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28章,时间不早了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

    第128章,时间不早了

    太过于震惊,手里的钥匙都“啪嗒”一声跟着掉在地上。

    林宛白手忙脚乱的捡起来,眼睛却离不开他。

    自始至终,霍长渊眉眼间的神情都没有变。

    没有刻意和她打招呼的意思,相比较于她脸上的震惊之色,他完全坦然自若极了,就像是出现在这里以及打开门,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霍长渊将钥匙拔下来后,长腿稳稳的迈进去。

    林宛白呆讷在原地,视线断绝在了闭合的防盗门上,而最后所见的,是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

    走廊里静下来,她只好也转身开门,关门。

    然后,林宛白做了一个很傻气的动作。

    手用力掐了下右脸,疼痛感骤袭,确定自己并不是在白日做梦,霍长渊真的搬到了她家对面住。

    原来以前邻居大姐嘴里搞不懂的有钱人……

    竟然是他!

    只是重点是他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住?

    明明他所居住的是那样高档的小区,和这样破旧的住宅区根本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还是说,有钱人真的都是有点神经病的?

    林宛白杵在玄关处,好半天都还是无法从震惊中缓过来神。

    所以当敲门声突然响起时,她吓得差点原地蹦起来。

    林宛白咽了口唾沫,屏息问,“谁啊?”

    “是我。”

    外面传来沉静的男音。

    林宛白趴在猫眼上看了眼,外面的确伫立着高大的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像能穿透门板一样。

    她手放在门把手上,缓慢的推开,“……你有什么事吗?”

    “我来取内、裤。”霍长渊双手都插在裤兜里,咬字清晰。

    林宛白脑袋里“轰”的一下。

    他竟然还记着这茬!

    现在终于明白,他那条短信里有时间亲自取是什么意思了!

    见他视线往自己身上扫,林宛白尴尬,才意识到自己进门后竟一直傻愣愣的站在玄关入口处,忙将身上的挎包摘下来,换上拖鞋快步往里面跑,“……你等下!”

    没几秒钟,她就快速的跑回来。

    手里捏着那烫人的男士平角裤,林宛白给他递过去,不过这次“谢谢”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有事?”霍长渊见她眼睛始终望着自己,挑眉。

    林宛白一肚子的疑问,脸上表情仍旧不确定,“霍长渊,你搬到了对面?”

    “你刚没看到?”霍长渊从兜里掏出来那把钥匙,在她眼前晃动。

    林宛白当然看到了,关键是……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霍长渊微蹙着眉,也很有底气继续反问她,“这里我不能住?”

    “我不是那个意思……”林宛白尴尬的摇头。

    霍长渊视线从她脸上淡淡扫过,语气平常的解释,“这边离公司比较近,上下班更方便。”

    “噢……”林宛白讷讷点头。

    可是这个理由,会不会有点牵强?

    这一片都快成为危楼了,不说房屋格局,就是水电煤各方面设施都非常老旧,就算是原本的高档住宅楼太远,但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买更好的,更何况他自己有车,江放也时常过来接……

    “林宛白,你还打算攥着我的内、裤多久?”

    林宛白愣了愣,见他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凝着自己,跟着视线往下。

    脑袋里又是“轰”的一声。

    这才惊觉,刚刚自己递过去时始终没有松手……

    林宛白快速缩回手,尴尬的背在身后,眼神闪躲着催促,“你还有事吗,没有事的话,我要关门了!”

    门板关上,她两只手像扇子一样扇。

    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在冰箱里翻了翻,找了半袋剩下的冻睡觉煮上。

    外面的夜色已经初降,林宛白准备打开电视看两集电视剧,然后洗澡睡觉。

    “叩叩——”

    敲门声又响了。

    林宛白再次打开门,外面果不其然站着的还是霍长渊。

    同样换了一身家居服,这样充满了生活气息的他以前经常会见到,她咬唇,“霍长渊,你又有什么事?”

    “能帮我煮碗面吗?”霍长渊背在身后的手提起。

    是个超市的购物袋,里面有一小捆挂面和鸡蛋,食指间还勾着车钥匙,应该是特意跑出去买的。

    “……”林宛白皱眉,似在思量着拒绝。

    “白天开了一整天会议,从中午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只喝了两杯咖啡,胃里空的难受。”霍长渊配合着自己的话,右手还放在胃上,见她始终皱眉,又幽幽的说了句,“邻居之间应该互相帮助吧?”

    似乎被他最后一句话击破防御,林宛白最终点头,“……好吧!”

    接过他手里的购物袋,她将门彻底打开,然后转身往厨房方向走。

    “你先在客厅等一下,好了我叫你!”

    “嗯。”霍长渊淡应。

    跟着往里走,在她背身看不见的视线里唇角翘起。

    冰箱里有洗好的葱,随便切两刀,开始烧水煮面,她在里面放了两个鸡蛋,十多分钟,油烟机的声响就关掉了。

    林宛白将面端出来时,霍长渊已经自发的走过来拉开餐椅。

    筷子挑了两口吃,他抬头问她,“你怎么煮的,为什么我每次都煮不好?”

    “呃。”林宛白想到在他家厨房地上看到的锅,咽了咽,“可能也需要天赋吧!”

    “……”霍长渊唇角一抽。

    很快,一碗面见了底,他再次抬头,“还有没有?”

    “应该只剩下点汤了……”

    “都给我盛出来吧。”

    林宛白接过碗,忽然觉得对话似曾相识,第一次她煮给他时也是这样……

    把锅里的面汤都倒出来,她将碗放下时还是没忍住多说了句,“晚上还是少吃点,不然对胃消化不好。”

    霍长渊再放下筷子时,碗里面干干净净,一滴汤水都无。

    “谢谢。”他冲她勾唇。

    林宛白呼吸一顿,呐呐的,“不客气……”

    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她说这两个字,尤其是唇角勾起来的弧度,实在是太蛊惑人心了。

    将碗筷收拾完,从厨房出来时,发现他还坐在餐椅上没动,林宛白顿时有些紧张的看了眼窗外夜色。

    “霍长渊,时间不早了……”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