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倾城时光 第553章:人我带走了

时间:2018-05-17作者:涂花期

    许致远大概观察了一下鱼斐然这个屋子之后,便看向鱼斐然,对于他来说,鱼斐然依旧是一个年轻人。

    他在这一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吃过的盐,比鱼斐然走过的路都多,自然知道他应该做什么。

    许致远看着鱼斐然,面色漠然,是一种身居高位的威严,也只有在乔小橙面前,他才会那么和善了。

    “鱼先生,我今天来,是想要要一个人。”许致远倒也直白。

    可是鱼斐然却没有往帝风爵那个方向想,他挑眉,对许致远还是很尊敬的。

    毕竟他说非常清楚许致远的身份地位,得罪许致远,可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哦?许先生要的人是?”

    鱼斐然自然想着,如果这个许致远有求,他自然必应,到时候许致远欠了人情,以后合作往来,他的好处不会少。

    他虽然混黑道,但是他同时也是一个生意人,当然事事要考虑钱。

    许致远抬了抬眼皮子,那双苍劲的眼眸里面似乎迸发出一种沉稳又让人无法拒绝的光。

    “这个人,不是前脚才过来你这里么?”

    鱼斐然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许致远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皱了皱眉,他没有想到那个层面,也没有想到许致远和会帝风爵挂上关系。

    “我不太懂许先生的意思,您说的人是?”

    鱼斐然继续问了一句。

    许致远也不会再打谜语了。

    “帝风爵。”说出这三个字之后,鱼斐然眼中的神色瞬间变了变,他嘴角的弧度也一寸一寸的收了起来。

    随后,鱼斐然却坦然一笑,“许先生说笑了,我这里没有这个人啊,况且,您说的帝风爵,不会是帝家的那位太子爷吧?”

    许致远看着鱼斐然这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脸色不变的点点头,“正是。”

    鱼斐然瞬间轻笑出声,“许先生您真会开玩笑,像是帝风爵那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我这地方?您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况且,我和帝风爵也不熟,您怎么会找到我这儿要人呢?”

    鱼斐然实际上心里已经百转千回了,他不太确定帝风爵和许致远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有点惊讶,但是,他不能承认,如果许致远真的一定要带走帝风爵,他还不能和许致远起冲突。

    毕竟事关重大。

    但是,如果承认了,他大仇还怎么报?好不容易让帝风爵过来了,他总不能就这么让帝风爵平安无事的离开吧?

    许致远也不急,他当然知道鱼斐然心中所想,这个男人,年纪轻轻就可以有现在这种家业,不简单,也是一个狠角色。

    所以,许致远慢悠悠的开口了,“不急否认,除了这件事,我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和你谈,想必,最近你因为是三号码头那边的货进不来而焦头烂额吧?那一批货,如果在海上耽搁久了进不来,鱼先生应该晓得会引发什么后果的,毕竟,这种大批量的军火,本来赚的就是用命赌来的钱,继续耽搁下去,对于你,以及你整个帮派所带来的后果和损失,不需要明说了吧?”

    许致远说完这句话之后,鱼斐然眼中的神色终于冷了一些。

    因为,许致远竟然知道这件事。

    那确实是一大批军火,必须要尽快运进来,再耽搁时间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确实出了岔子,进不来,各方面的原因。

    “不知许先生的意思是?”鱼斐然压制住自己内心的一些惊慌,故而平静的问。

    许致远抬头看向鱼斐然,眼睛里面是一种深沉的光,老辣又狡猾。

    “我可以帮你,你想必也清楚,码头那边,一直我手底下的人在看,但是,要求就是我要带帝风爵离开。”

    鱼斐然瞬间皱眉,两边都是大事,军火如果被上面发现,这可是要玩命的,而如果放了帝风爵,他妹妹的仇,就难报了。

    鱼斐然半晌都没有说话。

    他不太想放了帝风爵,但是心里还是开始权衡利弊了,他虽然恨帝风爵,但是,他终究还是一个无往不利的商人。

    总不能因为这件事而断了财路,但是现在的问题,就不仅仅是断财路这么简单了,闹不好,搭上的是他整个打下来的江山。

    如果他卖给许致远一个面子人情……

    鱼斐然犹豫了,终究,鱼斐然抬头看向许致远,“许先生和帝风爵……是什么关系?您今天想必是早就知道帝风爵来了我这里吧。”

    都是聪明人,也不说那么多弯弯绕绕的话了。

    许致远点头,“没错,我知道,至于我和帝风爵这小子的关系……还真说不准,就是问你,人,肯不肯给我。”

    确实是说不准,虽然现在和他宝贝女儿乔小橙是在一起的关系,虽然娃都生了,但是没有表示他承认了这个女婿啊。

    鱼斐然有点儿左右摇摆,其实,现在这个局面,许致远已经知道帝风爵在他这里了。

    如果他不卖给许致远这个顺水人情……

    鱼斐然权衡再三,他抬头看向许致远,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楼上传来了一阵动静,声音很大。

    让鱼斐然和许致远都瞬间看向楼上。

    下一瞬间,楼上书房的门砰的一声巨响,被打开了,鱼斐然的脸色骤变。

    随之,就看到了帝风爵竟然大摇大摆的从楼上下来。

    毫发无伤,只不过发型和衣服有一些乱,看起来是经过了一些缠斗了。

    许致远挑眉,看着帝风爵,这小子不错啊,竟然可以出来,想必是已经把里面的人解决了。

    而鱼斐然的脸色已经异常的难看了,怒视着帝风爵质问道,“你!你做了什么?!”

    帝风爵面色如常,一步一步的走下来,仿佛后花园一样的悠然自得。

    “你觉得我能干什么?哦,这还得谢谢你那几个草包手下,我以为他们还有点儿能耐的,没想到,这么弱不经风。”

    帝风爵活动了活动自己的手腕,刚刚用力过猛了,感觉有点儿拉伤了。

    “帝风爵!”鱼斐然气的脸色黑了黑白了白的。

    没想到,帝风爵竟然还有这种身手,他还以为帝风爵只是一个弱不经风的贵族大少爷。

    他留在暗室里那么多个人,竟然还是被帝风爵放倒了?!

    让帝风爵这么轻易的走出来了。

    这不是在他鱼斐然脸上狠狠的甩了几个巴掌吗?!

    帝风爵轻睨暴怒的鱼斐然一眼,“怎么?你想弄死我,我还乖乖就范?你傻还是我傻?”

    许致远心里对帝风爵有点刮目相看了,但是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许致远看向鱼斐然,“鱼先生,那许某就谢谢你给许某的这个面子了,还有,那两个孩子也一并让我带走吧?”

    虽然是帝风爵自己凭本事走出来的,但是许致远还是暂时当做是鱼斐然给的面子。

    毕竟,他们现在还在鱼斐然这里呢,总不能把路走的太死。

    帝风爵低头看向许致远,拧了拧眉,“孩子已经逃出去了,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许致远脸色也变了变,毕竟这是他的亲外孙,他能不着急么?

    鱼斐然虽然气的要爆炸了,但是毕竟这个人是许致远,他又不得不强行压下这口恶气。

    “孩子我不知道去哪儿了,他们本事可大得很,逃出去了。”

    帝风爵侧目看向鱼斐然,眸色冷然,“还是得谢谢你手下这些人,虽然蠢了点,但是这个结果还是不错的。”

    雨涵小雪跑出去比在这个鱼斐然手上要安全。

    鱼斐然被帝风爵这么毒舌,都快要气炸了。

    关键时候,许致远看向鱼斐然道,“那今天就谢了,人我带走了,就不继续打扰鱼先生了,那我们先走了。”

    说完之后,许致远就和帝风爵转身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