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4章,我不持久吗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第104章,我不持久吗

    不像是以往那样,林宛白主动抱着他。

    脸深深埋在他的胸膛间,双手环在后面十指交缠住,很紧,几乎没有缝隙。

    霍长渊浑身一僵。

    原本准备拿烟的手顿在半空,微怔的看着怀中突然扑过来的娇柔骨骼,无声地挑了挑眉,然后伸手慢慢的回抱住她,掌心覆在她的后背和腰上。

    林宛白的脸贴在我胸口,隐隐逆着自己的呼吸。

    耳边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清晰的穿透进她耳膜,一声又一声。

    锅里面的水似乎翻滚起来了,林宛白却不想松手,只想再从他身上汲取更多的温暖,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直到他沉静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如果再抱下去,我就来感觉了。”

    “……”林宛白脸唰的红了。

    “来真的?”霍长渊掌心顺势往下。

    隐隐感觉到某个锐利的轮廓,林宛白慌乱的松开他,脸上好像又肿高了一些,耳后烫烫的。

    霍长渊干脆将两条手臂抵在她后面的理石台面上,然后俯身,将她控制在范围内,朝她脸上吹气,“我倒是不介意,只是你那个闺蜜……”

    “别闹了!”林宛白推了推,眼睛都抬不起来了,“我要继续煮鸡蛋了,你先出去吧……”

    重新回过身,锅里的鸡蛋已经扑哧扑哧的滚起小水泡。

    热气腾腾的升上来,后脖子被忽然咬了一口。

    不算是很重,但是很痒,林宛白摸在上面,有隐隐的牙印,还残留着唾液湿哒哒的,而视线里,霍长渊脚步慵懒的正走出厨房。

    林宛白将鸡蛋捞出来放在毛巾上时,玄关处传来了动静。

    是之前跑出去的桑晓瑜,似乎是故意的,换鞋时声音很大,等了会才往里走。

    桑晓瑜拎着早餐一溜烟跑到厨房里,看了看里面关灶火的林宛白,再看了看坐在客厅里弹烟灰的霍长渊,眨巴眨巴眼睛,“你们俩做完了?”

    “……”林宛白手里的鸡蛋差点掉地上。

    “动作挺迅速啊!”桑晓瑜见她红着脸,以为是默认了。

    林宛白羞窘的正想否认,就听到桑晓瑜径自的砸吧着嘴说,“不过话说回来,我掐算了时间,好像并没到一个小时,这再加上前戏啥的,霍总也不是很持久啊……”

    林宛白一把捂住她嘴巴。

    这回鸡蛋彻底掉在地上了,啪嗒啪嗒的碎了两声。

    林宛白已经顾不上去捡,又羞又窘的压低声音警告,生怕被客厅里的霍长渊给听见,“小鱼,你小点声!别再胡说了啊……”

    在厨房里又待了很久,才磨磨蹭蹭的出来。

    霍长渊刚好从客厅走出来,手里面拿着车钥匙和手机。

    “呃,小鱼买了豆浆和油条,你要吃吗?”林宛白这回更不敢看他了,视线飘啊飘的。

    “不吃了。”霍长渊摇头,晃了下手机,“刚江放打电话,有个客户要见。”

    “噢……”林宛白点头。

    目送着他走向玄关,临出门时,桑晓瑜钻出来不忘道别,“霍总慢走,有空常来!”

    门板关上,林宛白长舒了口气,回到房间里仰躺在床上想要闭目养神。

    只是才刚找个舒适的姿势,手机响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霍长渊”三个字,她呼吸抖了抖。

    咽了咽,林宛白镇定的接起来,那边还能听到汽车的引擎声。

    “怎么了?”

    霍长渊似乎顿了顿,沉吟般的问,“唔……我不持久吗?”

    …………

    夕阳西下,林宛白从公交车上下来。

    下午时接到霍长渊的电话,说是晚上一起回家吃饭,他那边有个临时会议可能会晚一个小时结束,所以让她下班来公司等他。

    林宛白过人行横道时看了眼手机,时间似乎刚刚好。

    绿色灯亮起,她跟着人群一起穿过马路,高耸的大厦充斥眼帘。

    刚刚从旋转门进来,林宛白脚步微顿。

    总裁专属电梯方向,穿着黑色西装的霍长渊走出来,迎面的员工都在恭敬的颔首叫着霍总,而他旁边跟的不是江放,竟是林瑶瑶。

    和那天在她家里一样,哭的梨花带雨。

    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知说着什么,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我见犹怜的,只不过霍长渊连眉毛都没皱一下,长腿迈动的步伐很大,没有停下来听的意思。

    林瑶瑶踩着高跟鞋全程小碎步跟着,锲而不舍的。

    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出来,一定是为前两天在她家的事情认错。

    林宛白远远的看着,从几次的相处以来并不难看出,林瑶瑶是真的很喜欢霍长渊。

    哪怕在俱乐部时,霍长渊对她下手那么狠和不留情,却仍旧一点埋怨都没有,反而将记恨都放在了她身上。

    当年李惠鸠占鹊巢后,林瑶瑶也代替了她的位置,完全享受着林家所有的宠爱长大的,骄傲的孔雀一样很少能正眼看上谁,似乎是觉得只有霍长渊能够匹配吧。

    “长渊哥哥……”

    林宛白隐约还能听到林瑶瑶在喊着。

    愣神间,霍长渊已经走到她跟前,扯过她的手,“看什么看,走了!”

    林宛白眨眨眼睛,被他拖着往大厦外面走,旋转门隔开时,林瑶瑶还在后面追。

    白色的路虎就停在路边,两人坐上车后,就行驶离开。

    路过某个连锁超市时,霍长渊将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库,上次将面条和鸡蛋都用光了,冰箱里现在只剩下几罐进口啤酒。

    从斜面的慢行电梯上去,入口时,林宛白推了辆购物车,并抽了张架子上的促销海报。

    挂面和鸡蛋放在车里,她想了想,拉他去了前面的蔬菜区。

    “买点青菜和肉做吧,也不能总是吃面条,没营养。”林宛白停在贩卖菠菜的菜架上,边挑边说,末了,忍不住看他一眼嘀咕,“再说你不腻啊……”

    霍长渊推着购物车,闻言附身向她,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跟你的身体一样,吃不够。”

    最后三个字,像是小飞虫痒痒的钻到耳蜗里。

    林宛白不争气的脸红,牙齿咬嘴唇,直到后面排队等候的大婶不耐烦起来,“小姑娘,你到底挑没挑完,不挑让开点地方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