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85章,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第085章,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

    只有她一个。

    林宛白慌忙垂下眼睛,不敢再去看他。

    只是即便这样做了,却还是无法抑制住狂乱跳动的心脏。

    对面的秦思年已经站起来,怀里搂着的女郎已经媚眼如丝,神情里还有一丝迫不及待,“长渊,你们是怎么着?一起上楼再开个房间,还是回家?”

    看样子,应该是解决某种事情……

    林宛白秒懂的收回视线。

    霍长渊淡淡,“回家。”

    语毕,林宛白就被他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出了娱乐会所,白色路虎前有等候着的代驾,给他们拉开车门。

    霍长渊看起来微醺的样子,但脚步还很利落,却偏偏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倚着她,以至于下车时,林宛白半边肩膀都麻了。

    到家她先去洗的澡,出来后,下楼冲了杯蜂蜜水。

    再回到卧室时,霍长渊也已经洗完澡出来了,枕着条手臂仰躺在床上。

    身上仍旧只围了条浴巾,胸膛纠结的肌理间似乎还有微擦干的水珠,灯光下,实在是引人犯罪。

    林宛白走过去,将杯子放到他旁边的床头柜上。

    打算绕到大床的另一边,霍长渊已经替她有所动作,直接扯住手腕,没有太费力,就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放到另一边,掌心顺势搂在她的腰侧。

    林宛白小小的喘息了下,下巴被迫放在他的肩膀上。

    她不禁抬头瞄了霍长渊两眼。

    只见他沉敛幽深的眼眸始终阖着,灯影爬在他高挺的鼻梁上,薄唇微微抿起,看起来隐约有丝疲惫的迹象。

    “没良心的,昨晚累得我腰都快断了!”

    林宛白忽然想起在娱乐会馆时他说的话,耳朵红了红。

    做这种事情他也会累吧……

    感觉到他的指腹在画圈的磨动,林宛白舔了舔嘴唇,好心的提醒,“呃,不行的话今晚不要再做了吧……”

    “你说谁不行?”霍长渊蓦地睁开眼睛。

    林宛白被他眸里的光亮吓到,顿时后悔不已。

    “我的意思是……”

    “我让你知道行不行!”

    霍长渊磨牙霍霍,不给她再开口的机会,翻身而上,扯掉两人身上的束缚。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不行,一直折腾到了后半夜才肯放过她。

    …………

    连续纵欲过度的后果是,林宛白脚底下像踩了棉花,走起路来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他们似乎做的太过频繁了……

    坐公车的路上,她还用手机上网搜索了下纵欲过度可能造成的影响,窘迫又慌张,没想到到了医院后听到了个天大的好消息,外婆下周可以出院了……

    “真的?”林宛白激动。

    似乎穿上白大褂,秦思年就换了个人一样,“嗯,老人术后各方面都很不错,没有任何并发症的出现,所以可以选择回家休养了!虽说在医院里更妥帖一些,但更舒适的环境对老人的身心来说都更有利!”

    “太好了!谢谢你!”林宛白连连道谢。

    不愧是心外科的专家,先前外婆住院长达一年之久,没想到终于盼到了能出院的一天。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秦思年笑了笑,双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出院后,让老人多注意休息,保持心情愉快和良好的心态,平时不要饱餐,多吃蔬菜。对了林小姐,你也可以记下我的号码,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

    林宛白掏出手机,动作忽然又顿了顿。

    脑袋里浮现出某人阴郁的眉眼,她舔了下嘴角,“呃,到时候我问霍先生吧……”

    “也好!”秦思年挑眉后点头。

    外婆得知自己能出院,也十分高兴,整个人容光焕发的。

    一年住院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但是从来没有离开过住院部的大楼,如今能脱掉这身病号服,心里的喜悦程度自然可想而知,林宛白在旁边看着也高兴不已。

    外婆拉着她的手,忽然说了个决定,“小白,我打算出院后回到乡下住。”

    “回乡下住?”林宛白皱眉,“外婆,这样不好吧,您的身体才刚刚恢复,万一有个突发情况怎么办!”

    “你看秦医生不都说我恢复的很好,没事的!再说住在医院这么久,我实在有点想念曾经和你外公在乡下的生活,若是再不回去,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了!”外婆拍着她的手,笑着劝说,“而且那里空气也好,更适合养病。”

    林宛白犹豫许久,最终点头,“好吧……”

    都说老人活到这个年纪已经是土埋了半截,外婆眼里的希冀,实在让人不忍心拒绝。

    想到之前手机上查到纵欲过度伤身的种种内容,林宛白咽了咽,“下周正好赶上十一放长假,外婆,我也陪您回去多住几天!”

    …………

    时间很快到了下周。

    林宛白起早办完出院手续,就带着外婆直接坐上了火车。

    因为是乡下,下了火车还要再坐一个小时的汽车,刚开车没多久,包里的手机就响起来。

    似乎是听到她这边异样的嘈杂声,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截了当的说让她过来,而是问她在哪。

    林宛白老实回答,“我在车上……”

    “车上?”霍长渊意外。

    “我外婆今天出院了,我陪她回乡下住几天。”

    “什么时候回来?”

    “赶上十一放假,结束了再回来……”

    霍长渊语气略显不悦,“这么久?”

    “嗯……”林宛白轻点头,哪怕知道他看不见。

    半晌后,线路那端都没有任何动静,她有些意外,从耳朵上拿起来看了眼,才发现霍长渊已经给挂了。

    外婆看过来问,“小霍?”

    “嗯。”林宛白回答,心里却想着他这算生气还是没有生气?

    乡下常年没有人住,到了后打扫了整整一个下午。

    晚上吃过饭林宛白累的早早就睡了,结果竟然梦到了霍长渊,梦到他强势又灼热的吻,然后将自己压在身下驰骋……

    第二天醒来睁开眼睛,她脸红的不行。

    明明就是怕纵欲过度跑来乡下躲,竟然还不害臊的给梦到了!

    用凉水洗了把脸,林宛白就找了个借口去小卖部买牛奶,其实是想呼吸下新鲜空气,好把脑袋里残留的污浊给驱除掉。

    等她买完又到河边转了一圈,再回来时发现院子口竟然多了辆白色路虎。

    车牌上面的五个八,看的林宛白有些眼晕。

    迈过门槛走进去,院中央伫立着一抹高大的身影,沉敛幽深的眼眸正好看过来,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