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倾城时光 第618章:我不是说过别动她一根汗毛

时间:2018-06-18作者:涂花期

    鱼斐然狂妄的笑着,整个人的眼神里面透着一种阴冷毒辣之色,他今天本来就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也绝对不会让帝风爵和乔小橙安全的离开他的地盘。

    既然帝风爵来到了他的地盘,那么他当然不会让这个男人好过,他害死了自己的妹妹,让他们兄妹两个分离,杀他这样一个大人物,想必也是值得了,况且他还抓了他最心爱的女人,如果让这个心爱的女人在他眼前死掉,想必是非常痛苦的吧。

    帝风爵其实已经猜到了事情会变成这样子,鱼斐然从来没有想过要放过他,他也知道他来了这里以后肯定会是凶多吉少,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帝风爵神色平静的看着鱼斐然说道,“橙子呢?她在哪里?我想先见见她。”

    就算是面临这样的局面,他好像也依旧的冷静自若,没有任何的慌张情绪,那种上位者的王者气息异常的明显,没有任何的畏惧,就是这种神态,让鱼斐然非常的不爽。

    他非常想要看到帝风爵不淡定和痛苦的模样,可是这个男人,饶是面对死亡的威胁,也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这和他事先预想的完全不太一样,这让他觉得十分不甘心。

    鱼斐然眯了眯眼,然后看向旁边的手下,冷冷的道,“去把那个女人给我带出来。”

    身旁的手下立马动身去往暗室,把里面已经特别憔悴的乔小橙拉了出来。

    乔小橙因为长时间待在那幽暗潮湿的地方,她整个人手脚都是僵硬的,因为那个地方实在是太冷了,这么长时间下来,再好的身体都会遭不住的,况且她只穿着夏天的衣服,没有任何的保暖和取暖的工具。

    乔小橙几乎是被拖着出来的,她自己的双腿也没有什么力气,脸色十分的苍白,一头顺滑的长发被剪掉之后,披散在肩上的短发有些乱糟糟的。看起来格外的狼狈和可怜。

    这个模样的乔小橙被带出来的时候,帝风爵看到她模样的那一瞬间,瞳孔猛的放大了一些,几乎是想都没想的,迈开脚步,朝着乔小橙的方向走过去。

    然而,鱼斐然却叫人拦住了他。

    鱼斐然得意的靠着沙发,看着帝风爵悠哉悠哉的说道,“放心,她没死,你没有来之前,我怎么会弄死她呢?就算我想要弄死她也得当着你的面,不是吗?”

    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他面前受尽折磨,然后慢慢死去,想必那种感觉会非常非常痛苦吧。

    帝风爵完全不理会鱼斐然的话,他那双幽深的黑眸紧紧的盯着乔小橙,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急切之色,“橙子?橙子,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因为被鱼斐然的人拦着,他没有办法去往乔小橙的身边看看他具体的情况。

    乔小橙听到帝风爵的声音之后,才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整个人的反应都下降了许多,从被抓到现在,几乎已经超过了20个小时,滴水未进,还在那种环境中呆了那么长时间,身体早就遭不住了。

    看到面前的帝风爵以后,乔小橙的眼睛猛然睁大,满满的震惊之色,她没有想到帝风爵会来得这么快,她还要想着如何逃离这个地方,不要让帝风爵以身犯险的。

    没想到自己的无能,还是让帝风爵跟着她遭了殃。

    “你怎么来了?你难道不知道这里非常的危险吗?鱼斐然不会放过你的,你为什么要来?”

    乔小橙的声音微微沙哑,那么长时间没有喝一滴水,而且现在还发烧了,嗓子都有点儿嘶哑了。

    她的情绪有点激动,她不想要帝风爵来这里,现在的情况很特殊,他来了的下场,不用猜都知道。

    帝风爵听着乔小橙那嘶哑的声音,和那苍白憔悴的脸色,心里一揪一揪的疼。

    哪怕受罪的是他,受伤的是他,也比让他看着她这样难受的好。

    “橙子你别担心,你感觉你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帝风爵顾不得其他,有一些焦急的问着乔小橙现在的情况,因为她看起来身体状况不是很好。

    他整个人心脏都跟着揪了起来,比起他现在个人的安危,他更关心乔小橙。

    乔小橙苦笑着看着帝风爵,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绝望,难受,焦急,慌乱。

    她怕极了他会出什么事情,然而偏偏他就是来到了她的面前。

    “我没事,你不是知道你来了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吗?怎么还这么傻的一个人跑过来?”乔小橙苦涩的看着帝风爵说道。

    这个男人为她付出了很多了,到头来她还是连累了他,他似乎带给她的只有伤害,也总是去拖累他,让他经历一些本来不该经历的事情。

    不论是和帝母的关系恶化也好,还是鱼薇儿的事情也好,好像她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她让帝风爵原本光鲜亮丽的人生变得糟糕不堪。

    帝风爵看乔小橙的精神终于好了一些,才微微放心了一点。

    “傻瓜,你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不来?他们有没有虐待你欺负你?”

    他的目光上上下下的在乔小橙身上扫视了几个来回,并没有看到什么伤口,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他看着她微微弯曲不太自然的腿以后,目光突然锋利起来。

    因为他看到了她的裤子磕破了一些,浅蓝色的牛仔裤外面染上了一些血迹,两个膝盖那边磨破了很多,鲜血似乎已经凝固起来。

    “你的腿怎么了?”

    帝风爵得脸色骤然阴沉下来,他原本以为鱼斐然只是剪断了乔小橙的头发,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看到她那个受伤的双腿以后,饶是冷静自若的他也变得暴躁起来。

    乔小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已经这么长时间,她都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双腿都是麻的,伤口也已经凝固,结出了血痂。

    看到帝风爵那不淡定的模样,乔小橙才连忙说道,“没事,你别担心,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我自己不小心磕破的。”

    确实他们没有对她怎么样,就是进暗室的时候被推了一下才不小心磕到了地板上,因为那边的地上都是水泥地,非常的粗糙,在极强的冲击力之下,瞬间就磨破了她的膝盖,好在不是特别的严重。

    虽然乔小橙怎么说,但是帝风爵的脸色并没有缓和一分一毫,依旧阴沉的可怕,整个室内的温度仿佛骤然下降了几十度一样,冷如冰窖,给人一种脊背发凉的恐惧感觉。

    帝风爵幽幽的回头看着后面的鱼斐然脸色十分的难看,他的底线就是乔小橙,然而这个鱼斐然,却对乔小橙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哪怕不是故意的,但是看到乔小橙受到了伤害,他也是无法忍耐的。

    “我不是说过不要动她一根寒毛吗?”

    帝风爵得声音很沉,透着一种冰彻入骨的寒凉之意。

    那双幽深的黑眸里面,迸发出了一种极其凛冽的杀气,难以想象,这是一个豪门太子爷可以有的眼神儿,那种眼神仿佛带着血的鲜红,让人不寒而栗。

    鱼斐然看着帝风爵这个模样,他微微怔了怔。

    确实没有想到像帝风爵这样的贵公子,也会有这样可怕的一面,像是一个地狱杀神一般,瞬间遏制住了人的呼吸。

    随之反应过来的鱼斐然不由得恼怒的皱了皱眉,他竟然因为帝风爵得这个模样而微微怔愣且吓了一跳。

    从而,鱼斐然的脸色阴鹫下来,“帝风爵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事情了,现在你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帝家太子爷了,你,还有你心爱女人的命,都握在我鱼斐然的手里面,你究竟还有什么资本这样狂傲的跟我说话?”

    鱼斐然是非常讨厌帝风爵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这让他有一种自己好像是跳梁小丑一样的感觉。

    到了这种时候了,帝风爵这个男人还是不曾软弱,哪怕是示弱一分一毫。

    帝风爵眯了眯眼,看着鱼斐然,那双眼睛里面冷得没有一点温度。

    “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不动他,你随便怎么样都可以,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伤害她?你鱼斐然的本事也只有这么一点了是吗?没办法拿我怎么样就拿我的女人开刀,不是我瞧不起你,你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值得我把你放在眼里!”

    帝风爵冷嘲的看着鱼斐然,这样一个没有任何信誉的人,一个只会拿女人发泄的男人,他确实是瞧不起。

    鱼斐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下来,他还想着帝风爵来了,会跪在他面前求他放过他们,没想到这个男人姿态还是这么倨傲狂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