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30章,还有裤子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

    第130章,还有裤子

    “……我哪有!”

    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林宛白立即反驳。

    被他始终盯着不放,她越发的不自然,支吾着,“不是你说,邻居之间应该互相帮助!”

    “喂我。”霍长渊将手里碗一推。

    这霸道的两个字,足以勾起太多的东西……

    林宛白抿起嘴角,“你不喝就算了!”

    “小气!”霍长渊唇角撇了撇,将碗收回来,拿起勺子一点点的舀,嗓音沙哑的咕哝,“蠢的把水仙当大蒜吃中毒进了医院,我还喂过你!”

    “……”林宛白尴尬,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霍长渊喝了两口,很快蹙眉,“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

    “你生病了,只能吃清淡的。”林宛白无语。

    病了还这么挑剔,有能耐别生病啊!

    霍长渊继续往嘴里送,中间抬眸瞥了她一眼,“那等我好了,你再给我煮碗面。”

    “嗯……”林宛白看在他病号的面子上点头。

    不过这人,怎么就对面条情有独钟!

    虽然不像是吃面那样快,但是一碗粥最终也慢吞吞的喝光了,勺子往碗里一扔,全都递给她。

    林宛白接过放到旁边,把准备好的药片倒在手里转给他,“现在可以吃药了!”

    霍长渊很配合,起来仰头就咽下去了,然后才喝的水。

    随即,又像是之前那样,倒在床上,还把被子扯过来蒙在身上,只露出喉结往上。

    林宛白没有立即离开,把碗筷拿到厨房洗干净,不放心的关系,过程她刻意放慢了不少。

    大概磨蹭了半个多小时,她倒了杯热水重新走进卧室。

    霍长渊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

    以为他睡着了,等林宛白将水杯放到床头柜上起身,发现他视线正凝在自己身上。

    哪怕是因生病有些木然,眨动的速度有些慢,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也依旧古井一般的深邃。

    仿若纵身一跃,就会万劫不复……

    林宛白站直身子,躺下的关系,短发有些乱,像是鸡窝。

    说实话,有些滑稽!

    林宛白憋住笑,只是渐渐发现他似乎并不太好,哪怕疲惫时,也不曾见他这般孱弱,都说病来如山倒还真的是,但按理来说药效差不多也上来了……

    越想她皱眉,忍不住伸手探向他的额头。

    啊!

    她在心里低叫了声,缩回手。

    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才知道那温度烫得要命。

    之前在s市出差时,淋了那么长时间雨都没事情的人,现在一点小风寒就成了这样。

    林宛白凝声开口,“霍长渊,你这样不行,得去医院!”

    “不去。”霍长渊直接回。

    “那你有没有私人医生?”林宛白皱眉继续问。

    “没有。”霍长渊再度回。

    林宛白抿起嘴,有钱人不都是有标配的私人医生么?

    想了想,她又忙问,“那秦医生呢?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毕竟是专家,对付这样的小病小灾应该能手到擒来吧?

    霍长渊却仍旧回绝,“他前些天刚去云南旅游,回来一大堆手术等着,别麻烦人家。”

    林宛白听了后,却不禁联想起闺蜜桑晓瑜。

    这么巧?都是到云南旅游……

    不过此时想不了那么多,很犯愁他的病情,这个温度和她上次发烧时还要厉害些,若是不去医院的话,真不敢保证会烧成什么样,恐怕明天起床都会是个问题。

    霍长渊冷不防的问她,“你家里有白酒吗?”

    “没啊……”林宛白愣愣的摇头。

    “那你去超市买一瓶。”霍长渊又说。

    林宛白眨眨眼睛,不由瞪向他,怀疑他是不是烧傻了,“都已经病成这样了,你还想要喝酒?”

    “听我的,去买。”霍长渊手抚上嗓子,沙哑吃力的说,“用白酒往身上擦一擦,就能退烧。”

    林宛白表情怀疑的看着他,最终在他目光注视下点头。

    十五分钟后,她气喘吁吁的拎了瓶白酒上来。

    “买回来了?”

    林宛白晃晃手里白酒,“嗯,买回来了!”

    其实她开始是抱有怀疑态度的,不过想到上次在公园被困的那晚,他用身体取暖的方式给她退了烧,应该比她要懂得多……

    最主要是,问了下超市的阿姨,说这个土办法确实是有效,体温很快就能降下来,自家的小外孙生病时怕打针疼,经常这么做。

    小外孙……

    她这边可是个大总裁……

    霍长渊从抽屉里拿出包东西扔给她,“这里有棉球,用它蘸着酒往身上搓。”

    “啊?”林宛白傻眼了,“我……我来?”

    “我现在烧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你不会指望我这个病人自己给自己退烧吧。”霍长渊说话时,沉敛幽深的眼眸始终望着她,一瞬不瞬的。

    在卧室棚顶的暖黄色灯光下竟显得有几分可怜,而且字里行间都没有一点霸道在,反而更像是在请求。

    是谁说弱势的女人会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一点都不绝对,明明脆弱的男人也会引起女人的照顾欲……

    林宛白在他目光里败下阵来,捏着手里的棉球,“那……现在要怎么弄?”

    “先把我的衣服脱了。”

    霍长渊躺在那,伸手往身上比划。

    脱衣服?

    也对,要用酒擦身体的方式退烧,衣服是很碍事……

    林宛白只好闷声应,“噢……”

    她开始屏住呼吸,往前机械的走两步,再机械的弯身。

    手朝他伸过去,先是解开了他扯乱了领带,然后是衬衫扣子,一颗都不剩后,他的好身材也就一览无余。

    霍长渊像是个小孩子一样,配合着她举高了两条手臂,衬衫连带着西装外套,都一并脱下来了。

    健硕紧实的胸膛被灯光最直接的方式描绘出来,腰线似乎比以前都更深刻了一些,明明只是那样无力的躺着,却还是有着致命的性感,雄性的荷尔蒙发挥到了极致。

    林宛白偷偷咽了口唾沫,努力保持镇定。

    眼观鼻,鼻观心。

    目不斜视的将外套和衬衫都搭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转过身,手脚有些局促,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霍长渊不等她开口,已经指向腰下,“还有裤子。”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