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倾城时光 第340章:是我害死她的

时间:2018-02-24作者:涂花期

    想着乔小姐这次策划了绑架自己的计划,而那些绑匪已经被抓到不可能不供出她来,那大概自己以后也没什么机会会见到她了吧?

    不过乔小橙也觉得很奇怪,如果警方已经抓了人,那帝风爵应该知道这次的幕后主谋就是乔小姐。

    既然他知道了,为什么没主动和自己提起呢?

    难道是因为帝风爵还对乔小姐保留一丝幻想,所以不舍得让她出事,才不打算告诉自己关于乔小姐的判决结果吗?

    “她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帝风爵皱皱眉,不想在这个时候说起乔小姐。

    乔小橙看见他这样的反应,更是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哦,好吧。”鱼薇儿点点头,好像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话是不能现在讲的?”乔小橙忍不住问。

    鱼薇儿心底得意,她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告诉乔小橙,乔小姐已经死了。

    她猜测帝风爵是没有时间和乔小橙说这件事的,再加上以她了解帝风爵对乔小橙疼爱的程度,她想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告诉乔小橙这件事,让她心里难受。

    “小橙,这件事等你出了院再说吧。”鱼薇儿好心的开口。

    乔小橙皱皱眉,觉得帝风爵和鱼薇儿都有种此地无银的感觉。

    “是啊,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

    “到底发生什么了?”乔小橙有些着急了。“你们到底要瞒着我什么?其实我什么都知道,指示那些人绑架我的就是乔小姐,因为那天约我出去的就是她!”

    帝风爵瞪大眼睛,没想到乔小橙什么都清楚。

    “所以你们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乔小橙问。

    鱼薇儿忍不住了:“爵哥哥,不然就告诉小橙吧!”

    帝风爵没有说话,心里还在犹豫。

    “薇儿,你讲!”乔小橙认真的看着她。

    “其实是……是乔小姐她已经死了。”鱼薇儿为难的开口。

    “什么!?”乔小橙是所有知道乔小姐死讯这条消息的人,最吃惊的一个。“她怎么会出事呢?她、她明明是想要我死才对,她自己怎么会死?”

    鱼薇儿淡淡的开口:“是意外。”

    “意外?”乔小橙还是无法相信。“怎么忽然会变成这样呢。”

    “其实我昨天就想和爵哥哥说这件事。”鱼薇儿低下头,一脸内疚的说。“之前乔小姐经常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和她站在同一阵线,她就会拿爵哥哥曾经和她交往时候的信物给爵哥哥看。”

    乔小橙一惊,那岂不是和自己一样?

    “她告诉我,如果爵哥哥看到那些东西很可能会死掉。”鱼薇儿紧张的说着,好像跟真的一样。“所以我不得不站在她那边,有的时候也是敢怒不敢言。”

    帝风爵听到她这么说,心里才明白为什么之前鱼薇儿的种种表现都那么可疑。

    “那天乔小姐和我说她要绑架小橙,我当时就想阻止她。”鱼薇儿委屈的讲述着自己的经历。“可是她哪里会听我的话?一意孤行,非要那么去做。她告诉我,如果不想爵哥哥出事最好就什么都不要管只要配合她就好!没多久她说要我给她准备一笔钱,如果我不准备的话她就不放过我。”

    乔小橙这才明白了,为什么之前鱼薇儿很晚才回来,而且还心事重重的模样。

    “到了她真正想绑架小橙的那一天,我忍不住去找她。我和她说,如果她敢伤害小橙的话,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给爵哥哥。我实在是过不了良心那一关,不想看着小橙出事。”鱼薇儿说这话的时候还看向了乔小橙。

    “薇儿,真是难为你了。”乔小橙有些感动,就连帝风爵的心也软了下来。

    “只是没想到因为这样,意外就发生了。”鱼薇儿抽泣起来。“我要是知道会这样,就应该一早告诉爵哥哥,而不是自己去找她间接地害死她。那天我要她收手,可是她却找不到自己的手机,她说她没办法联络到绑匪。我本来打算把自己的手机拿给她,哪知道她趁着我翻找手机的空档就朝路口走。我当时就明白了,她根本就是敷衍我!于是我就追她,她的腿没有好,本来是走的很慢的。可她大概是出于本性,为了躲避我竟然加快了速度冲了出去。结果……结果就被车子给撞了。”

    鱼薇儿说到这里,就掩面哭泣。

    乔小橙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就连帝风爵的表情也有些动容。

    “都怪我,是我害死她的!”鱼薇儿大声的哭着,撕心裂肺的样子惹得人疼惜。

    “这怎么能怪你呢?是意外,没人想发生的。”乔小橙连忙安慰。

    帝风爵也开口:“是啊,而且她到最后都不知悔改还那么坚决的绑架橙子,足可见她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可那也是一条人命啊,我闭起眼睛想起她,心情就难过的不得了。”鱼薇儿的情绪还是很激动。“昨晚我一直都在想,要是你们回来就好了,我一个人在家真的很害怕。”

    “真是难为你了薇儿。”

    在这样的气氛下,谁也没有留意鱼薇儿所说的话有多少的漏洞。

    她明明说自己是从顾亦枫那里听到乔小橙被绑架的事情,现在又说她一早知道乔小姐的计划。

    前后矛盾,仔细推敲起来就会发现全部都是瑕疵。

    只是现在的帝风爵和乔小橙谁也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一心只想安慰鱼薇儿,不让她那么难过。

    同时鱼薇儿心底庆幸,自己又度过了一关。

    看来以后就算帝风爵查到一些关于自己和乔小姐的事情,他也不会再怀疑自己了。

    不过鱼薇儿不知道的是,在乔小姐死前曾经在酒店的保险箱里放置了一样物品。

    三个月,如果她三个月没去取的话,那样东西将会直接被邮寄到帝皇集团……

    ……

    夏萌赶到酒吧的时候,发现张先生已经是醉的不省人事了。

    “这一大早就喝的这么多的人,还真是不多见。”酒保这么对夏萌说。

    “对不起啊,他没少给你们惹麻烦吧?”

    “还好吧,这位先生的酒品还算不错,没吵没闹的只是一直嚷嚷着喝酒。我们怕他喝出了问题,没办法才叫他的朋友来。我们听着他一直念叨着夏萌的名字,就在联系人列表的第一栏里发现了你的联系方式,所以才打给你。”酒保解释着。

    夏萌咬着唇,眼神里布满了心疼。

    这个男人何苦要这么做呢?

    “谢谢你啊。”

    “没事儿,要不然我帮你把他送到出租车上吧。”酒保热心的说。

    “那就麻烦你了。”

    上了出租车以后,夏萌让司机开到最近的一家酒店。

    她和服务生几经周折的,总算把张先生送进了房间。

    正如酒保所说的,张先生的确是个酒品不错的人,他这一路上除了自己偶尔念叨着几句话,并没有吵闹。

    夏萌把他放在了大床上,帮他脱了衣服盖了被子,然后就离开了。

    她不想和张先生有更多的交集,已经有了一个错误的开始,就不应该有错误的延续。

    “萌萌、夏萌!”张先生忽然喊了一声。“我爱你……你知道吗?”

    夏萌原本要离开的脚步蓦然的停下,她回过头看了一眼躺在房间里的张先生。

    “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说了这么一句,夏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直到晚上,张先生才从口渴中醒来。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觉自己竟然躺在酒店的房间里。

    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呢?他一点记忆也没有。

    努力的撑起身子,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水。

    连续喝了两杯,他才觉得嗓子没有那么难受。

    张先生无意间回头,发觉有一张便签纸贴在那儿。

    上面只写了一句话:下次少喝点。

    没有留下署名,也看不出这字迹是谁的。

    张先生仍旧觉得迷茫。

    拿出手机看了看,发觉他的电话有过拨出记录,竟然是给夏萌的。

    一瞬间他的心提了起来,莫非他喝醉的时候是夏萌照顾了自己?

    他有些紧张也有些期待,可是却不敢打电话去证实心中的想法。

    夏萌自从见了张先生以后,心情就十分的烦闷。

    她一个人来到常去的酒吧,静静地喝着闷酒。

    人还真是奇怪,明明她之前才给张先生写了一句让他少喝酒的话,可转眼自己就跑来酒吧里喝酒。

    顾亦枫今晚的心情也不太好,因为想着夏萌白天离开很可能是去见男朋友,他就忍不住跑到就买来买醉。

    林梦最近还是很喜欢给他发短信,倒也是无关痛痒的问候内容,并没有什么暧昧。

    自从上一次他被林梦带回了家,顾亦枫就更加不愿意靠近林梦了。

    刚刚走进酒吧,顾亦枫就看到了吧台前坐着的夏萌。

    他险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再三确定以后他知道,那的确就是夏萌。

    一瞬间低落的心情满血复活,他摆出笑脸大踏步的朝夏萌走去:“嘿,夏萌!”

    夏萌整个人一颤:“你怎么会在这儿?”
小说推荐