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倾城时光 第586章:公司让她接手

时间:2018-06-04作者:涂花期

    “姥爷也想亲眼看着你们长大的,知道你们这么担心他,怎么会舍得不醒过来?”帝风爵肯定的说道。

    小雪和雨涵明显是有点伤心,但是没有办法,不是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

    许致远的情况特殊,可能暂时性的不会醒过来了。

    毕竟从做完手术到今天,也有好多天了,没有任何要苏醒的迹象。

    乔小橙眸中黯淡,终究只能摇摇头,“你们两个小家伙别担心,姥爷会没事的,他只是需要一个时间。”

    其实她心里也没底。

    小雪和雨涵只能垂下脑袋,有点儿恹恹的。

    帝风爵看了看乔小橙,然后再看向小雪和雨涵,直接将他们两个从乔小橙身边抱了下来。

    “好了,你们妈咪很累了,让妈咪休息一会儿吧,出去玩儿吧。”

    帝风爵想让乔小橙休息一会儿。

    毕竟这几天这么劳心劳力,谁能受得了?

    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偏偏又没办法,只能在她身边陪着她了。

    小雪和雨涵也懂事,立马点点头。

    “那妈咪你好好休息哦。”小雪还回头看着乔小橙乖巧的说了一句。

    乔小橙浅笑的点点头。

    房间瞬间又只剩下乔小橙和帝风爵两个人。

    帝风爵直接坐在床边将乔小橙按在床上,“好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今天你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别想其他的事情了。”

    乔小橙乖乖的躺在床上,其实眼皮子还在打架,突然放松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软塌塌的,感觉自己都提不起来力气了。

    她点点头,然后闭上眼,“嗯……你陪我……”

    “好,睡吧。”帝风爵给乔小橙掖了掖被子,轻轻拍着她的脊背。

    乔小橙很快就沉沉的睡过去,传来了绵长的呼吸声。

    帝风爵就坐在床边看着她的脸,无声的陪伴着。

    直到乔小橙睡的很沉了,帝风爵才轻轻起身离开房间。

    下楼,就看到艾斯走了进来。

    他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看起来更多了几分轻佻的邪魅。

    艾斯正坐在客厅的吧台那边喝着酒,看到帝风爵下来,他朝着帝风爵举了举手中的红酒杯,示意帝风爵过来。

    帝风爵迈着长腿走过去坐下,艾斯便动作慢条斯理的给帝风爵也倒了一杯酒。

    “她睡了?”艾斯问。

    帝风爵点头,眸光寡淡,“嗯,刚休息。”

    艾斯只是淡笑,虽然眸中没有什么温沉的笑意。

    “她也确实是累了,自从来到这里那一天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吧。”

    这些艾斯都是看在眼里的。

    乔小橙真的是比想象中还要在乎许致远。

    帝风爵看着酒杯里面艳红的红酒,然后点点头,“确实,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毕竟,好不容易才找到亲人,对于她来说,珍贵又难得,她比任何人都在乎这段亲情。”

    分离了二十多年,终于相见,也好容易感受到家的温暖,转眼就要失去,搁在谁身上,也接受不了。

    艾斯转头看向帝风爵,这个男人给他一种很寡淡如冰的感觉,好像并不是那种会懂情情爱爱的男人。

    但是,偏偏又让人出乎意料。

    “帝先生,对她还是挺上心的。”艾斯意味不明的说着。

    帝风爵侧眸,“没有谁会对心爱的女人不上心吧,倒是艾斯先生,如今还没有成家?”

    他比较关心这件事情。

    艾斯微微一愣,然后嘴角勾起一个极淡的弧度,“没有,我对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在意,也不像是帝先生那么幸运可以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

    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

    似乎他自己都不知道,喜欢是一种什么感觉。

    他身边女人不少,但是,都没有那种感觉。

    最多,肉体上的喜欢,再无其它。

    帝风爵瞥了一眼艾斯,“我遇到她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缘分这种东西也真是说不准。

    从前的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以后会喜欢什么女人,可能会孑然一身。

    艾斯有点儿意外的看着帝风爵,“所以你是幸运的那一个。”

    他其实觉得,爱情这种东西真的不适合他,他的人生,不需要这种东西,累赘,弱点,一旦有了这种东西。

    真的很容易输掉所有。

    他艾斯的人生之中,绝对不会有弱点这种东西,所以,不爱,也是一种必然。

    “伯父的事情,可有什么进展?”帝风爵看了看杯中已经剩下一点的红酒继续问道。

    那件事情是一定要调查清楚的。

    暗处未知的敌人永远是最可怕的,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给你致命一击。

    所以,早点揪出来那个幕后黑手,早一点安心,这也是乔小橙想要看到的结果。

    艾斯眯眼摇头,“对方很狡猾,除了那根被剪断的线,再无其他,也查过了之前车子在庄园里面的时候的监控录像,并没有人动过那辆车,只有司机开过两次,应该去办什么事,开着出去了,至于去了哪儿,没办法找到,如果是这样的话,很可能就是在司机单独开出去的时间里面,做了手脚,可是司机已经死了,他生前究竟去了哪里,也无从得知。”

    司机死了,来了一个死无对证,也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着手调查了。

    帝风爵把艾斯的话一句一句的分析着。

    最后,他转头漆黑锐利的眸看着艾斯,“可是,对方又怎么会知道那天伯父会坐那辆车出去?难道会探测人心?预知未来?”

    这是一个很大的疑点。

    对方原本想要神不知道鬼不觉的解决掉许致远的,但是,许致远活下来了,并且车里恰恰留下了那个致命的证据。

    如果当初许致远死了,车子也彻底报废,真的,就算怀疑也没有办法查证什么了。

    而可疑就可疑在,对方好像是知道许致远会坐那辆车出去一样,提前做了手脚。

    帝风爵已经去车库看过了,许致远车库的车各式各样的非常多,也看出来是一个爱车之人。

    但是,偏偏为什么暗地里的人就知道他一定会坐那辆车出门呢?

    艾斯眸光微闪一下,原本微微摇晃着酒杯的动作也似乎微微停顿了一下。

    他放下酒杯,缓缓道,“我父亲恰恰最喜欢那辆车,也最经常会让司机开那辆车出去,如果存心想要谋害,这些细节是一定会注意到的。”

    这确实是事实,许致远确实非常喜欢那辆车,最常坐的就是那辆。

    帝风爵只是轻蹙眉头,虽然艾斯这么说又合理的推翻了他的猜疑。

    可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真的只是这么简单么……”帝风爵不免有点不太愿意接受这个结果,总觉得是不是有哪儿不对劲。

    艾斯眸光平静,“可能他们也只是在赌,既然敢对我父亲动手的人,想必也是被逼急了,狗急跳墙,只是正好被赌中了。”

    帝风爵皱着眉头,他和艾斯的想法不同。

    可是艾斯都这么说了,他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那伯父没有和艾斯先生提过什么事?比如他和谁恩怨之类的。”帝风爵想要让艾斯想起来什么。

    但是艾斯摇摇头,“父亲没有说过这些事,况且,公司以及那些方面的事情我很早就参与了,很多事情我都是知道的,父亲接触过的人我也知道,并没有从中想到什么人会做这种事。”

    帝风爵长眉微拢,突然抬眸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手管理公司事情的?”

    艾斯面色不改,镇定如常,虽然面前坐着的男人是帝风爵,也没有露出丝毫怯懦,气场相当。

    “大概六年前吧,我从斯坦福毕业之后,父亲就开始让我进公司了,那个时候的我,还只是想做一个没有烦恼忧愁的钢琴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