清楚了,记住了。”

    “什么意思?”林宛白咽咽唾沫。

    “我这是为你伤的。”霍长渊眸光转深,突起的喉结上下翻动,沉静的嗓音,“从小到大,这是我第一次因为女人动用拳头。”

    “……”林宛白心跳再度漏掉。

    慌神间,嘴唇就那么被他吻住了。

    灵动的舌很轻易就撬开了她的牙关,追逐着她的。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霍长渊的吻总能让她酥到骨头里,迷离的忘记自己。

    因为坐在沙发上的关系,姿势上很容易扑倒,林宛白努力后仰的程度上,已经被他给覆在了身下,额头抵在她的上面,手正顺着腋窝往下……

    她咬唇,按住他眨眼就伸到某只上作怪的大手。

    霍长渊低头,直接咬在她的手背上,“炮都没约上,还不让我占点便宜?”

    林宛白呆了下。

    随即,手背又被他咬了一口,这次是用了力气的,她不由吃痛的放开。

    霍长渊像是之前在门口时那样,将脸埋在了她的颈窝,呼吸喷洒在上面,像是刚刚咬她手背一样,左右两边分别咬了一口,只不过用的力道明显不同,离开时湿漉漉的。

    脚上的拖鞋掉在地上,林宛白感觉脚趾都蜷缩起来。

    正考虑双手并用的推开他时,霍长渊忽然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还不走?打算在这过夜?”

    林宛白傻眼,躺在那模样也有些傻气。

    霍长渊晃了晃受伤的手,又活动了活动颈椎,最后摸了下肿高的右脸,再开口时语气慵懒,“再看着我也没用,我今晚体力消耗的太大,没心情也没力气跟你上床。”

    林宛白脸上爆红。

    又羞又窘的坐起来,顾不上整理有些敞开的领口,她抓起挎包就闷头跑向玄关。

    一口气冲回了家,她脸上的温度还没有降低下来。

    等冲了澡出来,才勉强是恢复正常,想起在诊所里医生的交代,她拿起手机,给霍长渊发了条短信:“记得每天早晚各上一次药!”

    过了许久,霍长渊才回复了个“嗯”字。

    林宛白看到他回复,伸手熄了灯睡觉。

    只是闭上眼睛时,一片静谧的房间里,耳边若有似无的响起沉静的男音。

    “林宛白,除了我父母,敢连名带姓叫我的人你是第一个!”

    “从小到大,这是我第一次因为女人动用拳头。”

    ……

    林宛白翻了个身,梦里面声音也还在。

    …………

    傍晚下班,林宛白爬回顶楼掏钥匙。

    对面的防盗门“嚯”的一下打开,霍长渊手里拎了个垃圾袋出来,放在门口专门的位置,然后很慢的朝她看了眼,淡淡打了声招呼,“回来了。”

    “嗯。”林宛白点头。

    只是下一秒,又忍不住皱眉开口,“你的脸怎么……霍长渊,你不会没有擦药吧?”

    也难怪她这样问,霍长渊从刚刚出现到说话时,都用半边脸冲向她,竟然比昨晚的肿高程度还严重一些,一定放任着没有擦药,否则不可能这样。

    “你不给我擦的话,我就不管它。”霍长渊开口印证了她的想法。

    林宛白默了,感觉他是故意的。

    最终防盗门重新关上时,多了一抹倩影在后面。

    擦好了药,霍长渊没有让她走,而是把她推到了厨房里,理石台面上放了一堆食材,拒绝不了她只好打开了灶火,等忙碌完做好了再吃完,她还是习惯性的将碗筷都洗干净。

    最后一个碗放下时,身后有脚步声,随即霍长渊栖身逼近她。

    林宛白早就防备,所以很轻巧的躲开。

    霍长渊也不恼,而是挑眉问她,“想约吗?”

    “……”

    “要约吗?”

    “……霍长渊!”她忍不住低喊。

    霍长渊薄唇扯出很暧昧的弧度,“这回我尊重你的意思,你想什么时候跟我约?”

    “霍长渊,我说过了,我不需要炮友……也更不会想和你约……”林宛白嘴唇很紧的抿起。

    “你倒是说说想要什么?”霍长渊挡着她头顶的光,五官深邃。

    像是被什么轻轻蛰了下神经,林宛白的双手轻握成拳。

    哪怕垂着眼睫,也控制不住眼底渐渐涌上来的纠缠和痛苦,指骨节交错了许久,终于还是选择抬起头来,不答反问,“霍长渊,你是不是很想要我继续跟着你?”

    霍长渊眉尾有小幅度的挑起。

    林宛白看到,嘴角抿得更紧的继续说,“你先是给我过生日,后来又放着高级小区不住,搬来这种又老又破的地方,若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想要近水楼台对不对?”

    “如果我继续跟着你,是不是像以前一样,只要你打电话想,我就得颠颠过去暖床。然后你可以给我一张卡,里面每个月仍旧会准时转入二十万,或者能更多?又甚至说,只要伺候的你高兴,我想要多少你就给多少?”

    看到他沉默的伫立,宛若默认的态度。

    林宛白心底涌上一片冰凉的失望。

    她很轻,很慢,却很坚定的摇头,“可是,这些我都不想要。”

    “林宛白!”霍长渊蹙眉沉声。

    “抱歉,让你失望了,但我是认真的!”林宛白深呼吸了一口气,迎上他沉敛幽深的眼眸,再次摇头,然后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说,“霍长渊,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样给你当床伴,随叫随到。”

    她没有直面回答她想要什么,而是侧面告诉了他自己不想要什么。

    霍长渊眉宇间像笼罩了层雾,看不真切。

    林宛白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没有被阻拦。

    心口松了下却又很快发紧,继续往前,刚刚擦身而过时,听到他突然迸出一句,“那就交往好了!”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