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3章,抱住了他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

    第103章,抱住了他

    林宛白被他半揽在怀里,视线里是他刚毅的侧脸和迸射出来的咬肌。

    “老公……”李惠幽怨的喊。

    林勇毅一时间面上有些挂不住,清了下嗓子皱眉提醒,“长渊,这毕竟是我的家务事。”

    似乎是在变相的强调自己管教女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林氏和霍氏的合作案,林董事长考虑换个甲方?”霍长渊扯动唇角,语气很是轻描淡写。

    林勇毅神色微变,只是短暂的权衡了两秒,便已挥了挥手,“罢了罢了!到底是一家人,谁对谁错也没必要追根究底,闹也闹过了,教训也教训完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随即,便率先转身往出走。

    “爸爸!”林瑶瑶还不甘心。

    李惠察言观色半天,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拉上女儿,“行了瑶瑶,我们走吧!”

    始终趴在阳台上望风的桑晓瑜跑回来,终于能够狐假虎威一把,赶苍蝇一样往外轰,“走走!都走,赶紧的!”

    “砰”的一声关上门,世界终于清静了。

    林宛白双腿软了软,胸腔里紧憋着的一口气缓缓吐出。

    她看向身旁的霍长渊,唾沫咽了咽,意外他竟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你……”林宛白张了张嘴。

    才发出一个音节,她就痛的闭上了嘴巴,牵动着肿起的脸。

    桑晓瑜靠在门板上冲她晃动着手机,得意的眨眼睛,“小白,我搬来的救兵哟!”

    林宛白瞬间秒懂了。

    桑晓瑜颠颠跑过来将手机塞回她睡衣口袋里,然后一股脑钻到了卧室里,很快又再跑出来,已经穿戴整齐,“咳!那个什么,我出去买点早餐回来!”

    说完,便匆匆再跑向玄关处。

    门板即将关上时,又露出个脑袋瓜,挤眉弄眼,“小白,霍总,我去的地方远,回来的也慢,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哈,不耽误!”

    “……”林宛白大窘。

    不知是被打的关系,还是别的什么,感觉脸上开始发烧。

    这次大门再被关上以后,只剩下他们两个。

    林宛白被霍长渊拉着一路走进卧室,被子被掀开一些,坐在上面。

    霍长渊伸手将她的下巴捏起来,蹙眉审视着她的脸,神情严肃的像是在公司里批阅文件时一样。

    左右两边脸都被打了,林勇毅是男人,力气肯定小不了,上面的五指印很清楚,嘴角隐约可见血红色。

    “疼吗?”

    林宛白愣了愣,因为她从霍长渊的眼神里扑捉到了一丝心疼。

    很快的稍纵即逝,她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林宛白摇了摇头,被他眼神横过来,又老实的点了点头。

    坐下时口袋里的手机露出来半截,她视线从上面掠过,想到刚刚桑晓瑜说打电话搬救兵。

    算起来的话,桑晓瑜是在李惠林勇毅他们进口后不久才跑去的阳台,再距离霍长渊的出现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林宛白从家里赶往过他所在的高档小区,公车要晃荡近四十分钟。

    也就是说,霍长渊接到电话后,再到出门,竟花了十分钟就将车开到了楼下。

    这个男人……

    林宛白张嘴,哪怕很小心,牵动着脸颊还是很疼。

    她用手轻轻按住些,看了看他,嗓子里像是有什么堵着,散不开。

    好半天,她垂下了眼睛,很小声的憋出来一句,“我不是小狗……”

    “你要像小狗那样省心就好了!”霍长渊指腹加了些力道,从鼻子发出声沉哼。

    “……”林宛白咬唇,这都什么比喻啊!

    近距离审视了半天,霍长渊眉间蹙起的褶皱更深了些,直接拉她起来,“肿成这样,去医院!”

    “不用!”林宛白摇头,早就有应急措施,“家里有医药箱,擦点药膏,再煮两个鸡蛋滚一滚就好了……”

    “你确定?”霍长渊面有犹豫。

    “嗯。”林宛白重重点头。

    床边的衣柜打开,最下面就放着个小医药箱,有平时常备的药。

    林宛白拿出已经用了半管的药膏,拧开上面的红色盖子,拿棉签准备蘸着往脸上擦。

    霍长渊伸手过来,掌心覆盖在她的上面。

    她蠕动着嘴角,表示,“我可以自己……”

    “给我!”霍长渊沉声。

    林宛白立即听话的松手,很怂的模样。

    霍长渊接过来,像是她刚刚那样,用棉签蘸了些药膏,然后俯身朝她靠近。

    “不记得我说过什么?”鼻息和呼吸都迎面扑过来。

    “呃?”林宛白睫毛轻颤。

    霍长渊扯唇时突起的喉结上下翻动,沉敛幽深的眼眸像是一口古井,而沉静的嗓音里带了几分打趣,“弱势的女人会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她垂着睫毛,不太敢和他对视。

    清凉的药膏涂在火辣辣的皮肤上面,冷热交替的感觉刺激着,林宛白缩了下。

    “很疼?”霍长渊动作顿住。

    “还可以……”林宛白呲牙咧嘴,却摇摇头。

    心里却觉得,似乎,好像……

    还可以再疼一点。

    霍长渊药膏涂的很快,但是很仔细,似乎脸上每道指印都涂到了,指腹轻触在上面时,将体温也一并残留了。

    小药箱重新合上,林宛白起身,“呃,我去煮两个鸡蛋……”

    这次霍长渊没有阻止,任由着她去。

    打开煤气阀门,再拧开水龙头,锅里接满了水,从冰箱拿了两个鸡蛋放在里面。

    还没有烧开,平静的水面映出了她的剪影,穿着睡衣发丝凌乱,而且两边脸颊都肿的很高,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这一大早上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过滤,挥别不掉的都是李惠林瑶瑶母女俩唱双簧的惯用伎俩和林勇毅抬手扇巴掌的模样,即便她再怎么习以为常,却也无法做到心境不受一点的波动和影响。

    身后有沉稳的脚步声响起。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霍长渊过来了,足音落下的每一声都像在她心上。

    林宛白扶在理石台面上的手一点点收拢,在那脚步声停在身后时,她忽然转过身。

    主动伸出了手臂,抱住了他。

    这个早上,她真的太需要他的温暖了……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