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0章,我并没有笑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网,。

    第100章,我并没有笑

    和往常的每一次一样。

    林瑶瑶像只花蝴蝶般的在霍长渊身边扑腾翅膀,桌上摆了很多的小果盘,每样都殷勤的拿到他面前,“长渊哥哥,你尝尝这个吧……”

    “长渊哥哥,要是都没有你喜欢吃的,我们拿菜单点两样!”

    哪怕全程霍长渊只径自抽烟,没有分半个眼神,林瑶瑶依旧兴冲冲的。

    林宛白看到包厢里的画面,抬起的脚不知道该向前还撤回了。

    江放进来后,霍长渊直接扭头,“来了?”

    “咳……”林宛白尴尬的走过去。

    林瑶瑶见到她,脸上表情顿时一变,却还要硬撑着笑容,几乎强忍着咬牙切齿的劲儿,“姐姐,你怎么也来了呀!”

    “过来!”

    霍长渊伸手,将站在茶几桌对面的她拽到身边挨着坐。

    林瑶瑶在旁边脸色已经难看极了,破天荒她的长渊哥哥竟然主动约她,现在感觉空欢喜一场。

    林宛白屁股刚沾在沙发上,包厢的门又被人推开,进来了三四个穿西装的男人,面上没有表情,看起来像是保镖一样的人,最后跟着一名男服务生。

    年纪不大,视线对上后她很快想起来。

    是那晚最后送茶点进来的服务生,当时她原本体谅工作的不容易冲对方笑了笑,没想到竟把人吓得落荒而逃,事后还自我反思来着……

    “说吧。”霍长渊吸了口烟。

    男服务生似乎比那晚还要惊慌,垂着脑袋瑟瑟发抖着,声音也抖,“和我无关,是这位小姐让我做的,不然就要让经理辞了我,一切都跟我没关系啊……”

    被他指向的林瑶瑶,神色大变。

    “长渊哥哥,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林瑶瑶脸上笑容已经快挂不住。

    霍长渊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朝江放看了眼。

    江放上前一步,将茶几桌上的酒杯拿起,倒了大半杯柚子茶,随即又往里放了什么,摇了摇,原本白色的沉淀就混杂在了柚子茶里,被放在了林瑶瑶面前。

    “把这个喝了。”霍长渊抬手。

    林瑶瑶小脸已经白了,看起来很慌张,也很害怕,“长渊哥哥,你别开玩笑了……”

    “我并没有笑。”霍长渊弹着烟灰,沉敛幽深的眼眸里没有半点温度。

    杯里面放入的东西,已经是不言而喻。

    林宛白看到现在,也终于看明白了似乎是要给自己出气……

    昨天她只是很不确定的说了一嘴,当时霍长渊也只是眼神一冷,并未多说什么,没想到他转脸就把林瑶瑶给弄来了。

    见林瑶瑶不动,他干脆沉声,“江放!”

    站立在旁边的江放再次上前,端起了杯子,而刚刚进来的那三四名黑衣保镖,这时也大步上前,左右两个几乎是将林瑶瑶给原地架起来的,另一个捏开她的嘴。

    “不要啊,长渊哥哥……”

    “我知道错了……”

    林瑶瑶吓得不行,哪还有半点平时跋扈的样子了。

    江放走过去,就像是之前两次那样毫不留情,将她的视线完全挡住,随即抬手把杯子里的液体全部灌了进去。

    林瑶瑶很想躲,但是躲不开,嘴巴被人捏着,呛声连连。

    旁边的保镖松开手,林瑶瑶就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已经顾不得形象了,伸手往嘴巴里面抠,可是已经无济于事,什么都吐不出来。

    “长渊哥哥,呜呜呜……”

    林瑶瑶朝霍长渊扑过来,满脸的控诉和委屈。

    霍长渊丝毫不为所动,任由她抱着自己大腿簌簌流泪,直到她脸色渐渐潮红开始不对劲。

    这样的情况林宛白有过亲身体验,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屏息。

    “霍长渊,你要做什么……”

    霍长渊将剩下的烟蒂捻灭,吐字冷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随便找个包厢把她扔进去!”

    林宛白呼吸一窒。

    林瑶瑶这会儿的意识已经不清了,保镖上前抓她时,反而主动的往上抱。

    林宛白吞咽了两口唾沫,目光再重新移回到身边的霍长渊,刚毅的脸部轮廓散发着逼人的英气,却同时也阴霾的吓人,唇角勾起的弧度都是寒凉。

    不是没有见识过他的冷漠,曾经她在他面前割腕时他都能纹丝不动。

    只是如今他这样冷漠的一面却是为她。

    林宛白其实是有些怕的,却又还有些暖。

    霍长渊并不是在随便说笑,这个空当里,林瑶瑶已经被人从房间里抬了出去,似乎隐约还能听到对面包厢门被推开的声音……

    说实话她是很解气的,那天若不是霍长渊出现,她可能就会跟燕风……

    只是现在这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做法,对于女孩子来说也的确很残忍,虽然林瑶瑶很可恨。

    林宛白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臂,“算了……”

    “你确定?”霍长渊黑眸斜睨。

    “嗯……”林宛白点头,在心里叹了口气,“吓唬吓唬她给点教训算了。”

    霍长渊蹙眉看了她半晌,似乎在审度她是随便说说还是真实想法,确定是后者后,他看向江放,后者立即大步走出了包厢。

    很快,林瑶瑶又被弄了回来。

    霍长渊眉毛都没抬一下,“江放,把人扔到医院急诊里!”

    “是!”江放颔首。

    从俱乐部里出来,两个保镖抬着意识不清的林瑶瑶,两只手和腿被外套绑着,然后被放到了出租车里,很快扬长而去。

    林宛白站在路边看,呼出口气。

    霍长渊拉着她坐进黑色宾利,点了根烟,恍若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还没有吃饭。”

    “那我们回去,给你煮面条……”林宛白点点头。

    “嗯。”霍长渊淡应。

    宾利行驶起来,两边的霓虹掠过。

    林宛白偏头看着,想想还觉得有些心有余悸。

    旁边忽然有白色的烟雾,霍长渊附身靠近她,指间轻挑了下她的鬓发,气息也跟随他的动作由远及近,“以后她再欺负你,我会帮你讨回来。”

    “谢谢……”她沿着唾沫。

    林宛白藏在腿边的手轻轻握,心里面最柔软的地方像是塌陷了块。

    他又一次说了以后……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