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倾城时光 第552章:你只有这点儿能耐吗?

时间:2018-05-17作者:涂花期

    帝风爵语气终于有了一些波澜。

    毕竟鱼薇儿这件事上面就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鱼斐然要找,也不应该找到他们身上。

    况且,当初,他已经对鱼薇儿最后宽容了,她做了那么多陷害乔小橙的事情,他都看在帝母的面子上面既往不咎了。

    鱼斐然皱眉,突然感觉帝风爵也确实没有理由撒谎。

    但是……

    很快鱼斐然就甩掉了这种想法。

    “你说没关系就关系?总之,薇儿也都是因为你才死掉的!如果她不强迫她出国,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

    鱼斐然也认准了要让帝风爵血债血偿,尤其现在的情况,他已经和帝风爵这个男人闹成了这样,也已经没有任何回头路了。

    帝风爵轻轻蹙了蹙眉,鱼斐然有点儿不可理喻了。

    帝风爵也懒得多说什么了,反正这个男人是不会听到耳朵里面的。

    “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两个孩子呢,我现在要见他们。”

    帝风爵现在只想确认小雪和雨涵的安全,不想再消磨时间了。

    谁知,鱼斐然却幽幽的嘲讽一笑。

    目光讽刺的看着帝风爵,然后缓缓走到帝风爵的身边,因为帝风爵已经被人控制住了,所以也没有动弹。

    “孩子?你要见孩子?”鱼斐然嘲讽的笑出声。

    帝风爵皱眉,感觉不对劲。

    鱼斐然也不屑再隐瞒什么了。

    “帝风爵啊帝风爵,你可真是有两个不得了的孩子啊,竟然可以在我这些重重关卡,重重把守的情况之下逃跑出去,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急让你过来吗?就是因为你儿子女儿已经逃跑了,我没有了这个筹码,自然要先让你送上门,我猜的也没错,你的两个孩子根本没有回到你们身边。”

    鱼斐然的话,让帝风爵脸色终于变了。

    雨涵和小雪逃出去了??

    怪不得,怪不得鱼斐然会这么火急火燎的让他前来,原来是这个原因。

    不过,只要雨涵和小雪离开就好,对于他们来说,外面比鱼斐然这里安全多了。

    而雨涵,也一定有办法,一定会来找他们的,想到这里,帝风爵突然松了一口气。

    只要雨涵和小雪离开就好,这样他们就没有什么大的危险了,只要不落在鱼斐然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手上都好说,而他也没有什么顾忌了。

    “原来,鱼斐然,你比我所想象中的还要没用多了,我儿子女儿才多大,就可以那么轻易的离开,你还真是养了一群废物,应该除了吃饭什么都不会了吧?”

    帝风爵讽刺的看着面前的鱼斐然说道,如今没有了那么多顾忌,他还怕什么?

    鱼斐然已经没有办法用什么威胁他了。

    鱼斐然脸色一黑,帝风爵这种嚣张让他恨不得立马把帝风爵的嘴撕烂!

    “呵,帝风爵,我看你现在还没有什么觉悟,你可是在我鱼斐然的手上,是生是死,只是我一念之间,我倒要看看,你会傲气到什么时候!”

    鱼斐然冷笑,然后看向旁边架着帝风爵的手下。

    “愣着做什么!让这个男人尝尝苦头!我要让你绝望,尝尝什么叫做人间炼狱,一点一点的折磨你,让你送你下地狱,为我妹妹赎罪!”鱼斐然阴狠的说道。

    瞬间,抓着帝风爵的人立马一脚踹在帝风爵膝盖骨上面。

    力度极其狠,帝风爵的脸色瞬间白了白,但是他甚至没有叫出声,没有呼痛。

    帝风爵抬头,凛冽的黑眸看着鱼斐然,嘴角不屑的扯了扯,“你只有这点儿能耐么?”

    他确实瞧不上鱼斐然。

    这种只会在地沟里面挣扎的臭虫,还不值得他帝风爵正眼相待。

    鱼斐然一把揪住帝风爵的衣领,目光像是毒蛇一般狠辣,“我的能耐?好啊,我现在就让你好好见识见识我鱼斐然的手段!”

    “把他送到暗室里面去,让他好好尝尝我们这里特有的刑法!”

    鱼斐然说到这个刑法的时候,脸色似乎扭曲了一下,十分狰狞丑陋,带着一丝兴奋和激动。

    帝风爵是什么人,没有人会不知道,那个天之骄子,被所有人都仰望的存在。

    而现在,却被他鱼斐然如果捏一只蝼蚁一般捏在手掌心。

    这种践踏这种高贵血脉的感觉,自然是无比爽快了!

    帝风爵脸上没有什么大的表情变化,能让他帝风爵屈服的人,至今还没有出生。

    而他现在也得想办法了,除了要依靠许致远,他自己也得想办法,看怎么解决当下的状况。

    毕竟孩子在外面,完全陌生的国度,他们两个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帝风爵当然是不能放心的。

    因为怕控制不住帝风爵,所以又上来两个人抓着帝风爵。

    鱼斐然口中所说的暗室,留在他书房下面,有一条暗道,打开机关,从书架后面进去。

    顿时一股阴凉之气扑面而来。

    常年不见阳光,让这里的温度很低,不是普通的冷,似乎有一股阴风在在骨头里面吹一般,而且,带着一些浓重的血腥味道。

    可想而知,这里究竟经历过什么,被多少鲜血染红。

    帝风爵没有挣扎,因为现在这个时候,是这些人对他戒备最严的时候。

    他们一定会防着这个时间他不安分,所以,现在不是时机,对他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

    他需要等,需要他和许致远里外配合。

    进入这个暗室之后,帝风爵看清了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刑具。

    上面明显还有血迹,像是鱼斐然这种人,不用想都知道手上的命债有多少了。

    鱼斐然自然也跟着下来了,他直接坐在了一边儿的椅子上面,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一般,蔑视着帝风爵。

    “放心我这里真的是一个很好玩儿的地方,很多新鲜的东西,恐怕你这种大少爷这辈子都没见过,你应该感谢我让你见到了这个世界上这样黑暗的一面,好好享受吧,接下来,才是好戏上演。”

    鱼斐然冷笑着看着帝风爵,然后转头看向了一边儿的手下。

    “去,把他拷在那里,不要客气,一件一件来玩儿。”

    “是!”

    那些手下也似乎很兴奋,想要拉着帝风爵把帝风爵固定住。

    帝风爵蹙眉,倒不是怕,就是不喜欢这种阴冷的环境,这空气之中的味道也让人反胃。

    那些人刚准备用手铐铐上帝风爵,突然,从上面下来一个人,急匆匆的。

    帝风爵眉梢微扬,来了。

    那人快速跑到了鱼斐然的身边,然后低头对鱼斐然说道。

    “老大,来了一个贵客。”

    鱼斐然皱眉,“贵客?”

    能让他们都奉为贵客的人,好像还没有几个吧?

    属下点点头,“是……许致远。”

    一说这个名字,鱼斐然显然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听到许致远的名字,十分的意外。

    “许致远?你是说那个许致远?”

    “是的,许家掌权人许先生,他现在就在外面,说想要见您。”

    鱼斐然瞬间从椅子上面站起来,他当然知道许致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如果说他鱼斐然混黑道,那么,这个许致远就是黑白通吃,可谓是只手遮天的存在。

    他和许致远并不是一个阶层的人。

    只是鱼斐然实在想不到,这样的一个人物,为什么会跑来见他?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他和许致远也没有见过面打过交道,两家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他现在人在哪儿?”鱼斐然凝重的问手下。

    “许先生现在留在客厅里面坐着。”属下回答道。

    鱼斐然几乎想都没想的就转身,打算去找许致远。

    可是,在走到一半儿的时候,鱼斐然回头,看向了那边被控制着的帝风爵。

    眼神幽寒,“继续,这边的情况不要有任何影响,该给我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别弄死了,留一口气等我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