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霍长渊林宛白 第78章,生日

时间:2017-12-12作者:北栀

    第078章,生日

    高级病房的楼层位置佳,采光也好。

    林宛白站在窗边,大片的夕阳光照在脸上,昨晚上的画面总不停往脑袋里钻。

    霍长渊拽出铝箔包时,她还以为他是故意逗她。

    没想到下一秒就真的扑了上来,座椅随之被放平,他横跨在了她身上,之后便是她牛仔短裤的拉连声,诉求直白的不能再直白。

    林宛白是想挣扎的,可被他掌控在范围内,只能任由索取……

    她都不敢睁眼睛,害怕随时会有人靠近。

    好像一整个晚上,车身都在不停震动。

    这可能是目前为止她做过最疯狂的事情了,只是回想,都觉得脸烫。

    “以后只许唱给我一个人听!”

    林宛白想到昨天车震前,他在自己耳边说的。

    抬手摸在领口,隔着衣服能感受到锁骨上面垂着的小钥匙,那天他给自己戴上时,也说过类似的话,“以后走到哪里都必须戴着!”

    以后,以后……

    林宛白抿嘴,他们之间哪有那么多的以后。

    摇了摇头,她转回身,发现外婆正躺在病床上笑眼盈盈的看着自己。

    “小霍送的吧?”

    “嗯……”

    外婆笑着朝她伸手,林宛白走过去,“我看看,挺贵的吧,这么多的钻!”

    “我没想要的,只是他非给不可……”

    林宛白想到在纽约时的举动,还有些无奈,却不知这样的话听在老人耳朵里更像是撒娇。

    “小白,老天总算待你不薄!你也要好好珍惜这段缘分!”外婆笑着叹,又忍不住感慨起来,“外婆知道,你心底多少还是放不下他……我也不得不承认,燕风也是个好孩子,只是他比你大十二岁也就算了,偏偏他结过婚,还带个拖油瓶……”

    林宛白眼睛垂的很低,“我知道……”

    外婆见状,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不再多说。

    晚上祖孙俩吃过了晚饭,霍长渊的电话就进来了,说是已经到了医院。

    挂了电话,外婆已经笑着催促,“快去吧!”

    林宛白从大楼出来,江放站在宾利旁边替她拉开车门。

    应该又是从酒局刚下来的,霍长渊交叠着长腿,皮鞋微晃,呼吸间有一丝酒气,但不是很浓。

    这个时间不堵车,一路畅通。

    霍长渊问了句,“外婆怎么样?”

    “挺好的……”林宛白回他。

    “嗯。”霍长渊点头。

    林宛白朝他看了眼,总觉得他像是有些没话找话……

    之后的时间里,霍长渊从烟盒里摸出根烟,但是没点。

    指腹在烟卷上面摩挲,似是很不经意的瞥了前面江放一眼,“咳。”

    “对了霍总!”江放回头,刚刚想起来的模样说,“大商集团的老董想邀请您去自家的酒店聚一聚。”

    “哦?”霍长渊挑眉。

    江放刻意停顿了下,才开口说,“下周三不是您的生日么,也是想借机表示亲近。”

    霍长渊不留痕迹的看了看身旁,淡淡的“嗯”了声。

    林宛白轻轻咬唇。

    生日……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下周三。

    林宛白坐在办公桌前,有些投入不了状态,电脑屏幕上映出她一张心神不宁的脸。

    双手在键盘上虚空了几分钟,她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拿手机到了茶水间,拨通了闺蜜的电话,“小鱼,是我!”

    “小白,咋啦?”

    林宛白神情露出些许的不自然,犹犹豫豫了半天,才问出口,“呃,你如果有异性朋友过生日的话,一般都送什么礼物啊……”

    夜色渐深时,林宛白背着挎包走向高档小区。

    以为今晚不会接到霍长渊的电话,没想到他还是打来了,让她过来。

    手搭放在挎包上,不同于平常,有些鼓鼓的。

    林宛白吸吸气,竟然还有些紧张。

    一辆轿车悄声无息的从她身边行驶而过,突然打开后车门,伸出来一条有力的手臂,将她直接拽到了车里面。

    若是放在旁人身上,一定以为是遇到了抢劫。

    林宛白跌坐在后车座上,撞进的是一双沉敛幽深的眼眸。

    霍长渊手里夹着根烟,吞云吐雾的,看起来心情似乎还不错,“老远就看到是你,走的像只蜗牛!”

    “……”林宛白不跟他反驳。

    前面就是小区入口,宾利减了速开进去。

    到了楼下,江放打开车门后,又到后备箱拿出来两个手提袋,“霍总,这些礼物我帮您拿上去吧?”

    “嗯。”霍长渊淡淡。

    乘坐一辆电梯,林宛白视线往袋子里瞥了瞥。

    里面琳琅满目的,都是些包装精致的盒子,上面的标志都是高档的奢侈品牌,而且还有更吓人的是,最上面有个透明的小盒子,里面立着把公牛图案的车钥匙……

    林宛白默默的,将挎包藏在了后面。

    进了门,江放将东西放到玄关就颔首离开了。

    霍长渊似乎没太大兴趣,只是扫了眼,便扯着领带往里面走,林宛白换了鞋跟在后面,依旧将挎包放在腰后,像是怕被发现。

    脱了外套随手搭在扶手上,他曲腿坐在沙发上。

    也没开电视,只是双手交叉在膝盖上。

    沉敛幽深的眼眸盯了她半晌,见她都没动静,眉心轻蹙,“那天江放在车里的话你没听见?”

    “……什么话?”林宛白舔了下。

    “算了!”霍长渊脸色很臭。

    林宛白看了眼玄关的方向,小心翼翼的询问,“呃,你是指今天是你生日的话吗……”

    “你听见了没表示?”霍长渊冷哼。

    林宛白不自然的扯了扯身前斜跨的包带,最终还是两手摊摊。

    她想了想,只好走到他面前,像是个拘谨的小孩子,两只手规规矩矩的叠在身前,软软的喊他的名字:“霍长渊,生日快乐!”

    “这是你第二次喊我的全名。”

    霍长渊喉结动了动,沉敛幽深的眼眸慢慢眯起。

    “第二次?”林宛白听后惊讶,又很困惑,“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霍长渊唇角抽了抽,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嗓音沉静,夹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林宛白,除了我父母,敢连名带姓叫我的人你是第一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