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11章,不稀罕我的女人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

    第111章,不稀罕我的女人

    林宛白脑袋里像是被打了个结。

    看到他眸底渐渐卷起来的风暴,有些胆怯的握紧了拳头,可胸腔内却有股横冲直撞的力量,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说,我们结束这场肮脏的交易吧。”

    “外婆已经出院了,我不想再继续这种关系……”

    霍长渊转过身时是背着窗户的夕阳光,沉默的让人忌惮。

    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烟盒,叼了一根点燃,白色的烟雾从他的鼻端和唇角四散,没有想象中的暴跳如雷,他视线始终紧锁着她,直到将烟抽到了海绵端。

    赤裸的上半身每条肌理都像紧绷着像要出鞘的箭一样,默不作声却蓄势待发。

    霍长渊将烟蒂掐灭在垃圾桶里,扯唇的动作和烟灭的步调很一致,“林宛白,你这是利用完我了就撤?”

    沉静的嗓音出奇的很淡,可眉眼间却露出了阴鸷。

    林宛白知道,他已经在不高兴了。

    “这期间……”她咽了咽,让声音听起来更加不疾不徐一些,“我们应该算是各取所需吧,如果结束的话,我希望以后能够各不相干。”

    这样一段简单的话,就足以令她冷汗溢满手心。

    可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她会看不起自己。

    “你确定?”霍长渊慢慢眯起眼眸。

    “嗯……”林宛白点头。

    “砰!”

    放在凳子上的脸盆被踢翻在地上。

    里面的水洒了一地,很多都溅在林宛白的鞋上,平底的球鞋很快沁湿了,她却不敢动。

    霍长渊冷笑出声,眸底的阴鸷在他一字一顿间攀临到了顶峰,“呵,林宛白,你说结束就结束?”

    “不要……”

    林宛白惊惶低喊,人就被拖了过去。

    大床因为压上来的重量发出很闷的重声,她挣扎的想起来,被他的薄唇堵的结结实实。

    吻夹杂着他的怒气,铺天盖地而来。

    霍长渊手上力道没有半点轻的,转眼间,就将她身上的粗线毛衣被扯到变形,甚至有毛线崩开的声音,而眸底那种阴鸷的狠戾看的她浑身直冒冷汗。

    林宛白奋力抵抗,却什么都抗拒不了。

    她只能抬眼木木的看着棚顶,目光渐渐没有了焦距,声音也跟着变得涣散空洞起来,“我不愿意,霍长渊,你这样是强迫我……”

    霍长渊大手蔓延至她的腰,扯开了牛仔裤的拉链。

    指腹间触碰的异物,让他动作停顿住。

    完全被暴躁的情绪所主导,霍长渊差点忘了,她的亲戚还没有走……

    沉敛幽深的眼眸抬起时,呼吸紧接着又是一顿。

    林宛白像是待宰的羔羊躺在那,不挣扎不喊,但两行清泪正从眼角顺着太阳穴滚滚而落。

    霍长渊伸手,就触碰到了那湿意,恍若被什么东西给刺了一下。

    他其实是骨子里傲娇的人,不屑霸王硬上钩的。

    就像是当初,即便想要她跟了自己,也只会使手段威逼利诱她最后主动向自己低头罢了,也像是他曾和秦思年说过的,床上这种事情还是你情我愿的比较爽。

    霍长渊食指和拇指轻捏,潮湿的感觉散开,他眉眼和声音一样幽幽,“林宛白,这是你第一次因为我而流眼泪。”

    “……”林宛白呼吸窒住。

    惶惶抬起头,光线和角度的关系,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里看不真切,正准备凝神细看时,身上爆发的力量忽然消失,然后听见他漠漠的两个字。

    “算了。”

    霍长渊撤出了手。

    他从床上下来,将刚刚已经解开的皮带重新系上,从兜里又掏出根,不过没有立即点燃,而是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很深,像是把她从里到外都要看透似的。

    林宛白哆嗦了下,随即细细的颤抖着,他寡淡的五官和冷漠的眉眼像生生定格在了她瞳孔里,冷哼的声音,“不稀罕我的女人,我也不稀罕!”

    她双手捂着胸口的坐起来,整理皱巴的毛衣,几乎是夺门而出。

    小客厅里的外婆已经回卧室了,因为上了年纪耳朵背,开着的电视机传出很大的声响,并没有发现两人的争执。

    无法在家里多停留,林宛白一路脚步不停的奔出了院子。

    不知道在河边坐了多久,天色渐渐降下来时,她不得不原路往回走。

    临近时,林宛白脚步很怯,竟不知再怎样对上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等到了大门口,发现那辆原本靠边停放的白色路虎不知去了哪里。

    穿过院子进了门,外婆还在卧室里看电视,不知演了什么综艺节目,笑声不断。

    林宛白大致转了圈,其他地方都悄声无息的。

    床边打翻的脸盆已经收起来了,脱下来的衬衫也不在,就好像那个叫霍长渊的男人从来没出现过这里一样。

    到了晚上,饭菜都端上了圆木桌。

    外婆拄着拐杖过来吃饭,拿起筷子品尝她做的菜,全程没有多说和多问什么。

    林宛白有些忍不住,“他呢……”

    “小霍啊,走了!”外婆抬眼,自顾的开始说道,“好像公司有事情吧,那会儿跟我匆匆道了个别,就拿车钥匙开车走了,他没跟你说么?”

    “……说了。”林宛白嘴角蠕动。

    不用再暖床,不用再随叫随到……

    恢复了自由身是好事情,只是往外深深吐息时,胸腔内为何更闷了。

    …………

    照顾外婆的人很容易找,邻里间有很多。

    林宛白挑了个平时关系近的,商量好价钱,又交代了些照顾老人需要多注意的事项,这才放心离开。

    因为没有霍长渊,她必须在周日晚上坐火车回去。

    临走时,林宛白深深的拥抱了外婆,似乎想要从老人身上汲取力量。

    乘坐的列车是最慢的一趟,基本很小的站都停,等早上五点多终于晃荡的到了,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晚上没睡。

    倒是没有感觉到很困,就是走路时四肢有些沉重,像灌满了铅一样,距离上班还有三个小时,林宛白打车回了家,踩着一层层楼梯上去,她有些喘。

    眼前不知怎的,浮现出了食物中毒那次霍长渊抱着她上楼的画面。

    林宛白拍了拍额头,确定不会再想那些有的没的时,终于一口气上了顶楼,忽然没力气拿钥匙,她直接敲门。

    里面打开门的人却让她愣了愣,“燕风哥……”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