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26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

    第126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

    林宛白没有选择,只好硬着头皮默默的套上。

    霍长渊身材本来就健硕,哪怕是宽肩窄腰的,四角裤对于她来说也很大。

    松垮的一直往下掉,只好在腰部打上个结。

    全部都穿戴完毕,霍长渊走过去将小木屋的门打开了。

    外面站着的的确是园内的工作人员,是个年纪五十多岁的大爷,长得非常憨厚,手里拎着串钥匙,还保持着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的模样。

    这会儿门打开,视线在两人身上掠过来掠过去,眼神很……

    林宛白捂脸。

    刚刚要的纸巾和地上的血,让大爷不多想都难。

    真是个难忘的生日啊!

    她直接放弃了解释,全程低着头快速从小木屋里出来,往公园的大门口。

    不比昨晚下大雨的时候,偶尔能看到有出租车行驶而过,等了有段时间,才拦到了一辆空车。

    回到酒店是一个小时后。

    出租车停在酒店的正门,霍长渊给了钱,两人依次下车。

    下过雨的气温很凉,一股风吹过来,林宛白抱紧胳膊的同时,肩膀上跟着一暖。

    霍长渊将身上的西装外套给了她,并拢了拢领口。

    “谢谢……”林宛白说话时,低垂的视线不由自主扫过了他的皮带。

    想到他西裤下面的真空,她默默的移开视线。

    辣眼睛……

    刚进酒店大堂,燕风就不知从哪个方向大步迎出来,“小宛,你没事吧!”

    “我没事……”林宛白忙摇头。

    “昨晚你说有事就匆匆走了,后来我敲你门一直没人,给你打电话也没接!给我急坏了,要是再看不到你,只等过了二十四个小时就直接报警!你跑哪儿去了?”燕风几乎一口气说的,可见他的着急。

    “呃,我……”林宛白舔了舔嘴唇,组织语言。

    落后一步的霍长渊跟上,刚好站定在她旁边。

    燕风视线正停留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上,看到只穿着衬衫的霍长渊,已然明了,脸色有些变了,“小宛,你和霍总一整晚待在一起?”

    “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宛白摇头,“我和霍总困在了一个公园里,直到早上工作人员才把门打开……”

    解释到最后,她竟有些心虚的感觉。

    两人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反而像干了什么坏事一样。

    霍长渊淡淡瞥了她一眼,双手插兜的越过他们继续往前走。

    燕风很快镇定下来,面色缓和,将她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然后再脱掉自己的给她披上,随即追上前面的霍长渊,“霍总,你的外套,谢谢了!”

    霍长渊什么也没说,接过后脚步不停。

    “小宛,我们也上去吧!”燕风走回来对她说。

    林宛白点头,“噢好。”

    她这会儿也更想回到房间里,咳……静静!

    已经出差的最后一天,晚上的航班,白天还有会议要开。

    林宛白早上回到房间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打结的四角裤换下来,然后丢在水池里。

    凉水哗啦啦的冲下来,她搓洗的时候却还是觉得滚烫。

    折腾了半个小时,用吹风机烘干完她手都酸了。

    找了个透明袋,用手指尖将四角裤叠好装好,然后塞在挎包里,之后她整个白天的工作中,都觉得自己像是个变态……

    熬到了午休时间,林宛白终于找到机会。

    霍长渊立身在百叶窗前,手里夹着根烟,正在低头抽,身旁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个江放。

    林宛白抱紧挎包,一溜小跑过去。

    “呃,霍总!”

    说完,她眼神飘向江放,意思很明显。

    霍长渊却像是看不懂,吐出口烟雾,“有事情就直接说!”

    原本已经准备颔首暂时离开的江放,在收到boss投递过来的眼神后,只得像颗柏松一样挺立在原地。

    “没事……”林宛白支吾了半天,只好说。

    有旁人在,她哪里好意思把四角裤拿出来还他呀!

    霍长渊接着抽烟,转向助理,“江放,你继续!”

    江放闻言,恭敬的开口,“是,霍总!明天上午董事会议的内容……”

    林宛白心想算了,只是个四角裤他根本不会在意,继续抱紧怀里的挎包,她像是刚才一样一溜小跑的回去。

    ………

    因为出差的时间赶上了周六日,所以回来后串休了两天。

    飞机落地时已经很晚,折腾到家已经是半夜,进门后直接倒床就睡着了。

    隔天早上醒来,她才想起来整理行李,说是行李也就是个双肩包,把里面换洗的衣物往出拿,那条四角裤也夹在其中。

    玄关处传来钥匙拧动锁芯的声音,应该是同样去外地旅游的桑晓瑜回来了。

    这要是被看到她拿着条男士四角裤,少不了一顿揶揄!

    情急之下,林宛白将四角裤藏在了抽屉的最下面。

    刚藏好,门就被推开了,桑晓瑜拎着行李箱啪嗒啪嗒进来,她忙问,“小鱼,你这次出去玩的怎么样?”

    “别提了!”桑晓瑜一脸狰狞,腮帮子鼓鼓的,“在丽江时碰到个二百五,影响我整个旅途,简直气死我了!小白我跟你说,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其实都是衣冠禽兽!”

    “呃……”这比喻。

    不过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她多少也表示赞同。

    一直到吃完了早饭,桑晓瑜还骂骂咧咧的没完,可见气的够呛。

    白天两人都没有出去,好不容易有的闲暇时光,又都是旅游和出差刚回来,所以买了不少零食在家看电视剧,给喜欢的明星增加收视率。

    林宛白往嘴里塞了把薯片,手机震动。

    很短促,是条短消息,她拿起来就看到“霍长渊”三个字。

    内容打开,林宛白有些茫然,因为屏幕上没有任何文字,只有一个,“?”

    林宛白:“?”

    霍长渊:“??”

    林宛白这回彻底懵逼了,不懂他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按理来说,霍长渊不像是发骚扰短信的人。

    正犹豫着要不要再回复过去时,手机又短促的震动了下,这回终于显示了文字内容:“林宛白,打算什么时候把内、裤还给我?”

    “!”

    林宛白猛地站起,嘴巴里薯片全喷出来。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