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18章,我想找霍总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

    第118章,我想找霍总

    就像是他人的出现一样,那样突兀却又那样自然。

    燕风差点没有抱住怀里的儿子,哪怕再极力镇定,声音也有一丝发颤,“霍总?”

    “原来是燕先生。”霍长渊惯常冷漠的脸上此时神情慵懒,甚至有些慢条斯理,语气轻淡的,“你们聊,那我先不打扰。”

    说完,就作势要转身回屋。

    宛若这个家的男主人一样,只是在听到敲门声后过来看一眼。

    林宛白嗓子发紧,牙齿隐隐的都快咬碎了。

    尤其是燕风看向她不敢置信的眼神。

    这样的情形她解释不出来半句,因为霍长渊出现在自己家里,衬衫敞开着,胸膛上面还隐隐有刚刚挣扎时留下来的抓痕,营造出来的完全只有暧昧。

    “不必,应该是我打扰了。”燕风表情和声音都有些僵硬。

    小家伙似乎也没料到这样的场面,始终趴在燕风怀里没敢吭声。

    往上托了托儿子,燕风拎着小书包转身一步步走下楼,几层之后有些慌乱,开始后悔自己的去而复返。

    楼道里的脚步声消失,林宛白许久都只能和个木头茬子似的杵着,脑袋也空空的。

    最后燕风转身时,向她投递过来的一眼,里面的失望就像是锋利的刀刃直直割向她。

    “看什么,都已经走没影了!”

    刚刚灭掉的感应灯,和沉喝的男音同时亮起。

    霍长渊一把扯住她的手臂,下一秒,被她狠狠的甩开。

    他顿时眯眼,再次扯住她的手臂,牢牢的,不给她可能挣脱的机会。

    林宛白没有甩开他的掌控,可眼睛却死死的瞪着他,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心底翻涌上来的委屈把她湮没,“霍长渊,你故意的!”

    “你就这么怕他知道我们的关系?”霍长渊早就憋着火,凝声质问。

    “你根本就不懂!”林宛白咬牙。

    “呵。”霍长渊冷勾着唇,话难听得像把刀,“那又如何。你也是我睡过的!”

    林宛白毫无意外的被中伤到,脸色顿白,只觉得内心里一片冰凉。

    这个她自然不会忘……

    若不是先发生了那意外的一夜,接下来又出卖了自己,她再见到燕风时不会那样难以启齿。

    霍长渊眉心蹙紧,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不妥,只是薄唇扯动半晌,再开口语气更加阴鸷,“你就这么不愿意继续跟着我,非要给人家当后妈?”

    林宛白紧紧的攥着拳。

    指甲抠在掌心里,用力克制住想要对他大吼大叫的冲动,抖着声音,“霍长渊,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们的关系结束了!我希望我们从此以后各不相干!”

    这次,是霍长渊狠狠甩开了她的手。

    他大步走回屋里,却不是逗留,没几秒就再次出来,手里拿着西装外套,浑身戾气的从她面前擦身而过。

    林宛白几乎下意识的关上门,并落锁。

    回到床上猛拉高了被子。

    好累。

    …………

    之后的一整周,林宛白过的都不好。

    闺蜜桑晓瑜跑去旅游,她连个诉说的人都没有,这期间她也没敢主动联系燕风,直到礼拜日她在家里躺尸时,有人在敲门。

    林宛白现在对敲门声甚至有了些阴影,她犹豫的往玄关挪动。

    趴在猫眼上看清楚外面的人时,她怔了怔,有些胆怯的将门一点点打开。

    和上周早上时一样,外面站着的是燕风和小舟舟,依旧提着超市的购物袋。

    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燕风进来后,就将买来的食材拎到了厨房里,洗手忙碌起来,因为从军的关系,动作比她还要迅速和利落。

    午后阳光最浓烈的时候,房间里哪哪都是香味。

    只是林宛白从坐下以后,就忐忑不安,果然在吃饭没多久,燕风手里夹菜的动作停了下来。

    “小宛,我一直以为你和霍总只有工作上的关系。”燕风说到这里顿了顿,很明显的皱眉,“只是你不该瞒着我,让我有种被当成傻子耍的感觉。”

    “对不起……”林宛白咬唇的低头。

    她甚至不敢对上他的目光,怕里面会有失落和嫌弃,甚至是厌恶……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燕风又问。

    林宛白张了张嘴,很低的回了句,“我们已经没关系了……”

    “小宛,你不想说的话,我不会为难。”燕风见状,原本很多悬在嘴边的话都统统咽了回去,最终化成了一声叹息,“如果需要帮忙,就和我说。”

    “好……”林宛白鼻头有些发酸。

    他永远都是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这样一如既往的温和,舍不得多说她一句。

    因为谈论到霍长渊,气氛似乎异样了许多,直到小家伙实在忍不住的用筷子敲着碗盘,冲她噘嘴,“小白,你为什么还不哄我!没看见我已经醋满天啦!”

    林宛白沉重的心一下变得轻松起来。

    燕风傍晚还有事情,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就带着儿子离开了,被哄好的小家伙临走时还羞嗒嗒的亲了她一口。

    送走他们父子,林宛白走回卧室的床上仰躺,手机短促的震动了下。

    她打开看,是一条来自银行系统的短消息。

    当看清楚信息内容的时候,林宛白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不是别的,是转账入账的提醒,她一个个查了小数点后面的零,二十万整,不多也不少。

    而这张卡是霍长渊当初给她的那张。

    林宛白拿着手机走到桌边,抽屉里那张银行卡正静躺在上面。

    眼角余光里,旁边的化妆镜除了映出她紧抿的嘴角,还有她锁骨上垂坠着小钥匙,钻石的光晶晶亮亮。

    “以后走到哪里都必须戴着!”

    “时时刻刻把它挂在脖子上!”

    “洗澡都不许摘!”

    ……

    耳边沉静男音霸道的一遍遍,每个字都清清楚楚。

    林宛白不由想到上次饭局在洗手间,他扯开了她的领口,指腹轻挑在小钥匙上面说的那句“真乖”。

    深呼吸了一口,她拿起银行卡的同时,一并摘掉了项链。

    …………

    周一,林宛白趁着午休打车来到了霍氏。

    从旋转门穿过,走到气派的服务台前,里面站着名没见过的前台小姐。

    她舔了下嘴角,“你好,麻烦一下,我想找霍总。”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